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6章:魑魅魍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6章:魑魅魍魉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06章:魑魅魍魉

  玉红莲已经好几天没有再出现在欧阳勰面前,她每天安静地待在自己的房里。

  她住的地方是上官凌为她专门挑的,越城本就不大,再加上连年被外敌兹扰,除了城里的一些百姓,驻扎的官员也早已寻了借口请辞,坚守留下的不过寥寥,上官凌等人来到这里,便让将唯一的最大府衙收拾出来,这座府邸面积并不是很大,不过也错落着五六处房屋,主殿和偏殿相邻,自然分别住了上官凌和欧阳勰,穆尔丹也在旁边......顼妍衣岳清灵还有上官天丽自然分为一处,住所很近,而玉红莲是后来到的,其他地方又都已经住了人,上官凌便让人将东南角的一处偏殿收拾了出来,好在那里似乎曾经有人住过,之后不知道因为什么一直闲置着,好在收拾起来也并不费力,她刚来的时候,没有地方,便谁在岳清灵的房间,不过岳清灵几乎也不回去,整天都守在陆冥的身边,就算回去,也已经深夜,岳清灵也不想和她说话,没过两天,闲置的房间便收拾了出来。

  玉红莲一个人坐在房间里,这几天一直低头绣荷包,此刻她的神情十分专注,

  自从上次去为欧阳勰送粥,不过是清火的白粥,却没想到让上官凌当场露出异样的神情,那眼神里一丝意外,一丝探寻,还有一丝无言地等待......总之,在那一刻,让她感到了危险的气息,

  战事纷飞的越城,与以往不同,想不到一碗清粥居然在这个时候如此敏感,那天本想给欧阳勰送燕窝,被天丽撞破,心想着送朴素的清粥总不会错,却发现白米却很少,她让罗永出去寻找,才淘来了一小袋,而且还是用了她不少金银,一心想着让讨好欧阳勰,却不知道,战事纷乱,别说贵重的汤品不能喝,连白米也极其稀缺,而且上官凌此行大部分的粮草都拿出来接济给了越城百姓,所剩的粮草已经不多,上官凌下令,他们与将士们的吃穿用度一视同仁,后申请的援军与粮草还没有到,白米更是有限,而这些,玉红莲并不知道,她自己亲手煮粥的那天被一个士兵看到,私下里更是与其他人讲了出来,又好巧不巧地传到了上官凌的耳朵里......

  玉红莲压下心中的不安,几天没有出门就守在自己的房里绣花,偶尔会到院中小坐,时不时地罗永和邓坤两个人在自己的耳边说着一大堆的“计划”。

  罗永推门走进来,递给她最近最近想要吃的梅子,她含一块放入口中,咀嚼了一会儿,愣了愣,“你在哪里弄的这梅子,和北溟的倒是一样......”

  罗永,也正是刘起,他看起来兴致不高,随口说一声,别人给的,外面买不到......

  玉红莲问道:“别人?谁给你的?”

  刘起不耐烦地说道:“有就不错了,别以为你这丫头真是主子,这要是论起辈分,你可是要尊称我一声伯父,要不是我现在受制于人,我何苦在这里给你当牛做马......”

  玉红莲凝眉,没再做声,难道是清灵?她一向刀子嘴豆腐心,知道自己喜欢吃这个,一定是她给的......自从自己彻底爱上欧阳勰的那一刻起,她的追逐和对方的轻而易举,让自己在这场感情游戏里变得滑稽至极,可是她却越陷越深,越来越不能自已,回想她们三个人,那次狩猎场上,三个人分别骑马朝着不同的方向,似乎就预示着她们的结果......

  梅子的果肉在唇齿之间变得更加酸涩,褪去一丝香甜,化成更多的苦汁流入身体里的所有角落。

  刘起心情本就不好,发泄完,看到她的表情,恍惚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心里五味杂陈,便沉默下来,忽然,血气上涌,袭上全身,刘起从椅子上滚落到地上,浑身抽搐,脸上瞬间露出青筋,痛苦难挡,他随手抓住一旁的木椅,用嘴狠狠地咬住,邓坤也就是阿士瓦走了进来,他也是手捂着胸口,一脸的苍白,原本眉目平平的五官,此刻表情也不再伪装,看到刘起在地上的样子,冷笑一声,坐在一旁......

  刘起仿佛见到了救星,跪在他面前,“大人......求您给了我解药,这几天的还没给,我实在......实在受不了了......”

  玉红莲无动于衷地看着,表情平淡,自顾自的沉思,然后继续绣着荷包,也不抬眼看他们。

  阿士瓦瞥了地上的刘起一眼,冷哼道:“来了这么久,让你去杀一个手废了的人都办不成,怎么,你是看到故人下不去手?”

  刘起一张黑斑的脸狰狞扭曲,他痛苦地说道:“大人,我......我真的去了好多次,奈何......奈何只要我一靠近就......就会有人出来......他身边有高手在,我又不会武功......我根本靠近不了他......”

  阿士瓦眉头微挑,他自然是知道,让刘起去接近顼承煌,不过是让他试探一下,他初到越城,曾想方设法找到顼承煌的住处,却敏锐地发现了异样,在他住的附近明显有一股强烈的危机气息.......

  他并没有指望刘起会成事,只不过他需要利用他来疏散对方的注意力,他才有机会伺机而动,

  “连靠近都做不到,刘大人,你真是让我很失望啊......再说,你进不去,难道就不能让他出来找你?”

  刘起惊慌失措,“大人,我.......您也不是不知道,我一旦露出真实身份,他们那些人岂不立刻撕碎了我?我......”

  阿士瓦笑道:“你倒还很惜命......却不知道......”他突然站起身,蹲下身,揪住刘起的衣领,笑得一脸残忍,“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亲妹妹,可是在前几天,因为顼承煌......死了.......就死在两军中间......”

  “你说什么?”刘起一脸的不可思议,瞪大眼睛看着阿士瓦。

  “你的亲妹米刘紫娇死了!”

  “你是说......”刘起整个人呆若木鸡,身子微顿,下一刻,他便说不出话来,蜷缩着身子,痛苦地翻滚,一双眼睛变得通红......脸上潮湿一片,分不清哪些是汗水哪些是泪水......

  “啧啧啧......原来你不知道啊,哦,对了我之前并没有和你说,唉......据说你的亲妹妹死相惨烈,你若不相信,就出去随便问一个人,她当时死在两军对阵前,上官豪和上官凌两边的人可都是看的真真切切......”阿士瓦拍了拍手,又安然自在地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翻滚痛苦的刘起......

  “何况,带你来越城难不成真要让你在这里苟且偷生过日子?”他瞥了一眼一直面无表情的玉红莲,笑道:“你们来,一个为爱奔千里,一个百年家族大厦已倾,我自然有我的目的,而你们又何尝没有?刘大人,往日的风光就算不再,但是你真的就此甘心?难道要这样一辈子抬不起头?我虽不知道你这些日子为什么奔逃,也不联系你的靠山上官豪,但你也应该还记得你有一个女儿刘婷雪,她现在可是你最亲的亲人了……无论如何,你也要早做打算才行啊……”

  刘起听到自己女儿的名字,目光一软,痛苦的表情揉杂着太多情绪,他艰难说道:“大……大人……我知道了……紫娇……我的妹妹……我要……我要报仇!”刘起忽然情绪激动,拼命喊出一声,眼一翻白,便晕了过去……

  玉红莲冷笑道:“你倒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让我们为你打前阵,不费你一兵一卒就瞒天过海,你最后坐收渔翁之利,啧啧啧……你果然是算计的清清楚楚,这一招隔山打牛,螳螂捕蝉……真是高明……”

  阿士瓦走到她面前,玉红莲本能地抗拒闪身而过,哪知道他却并没有更多地动作,倒是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只是斜睨了她一眼,笑道:“难道你现在就不是了吗?美人儿,你心里想的什么,别以为能骗过我,是我抓你过来的不错,但是你心里不想做,你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老实?还有......你这几天可是瞒着我做了不少好事,我倒真的佩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