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96章:蛊中有蛊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6章:蛊中有蛊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96章:蛊中有蛊

  玉红莲心道不妙,想起这两天欧阳勰不见自己,太子上官凌也吩咐了沐泽派了高手守在自己附近,自己也打听不到任何,想着打算给他熬一点参汤,邓坤会一点功夫,去了一趟欧阳勰经常逗留的大厅,正巧听到今早上里面传来想要吃白粥的声音,这话音还没怎么落定,自己就端到对方眼前,似乎过于及时,而且对方还说白粥里面最好加一点肉沫,她低头看着那白粥里若隐若现的肉沫,有些心虚。

  她虽说在北溟,有一段时间在所有人眼里经常与欧阳勰出双入对,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不过那几次迫于形势而已,其余的时间几乎想见也见不到他,更不要说对欧阳勰喜好的了解,这次来到越城,自然是想方设法地去靠近,却没想到,反倒让别人心生疑虑。

  因为在北溟,白粥几乎就是府里有病人才会吃的,里面放肉沫也是参军的士兵喜欢,久而久之便在军中流传开来,但是真正地贵族很少是这样吃的......他们大多数人认为食肉与白粥必须泾渭分明,犹如身份......

  但是玉红莲哪里知道这样的事,她急忙笑道:“不过是一碗白粥,我确实没有想那么多,我只知道白粥清火,我看到这越城又十分干燥,想着吃点这个总归是好的,大概是巧合而已......”

  上官凌笑道:“哦?是吗?那大概是玉姑娘比旁人更加细心周到,这倒是很难得......”他眉头微挑,想着沐泽今天一大早来报,玉红莲身边有一个人似乎人形迹可疑,心中自是有了一个计较......

  欧阳勰轻声道:“那便有劳玉姑娘了......”他接过那碗白粥,放在桌上,却拿起顼妍衣的参汤开始喝了起来,“我还是习惯喝这个......”

  玉红莲面露尴尬,抬眼淡淡地白了一眼顼妍衣,转身离开。

  顼妍衣看着她的背影,道:“所以你才让人通知我送来参汤,竟然是为了这个......不过......欧阳,你......”她看到欧阳勰的脸色骤然变白,急忙拿走他手里的参汤。

  穆尔丹走上前,在欧阳勰的头上盘旋探寻,上官凌也有一些紧张,“怎么回事?是发现了什么?”

  穆尔丹沉声道:“奇怪,这几天我好像感受到一股很熟悉的气息,不过一时也说不清哪里不对......他身上的情蛊确实已经解除,现在他这个样子倒有些蹊跷......好像也就这几日才会这样,这倒是......”

  顼妍衣握着欧阳勰的手,感觉他的手冰冷,担心地看着她,道:“似乎在红莲来的那一日开始,刚才我看她的手腕上受了伤,而欧阳也是突然手腕呈现淤青,位置似乎一样,这巧合恐怕并不简单......”

  上官凌道:“不错,今天沐泽来报,说她底下的人似乎一直出入玉红莲的房间,而且每次进去,派去的丫鬟就被赶了出来,虽说那两个人是管家一样的存在,但是毕竟主仆有别,这样轻易进入小姐的闺房似乎有违常理......”

  这时,蓝起从门外跑进来,身后跟着隆多,隆多身上背着一个大袋子,

  “皇兄,有情况!”

  蓝起看了看穆尔丹和上官凌,使了个眼色,上官凌了然,让房间里所有人退下,

  蓝起向四周看了看,走到里面的房间,一行人跟了过去,她转头看向隆多,让他放下身后的袋子。

  “皇兄,太子殿下,欧阳,妍衣......我觉得阿士瓦应该就在越城里......”

  穆尔丹道:“怎么回事。”

  蓝起打开那个袋子,里面竟然是一具尸体,几人愣住,欧阳勰微微挡在顼妍衣身前,握住她的手,顼妍衣下一秒恢复如常。

  即便是见惯了血腥场面的上官凌和欧阳勰,看到眼前的尸体,仍然胆战心惊。

  这是一具女尸,衣衫褴褛,一双眼睛几乎凸起,看起来死不瞑目的样子,身上到处都是抓痕,血迹已经干涸,隐约有了臭味......这是一个年纪大约十二三岁的少女,模样端正俏丽,顼妍衣一眼认出了这个女孩似乎是前几天,她跟着欧阳勰去看望越城的百姓,她为大家发放馒头米粥,从人群里走出来一个少女,笑得天真无邪,声音甜美,和自己聊天,说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毫无芥蒂,还拉着自己去看她自己养的一只流浪狗,怯生生地问自己能不能多要几个馒头,想要喂给狗狗吃,那个女孩那么善良可爱,顼妍衣当时很是喜欢她,不但多给了她很多食物,还让下人做了一件新衣服给她,当时女孩看着干净漂亮的新衣裳表情欣喜,眼神澄澈......没想到死的如此凄惨......顼妍衣一个恍神,险些没站稳摔倒,欧阳勰伸手扶住她。

  “这是怎么回事?”

  蓝起眉头微皱,声音低沉,“这是今天我和隆多在后院的一处小溪旁看到的,这个孩子被匆忙地埋在土里,幸亏是在水边,土质疏松,这两天又下了雨,冲走了一些上面的泥沙,露出了女孩的手,才被我们发现......”

  穆尔丹仔细看了看,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蓝起,两人一对视,顿时清明。

  穆尔丹道:“这似乎的确是阿士瓦所为,看来他真的来了......真是好大的胆子......”

  上官凌道:“你们是说?怎么看出是他所为?”

  蓝起道:“天下间用年幼少女的精血还有厥越狼血练来修炼邪功的恐怕只有一个人,就是阿士瓦......”

  穆尔丹接道:“不错,还记得北溟京都城内有一阵子接连有少女失踪一案正是阿士瓦所为,还记得那次同心湖边捞出来的一具女尸,那死相和现在的一模一样......”

  上官凌点头道:“不错,而且这一切正是验证了之前的所有猜测,欧阳身上出现奇怪的病症,还有今天的尸体,似乎都是在玉红莲来越城之后发生的,再联想到北溟京都城内含雅别苑一事......一切都迎刃而解......可是蓝起公主,你们可是有什么办法将阿士瓦揪出来?他既然有胆子进来这里势必要做什么事来,看来我们还是要小心为上......”

  蓝起道:“自然是要小心,要知道这个邪功,一旦练不好不但殃及修炼者自身的性命,还可能会走火入魔,致使殃及周身的所有人......这个邪功破坏力极强,这在厥越早已经被禁止练习,父罕封杀多年,一经发现有人练习此功,是要立即处死的......而根据这个尸体的情况来看,阿士瓦似乎马上就要练成功了......”看到几人神情威震,继续道:“不过现在是他修炼邪功最后的紧要关头,你们可还记得当时我给欧阳看他身上的情蛊,发现流入他体内的血似乎有一丝不寻常......那个人正是阿士瓦练成邪功最关键的所在......”

  上官凌惊道:“是玉红莲!”

  “不错,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她的血里似乎有一点不对劲,后来我仔细研究,发现那血中溶着几滴诡异的血,二者不相容却竟然互不排斥,也就是说阿士瓦或许在玉红莲身上中了蛊引......”蓝起道。

  穆尔丹也相继凝眉,“阿士瓦练的这个邪功最后需要一个人蛊引,将自己身上的血一点点溶进另一个人的体内,那个人也会被一点点的潜移默化地腐蚀成自己的傀儡,变成他操纵他物的蛊源本体......而这个傀儡与之相融之后的血,第一个被吸进的人就会成为阿士瓦轻而易举控制的傀儡的傀儡......他只要隔空操控,隔着傀儡的另一个傀儡,生死就会被他掌握......而两个傀儡也变成了相生相融的一体,其中一个受伤,另一个自然会感知,甚至要相应地去承受对方的痛楚......”

  顼妍衣惊呼出声,“那就是说这个人是欧阳,难怪红莲的手腕受伤,欧阳的手也有了反应,这该怎么办?”她整个人的表情失控了一般,紧紧握着一旁的欧阳勰的手,紧张地看着蓝起和穆尔丹......

  欧阳勰淡淡笑了笑,看着顼妍衣,回握她的手,发现她手里已经流了汗,轻声道:“不要怕,没事的,没人能打倒我......”

  蓝起急忙安抚道:“你们也不要太过担心,好在,现在发现了......而目前来看,阿士瓦能不惧自身险境也深入越城,他的邪功迫在眉睫,但是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成功,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他为人一向急功近利,好高骛远,眼见邪功大成在即,便想要走捷径,如今又被我发现,这边是天意,注定让他成事不了......你们再看这具个少女,身上的血还没有彻底变黑,只是血色灰暗,而这邪功纯粹练就,必须要他的傀儡心甘情愿,如此看来,这玉红莲是被迫而为......他们两人心生嫌隙,互相利用罢了,这就是最大的破绽”

  穆尔丹道:“不错,这确实是万幸之中的万幸,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不要声张,那阿士瓦在暗处,他一定会小心行动,我们也不可以露出马脚,这门功夫就算他有纰漏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想要破解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杀了阿士瓦......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形,对方似乎早有充足的准备,我们要多加防备......凭我们几人的力量,对付他一个人应该有一些胜算。”

  上官凌面目深沉,“不错,欧阳,你现在非常时期,不过对面上官豪那边也不能掉以轻心,我也要严防那边在这个时候与阿士瓦合谋通气,两边都要做好应战的准备......”

  穆尔丹沉声道:“你放心,阿士瓦就交给我和蓝起,这次我来到北溟就是为了将他亲手带回厥越,让他在所有族人面前,以死谢罪。”

  一直沉默的欧阳勰突然开口,“那么除了坐以待毙找他,可还有其他引君入瓮的法子?”

  与其任人宰割与人刀俎,不如主动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