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97章:意料之中意料之外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7章:意料之中意料之外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97章:意料之中意料之外

  欧阳勰一双深邃的眼睛看向蓝起和穆尔丹,两人没有说话,

  穆尔丹笑道:“我自有找到阿士瓦的办法......”

  “好。”欧阳勰面色有些苍白,轻笑道,站起身,眼精又落在厥越兄妹身上,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欧阳勰拉着顼妍衣的手离开,临走时,回眸神情严肃,吩咐一旁的暗卫,“你们即日起负责保护顼将军,在旁仔细行事,切不可露出马脚,任何可疑之处都要及时汇报,不容许有任何错漏!”

  没有听到回应,周身却卷起一阵冷风,顼妍衣的发丝微动,她知道,大概是暗卫从她身边飞过......

  她神情急切,“你这是做什么?你把暗卫给了父亲,你怎么办?陆冥现在还没有醒,你身体现在又随时僵住,身边没有人护着可怎么办?你真是胡闹!”

  欧阳勰温柔一笑,打了个响指,周身瞬间泛起汹涌风动,“你不要担心,我还是留了暗卫的,何况你不要太高估对方,更不要低估了我......”

  大手拉着顼妍衣的小手,不等对方反应,便离开了房间。

  跨出房门后,他转首,又看了一眼穆尔丹和蓝起。

  兄妹两人面面相觑。

  深夜,所有人都已经沉睡,蓝起和穆尔丹走进欧阳勰的房间。

  按照刚才的眼神信号,两个人果然真的猜到,如约而至。

  欧阳勰安静地坐着,将精心泡的两杯茶推到二人面前,

  “这里没有别人,我希望你们现在可以和我说实话......这所谓的蛊中蛊究竟还有什么其他奥妙?你们不必瞒我,这两天我自己身体的状态,我自己清楚......我甚至隐约会在某一刻失去自己的意识,虽只片刻,那么,也就是说对方是可以左右我的神志......对不对?”

  穆尔丹神情严肃,道:“不错,你猜的没错,这种邪功与蛊融为一体,这才是破坏力极强的根本,根据时间推断,你身上的情蛊并不是他要的目的,现在看来,那情蛊似乎就是拿来牵制玉红莲的一种手段,让她欣然接受的同时,还把她身上的血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到了你的体内,用情蛊掩盖了他真正的目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但骨血相融却不溶......他只有在最近的距离,暗自做法,他的邪功才会发挥到极致......不过,中间的玉红莲并不会遭受苦楚,她只是蛊源的寄存体,他只是针对你,以此折磨你,掌握了你的生命,又练就了自己的邪功,一举两得......”

  “所以呢?他只要发功的时候,我便觉得自己的武功尽失了一般,整个人疼痛难挡,身子里像被抽走了一样,完全不受控制......那么照这样下去,就算你们说这中间有一些周折,那么还是会有影响吧?”

  蓝起道:“不错,你会逐渐成为他真正的傀儡,意识渐渐吞并......你的内力也会一点点的被他吞噬,化成他自己的......”

  欧阳勰放在腿上的拳头紧紧握起,他面不改色,眸色渐沉,轻轻叹息道:“我身上的内力现在已经失去大半,恐怕如果不是今天蓝起通过发现尸体察觉到了阿士瓦的阴谋,恐怕,要不了几天,我便彻底消失了......你们今天说只有杀了阿士瓦这个办法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也是因为他现在邪功即将大成,恐怕很难应对了吧?那么一定还有其他的对不对?”

  蓝起和穆尔丹彼此交换了眼神,穆尔丹轻声道:“不错,确实还有一个别的办法,就是用你心中挚爱的血,这个方法很残忍,虽然不会要了对方的命,但是每天也要喝对方的血,用对方的血来稀释那几滴不纯净的蛊血......恐怕也对她有很大的伤害......”

  “这个办法根本不会出现也永远不会出现......二位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蓝起道:“自然,你们二人深爱着彼此,至纯至净,其实也是应对邪功最强大的利器......不过你放心,妍衣也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让她涉险......”

  穆尔丹笑道:“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咱们也不要那么太悲观,根据现在的情况阿士瓦确实现身已经毋庸置疑,只要他在这里,终会露出马脚,而且,你现在即便内力失去过半,意识仍然可以控制,这就说明,他现在心并不安静,糅杂太多杂念......这个邪功我说过,对外破坏力很强,对修炼者更是一样,需要他心无旁骛地定期修炼,心狠手辣,对别人对自己,心中不可留情,不可有情,仇恨和专心便是他练功的最佳药引......他能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几乎提前练成,想来之前他的确做到了,但是现在他的心态似乎有所改变......”

  蓝起道:“阿士瓦从小就是一个目标很明确的人,心狠手辣,功利心极强的人,他来这里的目的......”

  “是我!”欧阳勰浅笑道。

  “这便是我要说的另一件事......阿士瓦来到北溟,不怕死地待在那里数月,与刘起上官豪等人勾结,我身边发生一些事情,看似与他无关,现在想来,似乎都顺出千丝万缕来,我还记得感业寺那晚遇到的黑衣人,我曾揭下过其中一人的面罩,虽然还是被对方逃脱,但是那赫然是一张厥越的异族面孔,再加上在寺里曾捡到的那封信,恐怕就是阿士瓦写给刘紫娇的,但是没想到刘紫娇没有听他的,反倒是配合了上官豪,带走了顼将军......当初加恩的死,他自然算到了我的头上,而加恩生前来到北溟为的又是什么?正是顼将军!自始至终,他都不过是为父报仇罢了......所以......与其浪费那些时间,夜长梦多,不如让我引蛇出洞,这样更快捷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