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9章:残莲深处忆情浓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9章:残莲深处忆情浓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09章:残莲深处忆情浓

  多年的叱咤官场,数日的奔波苦楚,牵连出几番挣扎盘旋在心底最柔软的所在......

  刘起将手探入水里,使劲地搅动,终于彻底爆发出来,嚎啕大哭,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亲人的死亡还是与骨肉的分离,亦或是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感到惊慌彷徨......

  不知道从哪传来了悠扬的笛声,曲调哀伤,听起来像是一个人伤心人在远处呜咽,刘起伴着那笛音,哭的越来越伤心......

  不知道哭了有多久,他哭的累了,整个人没有了力气,他就着河水洗了一把脸,又驾轻就熟地立刻重新易容,把刚洗掉的黑斑一个一个地粘上去。

  他沿着小路往回走,刚才的笛声还在继续,他往前走,笛声也越来越近,他停下来,仔细聆听,似乎出了神,直到最后一个笛音结束,他仍然微愣在原地,那个吹笛的人背对着自己,刘起竟然不知不觉地走到那里。

  那人转过身,收起了笛子,轻声笑了笑,是穆尔丹,他瞥了一眼对方的脸,看到竟然满脸的眼泪,嘴角一勾,笑道:“想不到在这里居然有个男人听我的笛音听哭了......真是太意外了......”

  刘起急忙上前行礼,躬身道:“原来是穆尔丹殿下,真是奴才唐突了,没想到殿下会吹笛子,还吹的这么好听......恐怕不懂的人听了也会入迷......”

  穆尔丹笑道:“你叫......”

  “奴才叫罗永......”说完急忙抹了一把脸,将脸上的汗水和泪水擦干净。

  “你哭了?怎么,你也有忘不了的人?”穆尔丹慢慢走到他身前。

  刘起急忙道:“回殿下,怎么说呢,以奴才的这个年纪,自然是有一些情感经历,不过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奴才娶妻之前倒是有一些风花雪月的情事,不过在娶妻成家以后,就没有在旁顾他人了......”

  穆尔丹道:“人在年轻的时候情窦初开,总要经历一段回味无穷的感情,对于男人而言,得一个红颜知己,也是人生一大幸事,你说是不是?”

  刘起忽然想起了已经去世两三年的发妻,她从来都是刻板不懂风情,但是出自大家,与声名显赫的刘家联姻更是门当户对,可以说是强强联合,在他们成亲以后,更是一度让刘起本就才能一般,却攀登上了其他人遥不可及的位置,也在朝廷煊赫一时,风光无限,这对于一向虚荣的他而言,十分受用......不过,要说红颜知己嘛......他有片刻地恍然,道:“奴才与拙......与贱内不过是每日盘算着生活的一些琐事,到是很少能像殿下说的那般,享受人生的那些情乐风雅之事......”

  穆尔丹又道:“没想到你与你的妻子感情如此的好,一首相思曲,竟让你泪流满面,你很想念她?”

  刘起道:“不瞒殿下,贱内已经......去世多年了......奴才确实时常会想起她......殿下的笛声曲调哀伤,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个音调也让我想起很多年以前的一些年轻时候的事情......对,这个曲调似乎年轻的时候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刘起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对,就是这个曲调,我记得很多年以前,好像有个人......好像曾经为我唱过一首这样的歌,与殿下刚刚吹奏的音调很像.....,”

  穆尔丹抬步向前,道:“是吗?那你可还记得她?”

  刘起抬手在眼角边划了一下,眼睛又流出了眼泪,他把手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有一丝怅然和诧异......

  “说起来殿下可能不会相信,若不是今天无意间听到殿下的这段笛声,我根本都不会想起什么,这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谁还会去想起那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呢......何况......不怕殿下笑话,奴才已经这么大岁数了,太多东西也都已经淡了......不过,奴才却很诧异,今天恍惚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遇到的一些人来.....这都是托了殿下您的福......”

  穆尔丹仍然面无表情,一双手紧紧地握住手里的长笛,不死心地继续问道:“今天我也是想起了一位故人,所以才来到这里待一会儿,又即兴地吹了一段曲子,而你又在这里出现,又因为曲子流了泪,既然你我因为此曲在这里遇到,便是一种缘分,你也不必因为我的身份有所拘束,尽管畅谈便可......”

  刘起行了礼,“多谢殿下。”

  穆尔丹道:“你我皆是男人,你也曾年轻过,你方才说很多年前有一个人为你唱过这首歌,可还记得她?我倒是想听上一听,一定很是浪漫动人。”

  刘起果然陷入了回忆,双眼微眯,沉吟片刻,“是,如殿下所言,现在想来那一段似乎是奴才枯燥平整的人生里,最与众不同的一段记忆了......好像有一个很美的女孩子,她唱歌很好听,好像跳舞也很不错。”

  穆尔丹看到对方似乎真的在努力回忆,他再次拿出了那个长笛,将那首曲子吹奏出来,这次笛声一响起,一直凝眉沉思的刘起,果然猛然抬眼,恍惚那段并不清晰地记忆也变得委婉动人起来,化成一幕一幕的片段,展现在脑海里。

  一个官家少爷在路边遇到一个卖花女被纨绔子弟欺负,那天他因为不学无术,与几个人一起捉弄了一个跟了父亲多年的忠心老部下,之后被父亲大骂一顿,他羞恼不已,便出门喝了一些酒,胆子也比平时大了一些,走在路上正巧看到几个公子哥正围着一个柔弱的少女,那少女无助可怜,那画面竟然让他想起了自己被父亲责罚的画面,一时冲动,上前与那几个公子哥理论起来,没说几句,他们就打成一团,他一个人哪里是那些人的对手,被围殴地全身是伤,脸上也花了,情急之下,他拉着那少女的手突出重围,跑了很久,才甩掉了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