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8章:一吻相思一双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8章:一吻相思一双人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08章:一吻相思一双人

  穆尔丹离开后,顼妍衣也向前走去,忽然手被人捉住,牢牢地牵住,十指紧扣,欧阳勰靠近她,他屏退了所有的侍卫,一时间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这里环境幽雅,更有一汪莲池,竟恍惚有一种落雨阁的意味.....

  蓝天,白云,清风,鸟鸣......欧阳勰温柔低首,看着顼妍衣的侧脸,嘴角含笑,

  顼妍衣笑道:“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有兴致?”

  欧阳勰道:“难得这一两日杂事较少,想着多陪一陪你,这几天辛苦你了......”

  欧阳勰宠溺一笑,刮了刮她的鼻尖,道;“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参汤放了什么灵丹妙药,我喝了以后觉得精神焕发,感觉整个人也轻松许多......”

  顼妍衣笑容雀跃,笑道:“那便好,那便好......不过还是要小心一些,不要大意了,你还得注意休息,知道吗?现在夜里日渐凉爽,你平时出门一定记得多穿一些衣服,哎呀,你瞧你,今天就穿的有些单薄,这样......”

  欧阳勰突然到她身后,将她搂住,顼妍衣微愣,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也住了声,欧阳勰笑了笑,“你让我房里的人每天勤换安神香,还让他们时刻备着铜捂子给我暖身......你虽然不能时刻在我身边,却如此细致周到地将我的日常琐事安排的面面俱到......我恍然有一种错觉,这大概就是你我婚后的日常......让我心向往之......”

  顼妍衣含羞低首,柔声道:“才没有......”

  “妍衣,等这边事一了,回去......我就娶你,这一次,我不会再错过你.....”

  顼妍衣身子瞬间僵直,愣了愣神,欧阳勰从后面抱着她,在她脖间闻了闻她身上的芳香......见她没有回应,他扳过她的身子,直视她的美眸,将她抱在怀里,“怎么......害羞?”

  顼妍衣把脸埋进他的肩膀里,声音迷蒙:“只是......有一点困......躺在你的怀里,很安心......”

  欧阳勰捧过她的脸,一双眼迷蒙微睁,双颊浮上淡淡地浅粉色,一张剔透晶莹绝美的脸庞,此刻泛着恬淡清灵的典雅,一双水眸此刻因为半眯而魅彩流转,也让原本姝璃清丽的脸上多出了几丝妩媚......

  院中的万物也似乎被两个人感染,识趣地风动却无声,连隐秘在暗处的暗卫也挪到远处,悄无声息,却传来一段声音极小的对话,

  “喂,你往后挪挪,挡我视线了.....”

  “主子的隐私你也不知道避讳,看什么看,不就亲个嘴而已......”

  “你懂什么?这风雅之事自然得配上美酒才对味,哎呀呀,不过我倒是觉得,主子这次似乎真的体力不如从前,你瞧瞧......哎呀呀.....”

  ......

  欧阳勰猛然睁开眼,眼风一扫,向某一处微微一瞪,只听那边有树枝微微颤动,顼妍衣想要转身,被欧阳勰邪魅一笑,继续拦在怀里,而下一刻,那边瞬间无声无息......

  沐泽低声回道:“遵命!”

  顼妍衣猛然抬头,追打她不让她胡说,反应有一点的大,天丽急忙讨饶,再次笑道:“妍衣姐姐快饶了我吧,嘿嘿......难道姐姐这个样子不像是相思病吗?我可是看我皇嫂嫁过来以后就时常这个样子,奈何我那个整日忙碌似乎不懂风情的皇兄一点不懂女人的心思,以前我觉得皇兄娶了她可惜,现在看这样子,倒是觉得是皇兄的不对,白白惹了女人的相思不相知,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顼妍衣一听,想到许文佩,有一时的感慨,便说道:“殿下现在也是为家国顾全大局,不过到底是因此冷落了太子妃,但是我相信,等大事落定以后,殿下一定会理解和回馈太子妃的......夫妻本就是相互成就,互相分担,我相信殿下一定不会辜负他人......”

  天丽笑道:“嗯,但愿如此,嘿嘿,你也是啊,我看你和欧阳那家伙,也快成为......夫妻了呢......嘻嘻......”

  顼妍衣只是浅笑,仔细看了看天丽,笑道:“公主今天怎么有空闲来我这里?我看你最近可是总去穆尔丹殿下那里......”

  天丽脸一红,急道:“哪有......唉,我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不舒服,又说不清楚,又害怕让皇兄知道,到时候少不得他又该是一顿说教,所以想先让妍衣姐姐给我看看......”

  顼妍衣一听,眉头微皱,急忙拉着她回了房间,仔细查看后,发现只是有一点小毛病,身子稍微酸软无力,导致头偏痛,一向活泼好动的天丽自己都察觉异样,想来之前应该有明显的症状,不过奇怪的是,这些症状很显然在这一两天逐渐的恢复,

  “看样子,你似乎是中了毒,其实应该算是一种迷魂散,不是让人昏迷,而是会让人渐渐神志不清,这种毒一旦长时间摄入,人就会变得呆滞,行为失常......但是现在看来,你体内又摄入了其他的药,中和掉了那个迷魂散,你现在出现这个浑身酸软的症状似乎已经不是中毒,而是解毒之后逐渐痊愈的样子......这.....”顼妍衣凝眉说道。

  上官天丽惊道:“竟会有此事?”

  顼妍衣道:“你最近可是有吃了什么东西?”

  天丽仔细回想,道:“没有什么啊,都是和大家一样,不过我最近饮食无味,就让厨房做了一些桂花汤,不过喝了三四碗就没有再喝了......”

  顼妍衣道:“那就要屈就公主几日,暂时不要声张,现在也解了那毒性,没有大碍,不妨咱们仔细瞧一瞧是谁下的手......”

  天丽应道,不过仍然是有些气不过,“真是不知道哪个狗东西,竟然吃里扒外,看来要好好整肃一番了,妍衣姐姐我听你的......”

  顼妍衣仍然不放心,又仔仔细细地查看天丽,确认没有其他异常才放下心来,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从即日起厨房的人和食材全部必须经过筛选,不容有误。

  罗永也就是刘起,在顼承煌的门前遇到欧阳勰等人,慌忙逃走,他惊吓之余,又心有不甘,与以往不同,自从知道妹妹刘紫娇死了,他整个人的状态由原先的小心翼翼变的稍微大胆起来,虽然他依旧是狼狈不堪地从那里跑出来,满头大喊,眼神慌乱,他一口气跑到了越城郊外的一处小河旁,他摊倒在河边,看着里面一张陌生的脸,眼泪终于倾盆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