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7章:惊闻伤心事谁是伤心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7章:惊闻伤心事谁是伤心人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07章:惊闻伤心事谁是伤心人

  玉红莲也不看他,冷哼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阿士瓦第一次连碰都没有碰她,就擦身而过,坐到之前的椅子上,笑了笑,“你这几天虽然没有出门去见他们,看起来安分守己地在房里,可是这两天你房里的丫头可是送出去不少美食,不是给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也不是你曾经的闺中密友......却是北溟公主上官天丽......”

  玉红莲一直面无表情,此刻终于有了反应......她的眼神开始闪烁,

  阿士瓦神情一转,道:“凑巧我闲来无事,便抢来一碗,还没有吃便闻出了一些其他的作料来......前两天她不过是打碎了你一碗燕窝,却没想到让你惦记了这么久,我更加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的......冷血无情啊,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在那碗汤里放了少量的迷魂散......时间依旧那人就会神志不清,随时发作,更可能会当众出丑......啧啧啧,我记得你们北溟有句话说,说什么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看来果然不假......你当真是一个蛇蝎美人儿啊......”

  玉红莲冷目一瞥,道:“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倒是你,现在应该抓紧做好你自己的事,少管一些其他的闲事,你应该也知道我朝太子和欧阳的本事,一旦被他们发现,后果如何,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还有,现在这里还有来自你们厥越的蓝起公主和穆尔丹王子,对于他们来说,在这么小的地方,寻找本族的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别到时候,自己的事情没有办完,你最好倒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呀......”

  阿士瓦一脸笑意地再次走到她面前,俯身向前,手突然狠狠地掐住玉红莲的脖子,玉红莲一下子被掐地说不出话来,惊吓对方的举动,直直地瞪着他。

  “我还是之前的那句话,你我本就在一条船上,我不好过,你也休想脱身......还有......那个上官天丽,你休想动她一个手指头,有能耐对你昔日的两个好姐妹下手,你自己做不到,就别想着拿别人出气......怎么,你输给了对方男人,连骨气连胆子也都不如人家?这就是你不如别人的原因,你让那个欧阳勰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却拿一些不想关的人出气,真是可笑至极啊......”阿士瓦一脸的嘲笑,看的玉红莲有苦说不出。

  “你......”

  阿士瓦力道加深,“幸亏被我发现了,否则你岂不是伤及了无辜?真是让人看不起你......”

  阿士瓦手突然松开,玉红莲差点断了气,一下子回缓,她猛咳了起来,平复许久,怒目圆睁,不可思议地看着阿士瓦,感受不出他其他的情绪,道:“你......对上官天丽?”

  阿士瓦笑道:“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事情,还有......我不管你怎么对顼妍衣和岳清灵,她们是你的故交,你愿意怎么对付就怎么对付,但是上官天丽......你不许动,否则......我立刻杀了你......”

  玉红莲第一次认真地看着阿士瓦,觉得他竟然有些陌生......

  阿士瓦不再看她,来到刘起身前,将一颗丸药送进了他的嘴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刘起醒来后,因为吃了解药,剧痛的感觉瞬间消失,神志恢复了清明,却是铺天盖地的都是刘紫娇死了......他的妹妹死了......

  他满腔地怒火无处宣泄,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分离已经大半年,以为很快就会见面,没想到,却先听到了妹妹死的消息,之前得知消息的时候,是毒发作,他的撕心裂肺和痛不欲生已经来过,此刻,刘起似乎比往日更加地清醒。

  他来到顼承煌的住所,地处正殿偏北角,附近住着太子上官凌,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不得已来到这里,心里因为害怕,迟迟不敢靠近,不光是因为附近时不时的黑影,还有那个上官凌他怕被对方认出来......

  但是,现在他再次站在门外,心里无比的平静,心无旁骛,唯一想着的就是要见到顼承煌......

  他一步一步向那房门走去,安静,死一般的安静,听到屋子里顼承煌的轻咳声,他眉头微挑,

  “什么人?”声音冷冽如霜。

  他回头,看到穆尔丹和顼妍衣正在不远处站着看着自己,还有刚刚问话的人,欧阳勰。

  刘起瞬间汗如雨下,急中生智,急忙低着头眼神迷茫,跑到几人身前跪下,“回几位主子......奴才在.....在找东西,奴才先前不小心遗落了一个荷包,对是一个荷包,那是奴才的妻子亲自所缝制,却不慎遗落在这里,奴才......正在找此物,想来是惊扰了几位,奴才该死......”

  顼妍衣笑道:“原来是红莲房里的罗永......是什么样的荷包?我们派人帮你找找......”

  刘起急忙拒绝道:“不必顼姑娘......”

  “你的东西怎么丢在这里?”欧阳勰忽然问道。

  刘起早已急出一脸的汗,急道:“回公子......是奴才......”他无意间斜了一眼,看到了旁边不远处的风景,“是奴才无意间发现这附近居然有一个小小的池塘,里面竟然还开着莲花,觉得很难得,虽然马上凋谢,那花也不如往日的结实,但是......这让奴才一时想起了一些往事,便情不自禁地走过来观赏了一会儿,却不想一时大意地将身上的荷包遗失......所以......”

  三个人同时看向不远处一汪很小的池塘,里面的确开着莲花,只是都已经凋败,不过却有一株开的还算顽强,还开着花叶,只是到底不如旺季来的赏心悦目,看起来竟有一种衰败颓唐之感,顼妍衣自然知道这里,她素爱莲花,时常来看望父亲,便会在这里驻足很久......

  “一段往事?看你的年纪应该已经不小,你看到莲花想起的往事,恐怕是与女人有关吧,从你话中之意,似乎这个人也与缝制这个荷包的人并不是同一个,是不是?”穆尔丹上前几步,来到刘起身前,轻声问道。

  刘起心焦如麻,他刚刚不过是随口说自己在这里寻找遗落的荷包,这自然是想要蒙混的借口,却被对方上了心,而问自己的居然是来自厥越的穆尔丹......

  “回殿下,奴才......那不过是,......那不过是奴才年轻时候的一段风月往事罢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人和事,奴才当时只是看到这花.....这花很美,就有些感慨而已,现在才想起来,原来是顼将军所在,被奴才给打扰了,真是不应该,真是不应该......几位奴才请赎罪......”

  刘起没有抬头,眼前是穆尔丹的双脚,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距离很近,他似乎可以感觉到对方的灼热的视线,似乎凝固在自己的身上一般......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对方不认识自己,可是却让他浑身不自在......

  也不知道过了很久,刘起几乎吓的汗水滴到了地上,都可以听到声响,在他马上就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对方终于开了口,

  “算了......你下去吧......这里是顼将军所在,你还是不要在这,以免打扰他休息......”穆尔丹看似平静,却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完后,便移目他处,不再看刘起,随手一挥......

  刘起立刻连滚带爬地站起身,急忙擦了擦额上的汗,向顼妍衣和欧阳勰行了礼,也不再找荷包,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欧阳勰笑道:“这个刘起果然还是老样子,还是这么怕死,连以前最擅长的做戏要做全套的技能都可以随时抛去,真是改头换面多少次到底还是本性难移......”

  顼妍衣走到他身边,叹道:“不过看他刚才奔过来的架势可不像以往的小心翼翼,这两天我可是一直观察他,今天的确与往常不一样,想起一两天前,他看到纸鸢的反应,看来心中还是有一些牵绊......不过,欧阳,你打算如何处置他......”

  “欧阳公子,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一问他,可否先让我与他做个了结?”穆尔丹转身,言语恳切,看着欧阳勰。

  顼妍衣对欧阳勰无声地点点头,希望他能答应,欧阳勰笑了笑,拉过她的手,笑了笑,“自然可以,我本来也没有想要他怎样,不过是要尽快收网,让他帮我钓出更大的鱼......显然,鱼儿已经上钩,现在由原来的敌暗我明变成了敌明我暗......我倒是感谢他的本性难移,省去了我不少力气......”

  说完,对面顼承煌所在的房间里面依稀可以听到他的咳嗽声,浑厚有力,却透着淡淡地刻意.....

  三个人同时看过去,露出了意味深长地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