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5章:懵懂少女腹黑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5章:懵懂少女腹黑汉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05章:懵懂少女腹黑汉

  穆尔丹居然听话地一动没动,就双手抱臂,一脸惬意地看着树上,

  “想不到北溟的男子武功深不可测,北溟的公主更是一身傲骨,真是让穆尔丹大开眼界,佩服,佩服......”

  树上的天丽本来之前身轻如燕,听到他这么说,更是有苦难言,心里又别扭万分,带着这样的心情,她硬着头皮慢慢地往上爬,眼看就要够到纸鸢,她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顼妍衣站在树下,紧紧地注视着天丽,一脸的紧张,眼睛一下都不敢眨。

  天丽终于够到了纸鸢,扬起手向下一挥,得意地笑道:“哈哈......妍衣姐姐,你看看我说的没有错吧,我爬树可是比你还......”

  突然,脚下一滑,天丽话还没有说话,身子便失去重力,身子背着地面,向下坠落,

  “啊!”

  穆尔丹自始至终地都盯着她,在她掉下的同时,身子翻飞腾空,瞬间接住了天丽,左手揽住她的腰袢,右手拉过她紧紧拽住纸鸢的手,那一刻,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你可真是够厉害的......”天丽猛然瞪向他,却看到他邪魅的笑容,眼睛里似乎泛着浓浓的宠溺,无限柔情地看着自己,比之以往的笑意更加深刻,天丽一时忘记了回嘴,竟然看着他的笑,愣了神,猛然看到对方的眼睛里自己正一脸的狰狞,无限放大在眼前,她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一双水眸瞬间没了怒气,倒是难得乖顺了几分......

  穆尔丹抱着天丽动作很轻,从树上落下,顼妍衣急忙走到跟前,而穆尔丹还没有松手,天丽想要下来,却被他抱地紧紧的,无法动弹,瞬间,平复了的怒气又再次翻涌,天丽杏目圆瞪,看着穆尔丹,

  “殿下,这是在做什么,放我下来,你......”

  顼妍衣来回看了看两人,嘴角微抿,手捂着嘴,走到了一边。

  “喂,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怎么还不放我下来,信不信我告诉皇兄让你.....”

  “让我怎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公主今天好像是第二次上树了,也是这样让自己摔了下来,第一次幸亏有那个邓坤抱公主下来,这一次是我,真是不知道,公主居然还有这个爬树的爱好......”

  天丽在他的怀里几番挣扎,一心想着要下来,一双眼求助地看着顼妍衣,却见她见死不救,还转过头不再看自己,她心生恼怒,

  “喂,你放了我,你这样......这样成何体统?”

  “我看那个邓坤接着你的时候,你也没有这样挣扎,怎么到我这里就这么不情愿呢?难道公主竟然如此嫌弃我?”

  天丽听到这句话,瞬间愣住,搞不懂他这是在干什么,又懵懵懂懂地似乎听出了他话里的一些意思,她歪着头,仍然迷茫地看着他,似懂非懂,却不再挣扎......

  穆尔丹无奈一叹,轻轻地将她放下来,还没等她站定,便说了一句,“不知道下次还要谁来接你?”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一脸懵懂,歪着头看着他的背影,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顼妍衣旁观者清,看着天丽像个迷路的孩童,手里拿着纸鸢,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她叫了下人,将天丽送回去......

  天丽就任由对方牵着,也没有说什么......

  顼妍衣摇了摇头,看着这样的天丽,感慨万千,既希望她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段缘分,又不舍她这么快懂得,这样天真可爱的天丽,她只希望,老天对她是仁慈的......

  穆尔丹没走多远,顼妍衣跟了过去,

  “殿下留步,请进一步说话......”

  穆尔丹道:“顼姑娘可是有话要说?对了,她......公主她......”

  “你放心,我已经派人将公主送回房间,她大概也是乏了,今天还要多谢殿下在场......”顼妍衣捂嘴轻笑,急忙回道。

  穆尔丹笑道;“哦,举手之劳罢了......何况......也确实是我今天败了公主的雅兴,改日还要对她说一句抱歉才是......”

  顼妍衣也不拆穿他,继续她要说的话题,环顾四周,轻声道:“我今天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很像......刘起......”

  穆尔丹来了精神,急忙问道:“哦?可是当真?”

  顼妍衣笑道:“也不是很确定,只是隐约觉得,毕竟是我从小便见过的一个长辈,殿下今天应该也见过了......”

  穆尔丹道:“我也见过?是哪一个?”

  顼妍衣回道:“是跟在玉红莲身边的罗永!”

  “他?”穆尔丹回想那个人一脸的黑斑,整个人唯唯诺诺,相貌平平,一点都没有存在感,刚刚并没有留意,现在听到顼妍衣提起,恍惚想起了他的样子,还有今天似乎一直在廊檐下发着呆,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顼妍衣道:“实不相瞒,今天我停在那里,看到你们在放纸鸢,倒是想起了儿时的一些往事,也是与放纸鸢有关,那次也有刘起和她的女儿刘婷雪,而在我记忆里,因为那次的一些小事叠加,让刘起与刘婷雪第一次体会了一场父女情深,我想,那一天,或者看到纸鸢,对于刘婷雪尤其是刘起,一定是记忆颇深......”她实在难以忘记那一天,虽然自己被刘紫娇母女各种招惹,但是那一天,刘起和刘婷雪在那一天,似乎对他们整个刘家都难以忘记,那一天,刘紫娇的生辰当天,刘起在女儿温情的呼唤下,变得格外的柔软,与她儿时对刘起的印象是截然不同的......而且据说那天之后,刘婷雪的腿上和手虽然只是破了皮,可是刘起连续七天破天荒的告了假,在府里陪自己的女儿,当时刘紫娇可没少利用这件事,让刘起做一些文章,渲染他的慈爱无私......当时皇上还特意赏赐了御用的伤药给刘起......

  这件事,当时在顼府里可是被大肆传了很久,她自然不能忘记......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记得刘起左手手腕上有一道疤痕......那道疤正是当年放纸鸢那天,几个小孩子意外受伤,刘起为了抱起自家女儿,一不小心刮到了旁边的一块尖锐的石头上,当时流出了血,也因为这样,一向害怕自己父亲的刘婷雪,瞬间感动,抱着刘起哇哇大哭......那个疤痕一直都在......”

  穆尔丹道:“照你这么说,那罗永就是刘起假扮的,而他方才一直驻足出神,想来一定是看着纸鸢,想起了当年的往事,或者是说......刘起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刘婷雪......一时伤情,才会这样......”

  “极有可能,没想到他竟然跟着玉红莲来到了越城,真是意想不到......那么阿士瓦......”

  “那个邓坤,恐怕就是阿士瓦......”穆尔丹突然说道。

  顼妍衣惊道:“你是说......他......竟然这么胆大,假扮成别人跟着玉红莲一同来此,距离如此之近,难道就不怕被你发现......”

  穆尔丹道:“上次我无意间看到了他的某些身法,与我厥越有一丝相像,他特意掩饰,不想让人察觉,但是就是那么凑巧,被我无意间发现......我本来只是有一点怀疑,今天试探一下,恐怕不是十分也有了七八分......他太过小心,而且如果他的邪功已经练到了大半,身上的厥越气息恐怕已经很难发现,因此,我现在只是怀疑他或许就是阿士瓦......还有就是......他要练的功已经不允许他再等下去......”

  顼妍衣道:“嗯,看来我们要从长计议,只要有一个方向,总归是好的......”

  穆尔丹点了点头,又道:“对了,这件事情,一定不要和公主说,她一向心直口快,我怕......她会露出马脚,阿士瓦为人狡猾,今天我没有沉住气,实在想试探一二,他现在恐怕也会更加小心了,不过只要他还在越城在咱们眼皮底下,就不怕他翻出什么浪来......回头我去和欧阳还有太子殿下商议,一切再做定论......”

  “好......我不会和公主说,不过我看他的样子,似乎也并不会伤害天丽......”顼妍衣说完看了看穆尔丹的表情,果然,见他瞬间面沉如雪,便笑道:“看来殿下今天试探是真的,不过......似乎也带着一点私心在里面吧?”

  穆尔丹无声一笑,也没有回答,随即说道:“顼姑娘,那么事急从权,我先告辞,去找你的‘痴心’,好好商议一番接下来的事情......”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顼妍衣无奈地摇了摇头,耸耸肩,这两个人啊,倒还真的是绝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