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99章:关心则乱遇爱成降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章:关心则乱遇爱成降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99章:关心则乱遇爱成降

  顼妍衣深呼一口气,嘴角上扬,打开房门,

  “还没睡呢......这么晚你也没睡?”

  欧阳勰浅笑,单手向前一勾,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是啊,睡不着,今晚夜色......夜色很美,想来和你一起观赏......”

  两个人散步月下,四周静谧空寂,月朗星稀,竟有一种安然空灵之感,顼妍衣低首,看着自己被对方紧紧握着的手,大概眼前这个人在自己身边,心中便沉静自在......

  欧阳勰低声道:“带你去一个地方......”

  两人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处四周仿若密林的清幽之地,距离住的地方竟然并不远,顼妍衣居然一直没来过这里,没有发现附近竟然有一个这样安静美好的地方,

  其实不过是一小片竹林,分布比较密集,竹林外曲径通幽,还有一小片草地,到了夜晚,相应无声......有一种无影随影的自在静谧之感。

  这里与他们所居住的地方相距并不远,顼妍衣仔细回想,或许白日里一定来过这里,只是并没有发现罢了。

  果然,欧阳勰轻笑道:“这是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偶然发现的,白日里看起来似乎并不起眼,不过是一片清幽的绿色之处,但是到了晚上,月色映照下,这片竹林被正对面的楼阁烛火辉映下,有一种自在之感,让人的心也跟着安静下来......”

  顼妍衣浅笑,闭上眼感受这中感觉,“是啊,没想到这个靠近边塞的荒野之地,居然生长着这一片竹林,白日里,喧嚣的生硬似乎总与它格格不入,到还真得只有这样的夜色下,静与静的互动,才最有感觉......”

  “静与静的互动......你这样的说法倒也是别致有趣。”欧阳勰拉着顼妍衣的手,仔细看着这片竹林。

  两个人席地而坐,欧阳勰轻声道:“不日可能会与上官豪有一场恶战,这里或许很快又是一番新的天地了......”

  顼妍衣自信骄傲地笑了笑,把头倚靠在他的肩膀上,“你和太子殿下已经给他太多的时间,不过到底是同族之情,你们也是真心在为那些错误跟着上官豪的那些将士寻谋其他生路罢了......如今越城百姓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人心中自然会重新权衡......最后的胜利自然不言而喻......我相信邪不压正,很多事情也一早便已经注定......”

  欧阳勰刮了刮她的鼻子,紧紧搂住她的肩膀,笑了笑,微微点头,无限宠溺。

  想起今天早上,沐泽派去栗城附近暗访的人回来汇报的消息,他此刻的想法变得更加坚定。

  上官豪最近没有任何声息,安静地有些怪异,派了人去打探好多天也没有打听出来什么,要不是里面有人走路出来的一些风声,恐怕他们查起来会很难。

  从上官豪回去后,积极配合大夫疗伤,同时抓紧练兵,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投入更大的注意力,在修炼毒人的事上,人不够,便将从战场上还剩下一口气的人带回去。

  看来他想要破釜沉舟地与北溟决一死战。

  顼妍衣时刻注意欧阳勰的表情,便一双手搂住他的肩膀,第一次明显又主动地撒起娇来,看到对方微愣的表情,她的脸后瞬间红了,用脸蹭着他的肩膀,轻声呢.喃,“我相信你,你是最好的.....”

  无论世事无常,我都相信你,无论你现在身上的病痛有多难抽离,我都会守护着你,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以前你保护我,现在换我来守护你,就算是天要和我夺你,也不行......

  顼妍衣埋在欧阳勰的怀里,半个身子躺下来,突然身子被对方轻轻摆正,她看到对方的含笑的眼,两人深情凝望,各自带着心事,在迷蒙的夜光下,双眼也迷蒙下来......

  顼妍衣抬起手,用手指轻.抚欧阳勰的脸,下颌上长出细密的胡茬,传在手上,有一些痒痒的感觉,他任由她抚.摸,满眼宠溺。

  安静地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两个人渐渐沉醉在彼此的浓烈的眼神里,带着相同的情意,此情此景,两个人不约而同想到了三年前在那片山谷里,虽然举止没有现在亲密,却在安静里寻找到最真实最默契的彼此。

  顼妍衣忍不住低吟浅唱起来,唱的正是三年前她弹琴的小曲,婉转悠扬,无忧无虑,一曲终了,两个人仍然闭着眼睛,感受余韵。

  突然,“妍衣,你走吧......”欧阳勰开口说道。

  顼妍衣睁开眼,映入眼帘地是他深邃无垠的眸,她微微一愣。

  欧阳勰继续道:“是的,这两天我会派人带你和顼将军回北溟。”

  “为什么?”

  欧阳勰道:“你说过,你相信我,这场仗一定会赢,只是,毕竟战场无情,我不能拿你冒险,顼将军现在身上还有伤,你们且先回去......”

  顼妍衣心里自然清楚他的想法,道:“我相信你,但是我也要陪着你,陪着你赢了这场胜利,我相信父亲在这个紧要关头,也不会退缩,轻易离开。你休想让我离开你......”

  欧阳勰轻笑道:“要我该拿你怎么办?”

  顼妍衣俏皮一笑:“打消让我离开的念头,我是不会走的......你知道我的脾气,就算我走了,还是会回来,你又何苦白白折腾呢......”

  欧阳勰的吻瞬间落下来,像一张天罗地网,密密麻麻,笼罩在顼妍衣全身,还有那颗翻腾的心。

  顼妍衣大胆地回应,她紧紧搂住对方的肩膀,只是与以往不同,这一次她的意识清醒,带着满满地坚定,虽然她仍然笨拙,却让对方更加沉沦其中,几乎不可自拔。

  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欧阳勰在心里这样想着,突然大脑有一刻的空白,他的身子不过是一瞬的僵硬,仿佛感受到另一个人的念头,带着灰暗和......杀机......只是一瞬,却让他挣扎出一身冷汗,睁开眼,是顼妍衣的脸,仿佛带着一束光,将刚刚那个身处黑暗的自己及时拉了出来......

  与此同时,越城的某个黑暗角落里,有一个人,盘膝而坐,四周死一般的安静暗沉,但是那个人身上笼罩着更加灰暗的颜色,看不清他的模样,只有一团黑漆漆的黑雾罩在他的周身,他做了几个奇怪的手势,嘴里轻轻念着听不懂的咒文,阴森恐怖,突然,他身子轻微一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但是下一刻,他口里吐了一口鲜血,手捂住胸口,身子僵硬下来,他立刻机械地摆正刚才那样的姿势,平稳内息,过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深呼一口气,一双手砸在地上,声音恐怖难听,“该死,总是差一点......”

  欧阳勰浑身无力,不过一瞬却仿佛经历了生死一般,他看着怀里的女人,心中思绪繁杂,她不知道自己正一点点地吞噬着,而他却似乎无能为力,他想要狠狠拥抱她,却连这样的力气都变得艰难。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听到了自己的心声,顼妍衣用力回抱住自己的肩膀,她慢慢地起身,睁开眼,与他相视一笑,她走到欧阳勰的身后,从后面用力的抱住他,将他用力支撑的身子紧紧抱住,欧阳勰松了一口气,感受到对方的力量,笑了笑,“妍衣,你今天好像有一点不一样,似乎......”

  顼妍衣从后面娇声轻笑:“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离开的......”

  欧阳勰无奈摇头,“早知道就不该告诉你,就应该让太子找人给你绑回去。”

  “那你可舍得?”

  欧阳勰觉得今天的她实在是有一些不同,更加主动,更加大胆,与以往的羞涩完全不同,这让他有一点惊喜,又有一点无力。

  顼妍衣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问道:“你身上的这个怪病,蓝起他们可有确切的定论?”

  “哦,不过是不久前奔波导致余毒未清,你放心,你看,现在哪里有之前那么严重,不过慢慢休养就可以了......”

  他看不到此刻,背后的顼妍衣神情充满了心疼和无奈......

  顼妍衣道:“嗯......的确该好好补一补,你瞧你你现在都瘦了一大圈,这样,以后每天我都会为你熬一碗参汤,如何?”

  欧阳勰笑了笑,“有下人去做这些就好,你何苦亲自动手?不若你回北溟,在府里为我亲自准备庆功宴,那样岂不是更加......”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要我离开?你觉得谁能阻止的了我?”

  欧阳勰声音突然起来,说道:“那样不是更加有意义?难不成妍衣之前说相信我的话都是假的?”

  “难道是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或者你不能再保护我?”

  她看着他的背影,眼睛里似乎一下子进了沙,迷蒙一片,她心疼地难以呼吸,在他背后,她一眼看破他的坚定和无奈,这一刻,却又恼恨起他的固执......

  欧阳勰听到她的话,微愣一下,随即轻声道:“你在,会让我分心,何况现在援军未到,对方又不是普通宵小之辈,太多的不可预知,我怎么能让你涉险?所以,乖,听我的话.......就算你不怕,你又怎能不担心顼将军?”

  顼妍衣叹息一声,自始至终地盯着他,他似乎不敢回头,就一直背对自己,她轻笑道:“那么,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答应我留下来一段时间,每天为你熬参汤,等我给你养胖一些,到那时我就听你的......怎么样?”

  欧阳勰愣了愣,没有想到她会提这样的要求,笑道:“你呀,岂不是让凌他们笑话我?”

  “你如果不答应,就算你敲晕了我,给我送回北溟,我也会骑马再回来,你休想甩了我!”

  欧阳勰宠溺笑道:“那总要有个时间,毕竟现在可不是以往,我总不能一直陪你胡闹下去......”

  顼妍衣道:“这个时间必须由我来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