梦小说网 第195章:隔墙花影一丛丛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5章:隔墙花影一丛丛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95章:隔墙花影一丛丛

  天丽看了看脚下,有一块石头上面是青苔,上面有脚印,大概是刚才自己没有注意,一不小心踩在了上面,就摔倒了,正好对方出现,如果没有这个人似乎她有可能摔的很重......

  她抬眼看到眼前的这个老实人,似乎吓坏了,低着头不敢抬起,身子隐隐还有些哆嗦,他的袖子刚刚似乎也是在保护自己被撕碎了,露出一大块手臂上的擦伤,上面被撕扯下来一小块皮,隐隐露出红色,四周也沾满了红,看那颜色和旁边廊柱的很像......大概是他护住自己的时候正好撞到了柱子上面......

  天丽更加不忍,顿时心生内疚,低声道:“你......你不要怕,我不会罚你了啊,你放心,对了你胳膊上受伤了,也是为了救我......我呢,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来你过来......”

  那男人微愣,一动不动地抬起眼睛看着上官天丽,天丽以为他肯定还在害怕,便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瓶子,主动走了过去,拿起他的手臂,在受伤的地方撒了药粉,笑道:“我可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哦,这个可是皇兄给我的最好的金疮药,对外伤可是很有效果的......哎,你别动,忍一忍就好了......刚开始肯定会有一点痛,一会儿就好了......”上官天丽低头仔仔细细地为她上药.....

  “喂,对了,你是新来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呀?”

  男人恭声道:“回......公主,奴才叫邓坤,是跟着玉姑娘一起过来的......”

  上官天丽抬头,突然笑意加深,道:“哦,原来是跟着玉姐姐的,原来如此,嘿嘿......”片刻,她松开了手,收回了瓶子,拍了拍手,“嗯,好了......你就......”

  刚一抬头,看到穆尔丹走了过来,眼神深邃地在天丽和邓坤的手上来来回回地看了几眼......

  这是穆尔丹生辰那晚之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天丽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偏过头,看了看邓坤,拿出一块手帕,再次拿起他受伤的手臂,缠绕在患处,叹道:“这伤口的确有点深,这几天你还是不要沾水了,你家主子玉姐姐一向是一个温柔的人,传我的话,这几天不必做什么粗活,等伤好了一些再说......”

  邓坤的头低的更加沉,一副不知所措地样子,天丽笑道:“罢了,罢了,本公主便好人做到底,你放心,回头我和玉姐姐说一声,她总是会卖我这个面子,你不用担心......”

  “奴才......奴才叩谢公主......”

  天丽也不再看他,看穆尔丹用一副不关己事的模样,却又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用那张人神共愤地笑脸,却并没怎么看天丽,眼睛淡淡地扫过邓坤,一言不发。

  天丽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不满,真是不识趣的家伙,距离他过生辰都过了三四天了,他居然就像消失了一样,亏得自己堂堂的北溟公主还第一次为他下了厨,对方却似乎并没有什么表示,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想想真是不甘心......

  如今出现了,竟然还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仗着自己的美色,居然对着个一个奴才,眉飞色舞的......嗯,真是可恶......

  在她的角度,穆尔丹的眼睛里笑意深深,看在邓坤的低眉顺眼的脸上,看了好挺久......

  天丽忍不住道:“也罢,你下去吧......”

  邓坤如临大赦,急忙躬身退下......

  穆尔丹一直看着邓坤的背影消失在长廊的尽头,还在看,天丽掐着腰,身高不够,翘起了脚尖,站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露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笑脸,轻轻地摇了摇头......

  突然歪过头,不再看他,准备离开。

  手突然被拉住,隐隐作痛,穆尔丹拉住她的手,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盯着天丽,露出浅浅的笑。

  天丽瞬间脸如云霞,感觉脸上的如火烧一般,不知道这种感觉怎么突然又来了,惊的她愣愣地看向他。

  穆尔丹笑道:“你这么急,要去哪里?”

  天丽反应过来,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声音不自觉的带着一丝嗔怪意味,“要你管?”

  “我只是提醒你,这里可不是北溟皇宫,对于陌生的人,尤其是男人,你还是不要轻易去......相信和靠近......”

  天丽皱着眉看着穆尔丹,恍然想起刚才自己为那个邓坤上药的情景,突然心中闪现一丝灵光,却还来不及捕捉,就又陷入了懵懂迷茫,她低声道:“对方为了救我受伤,我自然要表达感谢,何况,这么多年,我在我宫里一直都是这样啊,不管对方是宫女太监,还是什么人,我都公平视之,倒是那些受了我恩的那些宫人们,总是一副感天戴德的模样对我,让我反倒有一些不自在了......生而为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无关什么身份,这是我从小......”

  天丽突然停下来,看到穆尔丹的表情略微震惊,她在他眼前伸出五指,对方依旧没反应,“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什么了?”

  穆尔丹嘴角弯起,忽然开口,倒是吓得天丽向后退去,“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有这么深刻的觉悟......倒是让人觉得耳目一新......”

  天丽觉得不好意思,扭捏地低头,笑意嫣然,道:“我当是什么呢,从小父皇便如此教导我......再则,起初我并不太懂,出身帝王家,看过太多父皇身边那些美人为了博得父皇的青睐,几乎花样百出......”天丽的神情逐渐认真严肃,仿佛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你也身在皇家,应该深有体会吧......我的母后是我父皇所有女人里最受宠的一位,也是父皇第一个迎娶的女人,赐封皇后,随后之后迎娶了很多妃子,却只专情我母后一人,但是母后还是在我七八岁的时候生病离开了我,之后的五年里,父皇没有再纳妃子,五年没有选秀,但后位空悬,这却仍然不能阻止后宫佳丽想要上位的野心,父皇忙完政事,大部分时间会陪伴我和皇兄,我很小的时候就能感受到父皇对母后浓浓的思念......父皇时常为我讲起母亲,他说我和她很像,她说她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颗善良博大的心,对待所有人都要有恩必报......”

  穆尔丹笑了笑:“你的母亲一定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天丽莞尔一笑,“嗯......那是啊......她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呢,还是一个大美人......”

  “可惜你好像没有一样......像她的......”穆尔丹一边说一边向后退,身子骤然移动,似乎用了什么功夫,天丽还在笑着,刚想回答,突然意识到什么,杏目圆瞪,看向穆尔丹,但是他此时已经走远......

  “你......”上官天丽看着对方的背影,穆尔丹猛然回头,笑得璀璨深刻。

  玉红莲不敢再高调,不过她还是穿了一身深红色的长衫,整个人看起来鲜艳夺目,头上没有戴任何头饰,画着清浅的妆容,看起来却格外醒目。

  她将燕窝换成了清火白粥,端去欧阳勰的房里,正巧上官凌和穆尔丹与之一起议事,欧阳勰的眉头不易察觉地微微蹙起,

  上官凌瞥见了玉红莲手腕上缠着白布,惊讶道:“玉姑娘,你的手怎么了?”

  玉红莲急忙回道:“是......是煮粥的时候不小心烫到的,都怪我笨手笨脚的......”

  “府里有下人,这些小事就交给她们去做好了,何苦要自己动手?”

  玉红莲看了一眼欧阳勰,笑道:“是因为......因为想做给......想亲手做才算有诚意.....而且我听底下的人说,欧阳......欧阳公子今天特别想要吃这个,要清一清火,我便学着做了一点......”

  欧阳勰轻声颔首,“多谢。”手却没有动。

  她把粥端到欧阳勰面前,瞥到他的一只手腕上似乎有一块红痕,她心中惊醒,却嘴角隐隐上扬。

  那个位置和她此刻缠着白布的位置上一模一样......

  顼妍衣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参汤,热气腾腾,看也没有看一眼玉红莲,直接送到欧阳勰手上,“抱歉,你说你要喝的,这个火候又难掌握,我怕坏里口味,便一直盯着,好在火候刚刚好,你尝尝,味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欧阳勰绽放一丝笑意,拿起来仔细品尝,一旁的上官凌和穆尔丹面面相觑,看到眼前的画面,竟然没有半分不自在,

  穆尔丹打趣道:“欧阳公子真是艳福匪浅,让我等羡慕非常......”

  上官凌对身后的沐泽笑道:“我闻着这粥味道做的的确不错,你下去就按照玉姑娘的做法去多做一些,记得配上咱们北溟的一些特色小菜,今天多做一些荤菜,犒劳一下将士们......这些日子他们也辛苦了......”

  “是!”沐泽开心一笑,脚步欢快地离开。

  玉红莲回头看向上官凌,神情微愣,这是......

  上官凌笑道:“没想到玉姑娘不仅关心欧阳,还很关心底下的将士们,玉姑娘才来这么两天,就听到了他们这些天的心声,真是神奇,不过我深感欣慰,玉姑娘似乎与往日躲在深闺里的女子有很大的不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