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4章:放飞纸鸢美人上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4章:放飞纸鸢美人上树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04章:放飞纸鸢美人上树

  罗永道:“那便多谢顼姑娘了!”

  顼妍衣叫人去取来梅子,那罗永仍然四处张望,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着急,不一会儿,派去的人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纸包,顼妍衣交给罗永,

  “多谢顼姑娘,那么......奴才就先退下了。”

  罗永伸手接过纸包,也不敢抬头,一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来,胳膊露出来,有不少刮伤,似乎并不是近些日子的,顼妍衣不经意地看了一眼。

  罗永临走时又回了几次头,看向门外也不知道在看什么,顼妍衣也跟着向前走,两个人的方向一致,途中都要经过后院。

  正巧看到天丽几个人正在放纸鸢,顼妍衣大感意外,而走在前面的罗永似乎也被空中的纸鸢吸引,停了下来,抬头看向天空。

  一直低着头让人看不真切他的容貌,终于抬起头,他脸上的斑点也更加明显,五官很是平平,不过一双眼睛此刻很是专注,他似乎看的入神,竟然忘记了自己四周人的身份。

  顼妍衣似乎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哀伤,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奴才,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脸的深情,手里拿着梅子,一动不动,停驻在那里,让人不忍打扰......

  放了很久,天丽觉得脖子有点酸痛,感觉没有之前玩的洒脱和畅意,她有一点不耐,其实之前当穆尔丹提议要放纸鸢的时候,她其实已经有些乏了,但是听到后还是打起了精神,她觉得眼前这个平日里看着有点嚣张讨厌的厥越美男子居然主动提起这样的活动,十分难得,作为北溟公主自然要赏脸奉陪,可是下一刻,那厮竟然还邀请了邓坤一起参与,让她诧异又郁闷......

  最重要的是......天丽看向穆尔丹和邓坤两人,那两个人她都怀疑被邀请放纸鸢的自己是不是多余的,这两个人在这一个时辰里,简直是......如胶似漆啊......

  那眼神专注的,要不是两个人都是明显的大男人,她都怀疑穆尔丹是不是看上了邓坤,时不时地上前相触,一碰就“深情款款”,一个时辰里,几乎大半个时辰,两个人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彼此,反倒让她自己成了最多余的那一个......

  再看一眼那两人,他们还是不为所动,上官天丽抬头仰望天空,觉得纸鸢也不可爱不好玩了,这湛蓝的天空也变得晦涩不堪了,眼前的穆尔丹还用一张人神共愤的笑脸看着身边的另一个男人,那笑容也变得十分的不顺眼......

  她把线直接递给穆尔丹,他竟接了,也没有看她,不知道为啥,这让天丽心里有点不爽,叉着腰杏目圆瞪,见对方还是没有反应,背过身去。

  这时,天丽看到站在廊柱下的顼妍衣,正一脸笑意地看着这边,天丽跑了过去,

  “妍衣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刚去送了参汤,你们这是......”

  天丽回头,无奈地看着穆尔丹和邓坤两个人,还在僵持着,叹道:“谁知道怎么回事,可能他们两个人相见恨晚了,好好的放纸鸢变成了这样,哼......”

  天丽的表情很是无辜,眼睛有意无意地瞥向那边。

  顼妍衣笑了笑,”哎呀,我是不是幻听了,怎么感觉有纸鸢可放某个人却还是有些失望呢,也不知道是没有尽兴还是因为多了别人的打扰......是不是某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天丽无辜地看着顼妍衣,道:“妍衣姐姐怎么还取笑起我了呢?你也是和某些人一样,变得可恶......”

  顼妍衣笑道:“咦,公主怎么这么说呢,我都没说是谁,难道公主果真是因为某个人而失了雅兴?难道我......歪打正着地和公主想要说的那某个人是一个人?哎呀呀,那这个人岂不是太没用风度,而且还太过大胆?公主岂能饶过?”

  “哎呀,妍衣姐姐,你......你讨厌!”天丽脸红一片,转身向身后白了一眼,却看到身后两个人突然摔倒在地。

  她急忙跑了过去,顼妍衣也跟过去。

  穆尔丹和邓坤脸色苍白,只是邓坤的更加严重一些,他捂着心口,摊倒在地,

  穆尔丹半跪着身子,仍是一脸笑意地看着邓坤。

  “殿下果真是好身手,奴才甘拜下风,只是......奴才身份低微,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殿下,让您一再地苦苦相逼......”邓坤喘着气,看向穆尔丹。

  穆尔丹慢慢起身,笑道:“在我们厥越,所有男儿遇到想要过招的人,无论所在何处,都会立即与之比试一番,也无论对方同意与否,所以我们厥越的男儿,几乎行动敏捷,反应灵敏,而且......还因此发生了很多英雄相惜的感人故事......上次偶然间看到你的身法,觉得有一丝熟悉的感觉,这次又有幸见识了你的轻功,而你又这般谦虚,说自己的功夫居然是三脚猫的功夫,这让我一时竟然技痒......”

  邓坤低首,声音谦卑,“这结果是必然的,奴才......甘拜下风......”

  天丽终于忍不住了,“我说......穆尔丹,你提议说要放纸鸢,结果你倒好,在这比起武来了,真是搞不懂你......邓坤,你起来,回去吧,这厥越的王子到我北溟忽然成了武痴了,你快回去找你们玉小姐吧,还是那里安全......”

  邓坤轻笑道:“遵命,多谢公主......”他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手一直捂着胸口,似乎强忍着痛意对几个人低声下气地俯身行礼,转身离开,

  顼妍衣眼睛一直看着他,看他走向廊下,而那边罗永居然一直站在那,还在一动不动地看着断线的纸鸢,落在不远的树上,看的似乎过于出神......

  邓坤走到他身边他都没有发现,碰了好几下,罗永才猛然回神,两个人一同离开,顼妍衣一直看着那两个人离开的方向,发现罗永与邓坤错身向前走,他自觉地站在邓坤身后一小段距离,到了廊檐的尽头,两个人终于消失,顼妍衣还在出神地看着,天丽拍了好几下她,她都没有发现,终于没忍住站在她眼前,顼妍衣才回过神。

  天丽道:“喂,我说你们今天都是怎么了?一个一个的怎么好像丢了魂儿似的,这不知道的以为遇到了什么妖精给你们的魂儿给勾了去了呢......”

  天丽见她也不回答,又看了看穆尔丹,正盯着顼妍衣,看的似乎也出了神,她冷哼一声,向后走去。

  穆尔丹看了看顼妍衣,道:“妍衣姑娘,你这是......”

  顼妍衣眉头紧锁,一直在沉思着什么,似乎哪里想不通,又一边轻轻摇着头......

  突然,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两个人同时回头,看到天丽竟然一个人爬上了树,此刻已经爬的大树中间,正站在比较粗的树干上叉着腰,喘着气,小脸红扑扑的,一脸的不开心......

  顼妍衣急忙跑过去,“公主,哎呀,天丽,你这是做什么,快下来......”

  天丽像个小熊一样紧紧地抱着大树,一身粉色的纱衣在上面随风飘荡,看起来伶俐又可爱,穆尔丹也走了过去,双手环抱,一脸玩味地看着她。

  天丽看她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更加恼火,冷哼道:“你们终于看到我了?哼,刚问你们一个一个的都不说话,现在才想起我来,不过你们放心,我才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刚才某人说好要放纸鸢,却不放到天上,弄到了树上,你们一个个的出神放空,我呢,也不怪你们不理人,我亲自来摘这个纸鸢......”

  顼妍衣急道:“你可真是胡闹,快下来,真摔下来,如何是好?到时候殿下知道一定还要罚你禁闭......”

  天丽满脸委屈,急道:“妍衣姐姐,你个没良心,明明是你们......是你不理人家,还在这里说风凉话,哼......不过你放心,我爬树的本事也不比你差的......哼......”

  顼妍衣看向穆尔丹,“恐怕要劳烦殿下帮个忙......”

  天丽听到,急忙道:“不用他,妍衣姐姐你难道忘了我也是有一点功夫的,这上树的事情,还难不倒我......就不麻烦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