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3章:腾空力尚微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章:腾空力尚微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03章:腾空力尚微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人拿着纸鸢走了过来,交给穆尔丹。

  穆尔丹拿过来,回身递给邓坤,邓坤伸手正要去接,两个人一同拿着纸鸢,互相对视,两个人都没有松手,面含微笑,上官天丽在中间歪着头看着两个人,觉得莫名其妙。

  两个人看似云淡风轻,周身却暗流涌动,有一股强烈的磁场变幻无形的气流,在两个人四周盘旋......似乎任何人也进入不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丽拧着眉,看了看穆尔丹,他看起来仍然毫不费力的样子,一双深邃的眼眸闪着自信的光,笑看这邓坤,而邓坤此刻嘴角不易察觉地抽动了一下,两个人似乎暗自较着劲,天丽莫名地看着两个人,又仔细地看了看邓坤,没想到他居然还能和厥越来的高手过了这么久的招,心下浮出几分诧异,还有几分功力,看来并不像他说的那样他只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嘛。

  天丽正思忖间,忽听一声痛哼,一抬头,看到邓坤一脸苍白地摔倒在地,而穆尔丹脸上一片笑意,看起来像没事人一样俯身看着他,手里拿着纸鸢,笑道:“原来玉姑娘身边还隐藏着绝世高手,倒是让人意外。”

  邓坤手捂着胸口,抹了一把嘴角,恭声道:“奴才该死......竟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过殿下恐怕是误会了,奴才只会一点逃生自救的功夫,刚才不过是殿下凑巧探到奴才天生比别人厚实一点的肌肉处,若不是殿下仁慈,恐怕奴才现在早就一命呜呼了......”

  穆尔丹也不想拆穿他,却仔细回想刚才探看的内力,笑了笑,“倒是你过于自谦了,前不久我无意间可是见到你救公主的无形身法,觉得很是新颖有趣,看过了那么多的武功招数,你的那一招倒是让我一直没有忘记过,所以今天就没有忍住和你简单较量一下......”

  邓坤急忙起身,轻声道:“奴才岂敢,殿下这么说,岂不是要折煞了奴才,奴才就先退下,以免打扰二位主子的雅兴......”

  “你的脸色有点苍白,没什么事吧?”

  邓坤低头,急道:“劳烦殿下挂心,奴才没事,奴才就......”

  “那就好,那么就留下来,咱们一起放纸鸢,我到北溟以来,看过很多次别人放这个,心里一直也想玩上一玩,难得今天看到有能放的如此高的人,不妨一起......”

  天丽也笑道:“嗯,一起吧。”

  邓坤没法只得应允,于是,两个男人一个女子在这宽阔的后院,竟然开始放起了一个纸鸢......

  天丽起初拿着线头,将纸鸢慢慢放飞上了天,便仰首一路紧随纸鸢的方向,穆尔丹则一只手勾住线,跟着上官天丽放线的速度缓缓释放,两个人都很专注地看着天空,邓坤站在一旁指挥着天丽......

  不知道是指挥的到位还是放线的人掌握了技巧,亦或是风力刚刚好,纸鸢越飞越高,比刚刚放的蝴蝶纸鸢更加高,一时间,天丽聚精会神,仰望天空,神情专注......

  穆尔丹突然看了一眼邓坤,邓坤眼睛一直悄悄注视着天丽,被他猝不及防地看过来,急忙转移了视线。

  顼妍衣送完参汤出来,看到后院上空的纸鸢,一时有些恍惚,她揉着手腕走着路,一边看着天上的纸鸢出神,恍惚想起了儿时自己与清灵还有玉红莲几人在将军府里放纸鸢的情景,那天恰逢刘紫娇的生辰,父亲奉命出征,那天府里来了不少刘府的人,包括刘紫娇的哥哥刘起,来为刘紫娇庆祝生辰......

  几个大人说说笑笑,在花园里赏花聊天,她们几个孩子就在草地上放纸鸢。

  顼清若看到顼妍衣和两个小姐妹玩的喜笑颜开,自然是看不惯,当时与刘起一同前来的还有他的女儿刘婷雪,她带着刘婷雪还有几个其他唯她马首是瞻的小女孩,也冲到了草地上,几个人玩起了你追我逐的游戏,笑声充斥周围,小女孩们天真无邪地笑闹着,有几个看着被自己亲手放飞控制的纸鸢越飞越高,也露出了愉悦的笑声,画面很是美好。

  突然一个小女孩冲到了手里拿着纸鸢线头一脸专注的顼妍衣身边,“一不小心地”撞了过去,顼妍衣摔倒,纸鸢线一下子被折断,纸鸢便瞬间飞的无影无踪,那个冲过来的小女孩正是刘婷雪,她被顼清若推了过去,但是她刚刚停下,身后一直奔跑的其他小女孩便也不可控制地撞到了她,顼清若的身子也不受控制地撞了过来,岳清灵和玉红莲看到顼妍衣摔倒,手被草地上的石头磕出了血,心疼地跑了过去,怒目向其他女孩。

  顼清若和刘雪婷一同摔在地上,大概是冲力过大,两个人摔倒在地,还连续滚了两圈,手脚上都被划破,年幼的小女孩一下子被吓哭,极其女孩见状也几乎吓得半死,一起哭了起来,声势浩大地哭声,一下子吸引了在附近凉亭里的几位大人。

  刘紫娇和刘起看到自己的女儿受伤,立刻心疼地跑了过去。

  顼妍衣手也血流不止,左右两边分别站着岳清灵和玉红莲,两个人急的心疼直跳脚,玉红莲还算冷静,急忙撕掉自己身上的衣服,为她笨拙地包扎起来,玉红莲看到恐怖的伤口,小小的女孩竟然哭了起来......

  顼清若哭闹不止,自然将她们摔倒的责任推到了顼妍衣的身上,顼妍衣小小年纪,却早已习惯了顼清若的诸多刁难,她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们。

  刘起素来行走官场,对自己的女儿也很少过问,就算回到家也是一脸的严肃,刘婷雪素来害怕他,只与母亲相处的时候才会露出小孩子的天真无邪,她看到刘起本能得向后退了几步,毕竟是血浓于水,那一刻,竟让刘起难得地露出了一丝温情和遗憾的表情......

  他看到刘婷雪受伤,急忙走到女儿身前蹲下,仔细检查起女儿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还将刘婷雪抱进怀里,十分温柔耐心,还在女儿耳边说不要怕,有爹爹在,这一下子让刘婷雪竟然受宠若惊,难得的体会了一次来自父亲真切地关心。

  她第一次用小小的胳膊,回抱住父亲的肩膀,奶声奶气地说了一句,“爹爹,雪儿不痛,爹爹,爹爹......”然后开心地喊着爹爹,让刘起一时竟然有一些鼻酸,在这一刻竟然体会了一次与女儿的温情......

  刘婷雪的腿有些破皮,还有手上也是,虽然只是外伤,比较是小孩子,还是疼出了眼泪,随后,刘起急忙抱起了刘婷雪,长袖微拢,露出手臂上的一块像疤痕一样的东西,刘婷雪乖巧地指着那里,问爹爹痛不痛,刘起笑着说不痛......

  连正在忙着数落顼妍衣和心疼顼清若的刘紫娇,都因为他难得的举动而感到欣慰,笑道:“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哥哥对待雪儿如此温柔,唉,哥哥,以后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亲生骨肉,别总是忙着公事,反倒寒了自家娘儿们的心呢......你看看雪儿多乖巧,可比我们府上的一些野丫头要强上百倍呢......”

  ......

  后来母亲闻讯而来,带走了她,对她而言,那并不是一段很开心的回忆,但是记忆里却始终有三张笑脸,挥之不去,岳清灵和玉红莲,当时一直守在自己身边,还有那块沾血的衣布,而现在......她和那两个人仍然在一个地方,可是却有一个人的心与剩下的两个人,早已天各一方了......

  顼妍衣看着天上变成黑点却隐约可见的纸鸢,看出了神,一不留神,不小心撞到一个人,

  “哎哟,你.......啊,顼姑娘,对不起,是......是奴......奴才不小心,您没事吧?”

  顼妍衣站定,抬头一看,是跟在玉红莲身边的人,叫罗永,他低着头,也不敢看自己。

  顼妍衣轻声道:“无妨,也是我一直看天上,没有留神......”

  罗永轻声道:“那就好,奴......奴才这就告退。”

  不知道为什么,这罗永似乎真的吓到了,一直结巴,不敢抬头。

  顼妍衣笑道:“嗯,你不必惊慌,你这是要去哪里?如此着急,可是你们玉小姐有什么事?”

  罗永急忙回道:“回顼姑娘,玉小姐突然想吃梅子,其他人买来了说是不对味,玉小姐有些不开心,我正要再出去买一些......有点着急,所以才会冒犯了顼姑娘,真是不该。”

  “哦,是梅子?她从小就喜欢吃,不过一般的梅子她可能吃不惯,非要京都城南百里以外的才可以,你在这越城是买不到的,我从京都出来就带来了一些,现在还剩一点,就把我的给她带回去,你也好交差.....”

  罗永道:“这怎么使得?这若是要小姐知道,岂不是责怪我们偷懒?这可使不得?还是......”

  顼妍衣笑道:“那便不说是我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