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16章:自古英雄配美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6章:自古英雄配美人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16章:自古英雄配美人

  欧阳勰扳过她的身子,想要摘下她的面纱,却被她制止,“不要你看到嘛,现在人家很害羞啦......”今晚的顼妍衣声音甜腻乖巧,现在竟然整个人埋进他的怀里,撒起了娇......

  欧阳勰揉了揉她的头,宠溺地笑道:“好好好,不看就不看,反正你什么样子我都见识过了......”

  顼妍衣嘴里发着鼻音,低声道:“哦?比如呢?”

  “比如......妖娆的你,可爱的你,大方的你,开心的你,伤心的你,虚弱的你,生气的你......呵呵呵......快让我看看现在的你......”

  顼妍衣埋进他的怀里,不肯出来,低声笑道:“你只要记得,现在在这里的是幸福的顼妍衣......”

  欧阳勰捧起她的脸,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触碰的一刻有一丝冰凉,他看着她的一双水眸,深刻温暖,眼前看到和手里的温度似乎形成反差,触手冰凉,入眼洋溢着暖阳......

  顼妍衣面上罩着面纱,微微随风浮动,加上她此刻的表情,竟犹如仙女一般灵动,让人不忍移目,欧阳勰痴痴地看着她,失去了语言,两个人安静地看着彼此,此时无声胜有声......

  突然,顼妍衣踮起脚尖,仰首捧住欧阳勰的脸,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他的嘴上轻轻浅浅地吻了一下,随后眉眼弯弯,柔声道:“欧阳,有你真好......”

  欧阳勰神情专注,突然低首紧紧搂住她,忘情地依附在一起......

  四周的萤火虫早已盘旋在空中,飞在两个人的头上,照亮一片独属于他们宁静明亮的天空.....

  天丽和穆尔丹自从上次的意外亲密接触之后,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再见过,天丽只要听到穆尔丹的名字就会下意识的四处搜寻,然后跑开,这让其他人感到莫名其妙,而另一个当事人穆尔丹也没有说什么。

  天丽正去找顼妍衣,路上遇到一个下人行色匆匆,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子,低着头,险些撞过来,“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两个人看到是天丽,急忙跪下,道:“公主赎罪,奴才是要去见穆尔丹殿下。”

  身后的女子也跟着跪在地上,不发一语。

  天丽道:“那有什么事要这么急?可是发生什么了?”

  下人道:“回公主,奴才身后的这个丫头,是不久前被穆尔丹殿下救下的,自那后,就时常来找殿下,想要报恩,今天在门口徘徊了一整天,说什么也不肯走,奴才没法子只好带她去见殿下,这一路走的急了些,没想到冲撞了公主,还请公主您恕罪......”

  上官天丽一听,仔细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少女,走到她面前,笑道:“哦?原来是要报恩?抬起头来让本宫看一看.”

  那女子慢慢抬起头,天丽心内一惊,忍不住在心里感叹,竟然还是如此标致的一个美人,只见少女有一张标准的鹅蛋脸,樱桃小口,一双灵动会说话的眼睛,让人看到忍不住心生怜惜,她一身的素衣,依旧遮挡不住美丽的容颜。

  “你叫什么名字?”天丽淡淡地笑道,眼睛仍然忍不住瞥了那少女一眼。

  那少女战战兢兢,像极了一只受了惊的小兽,配上她美好的容貌,真真是让人心生怜爱。

  “回公主,民女......民女叫春绣。”

  天丽问道:“你是来找穆尔丹报恩?他救过你?”

  春绣急忙回道:“回公主,不久前民女在路上遇到坏人,想对......对民女图谋不轨.....幸亏穆尔丹殿下......及时出现,打跑了那几个人,还赠送银两给民女度日......民女的父母从小就告诉我,要知恩图报,民女无以为报,愿意追随殿下为奴为婢......”说完,她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红色。

  天丽暗自撇了撇嘴,笑道:“他是厥越的王子,你可知道?”

  春绣道:“回公主,民女......民女是知道的。”

  “他堂堂厥越的皇子还缺一个奴婢?”天丽突然沉声说道,话锋一转,“再者,你是我北溟的人,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去为他国皇子为奴为婢,你这样做,可曾将我北溟放在眼里?还有,你可还记得自己还是北溟人?”

  春绣一听,一脸惊恐地看着上官天丽,连连跪拜,“民女没有他意,民女不是......”

  “天丽,又在胡闹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上官凌严肃的声音,天丽一回头,看到上官凌正背着手,一派威仪地站在那里看着她,在他旁边的正是当事人穆尔丹。

  天丽一时怔愣在原地,又看到穆尔丹低头看了一眼春绣,突然笑了出来,这让天丽莫名地感到不悦,没有来由地心生烦闷,就站在那里也不回答。

  上官凌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个人,便问一直战战兢兢地跪在一旁的下人,那人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

  上官凌回头看了一眼穆尔丹,笑道:“看来这事需要你处理了......”说完就离开了,离开前看了一眼天丽,让她一同离开,上官凌已经转身走了,天丽仍然一动不动,却也不看他二人,偏着头,上下左右看了一遍......

  穆尔丹走到春绣面前,屏退了旁边的下人,那下人如释重负,飞也似的跑开了,

  穆尔丹伸手扶起春绣,问道:“原来是你,我不是已经告诉你,那是举手之劳,你不必如此......”

  天丽站在一旁,看着他扶起她的手,小声地冷哼,穆尔丹背对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他的嘴角微微扬起。

  春绣害羞地低头,柔声道:“殿下,民女别无所求,只想留在您身边,服侍您,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穆尔丹笑道:“你父母怎么会舍得让你如此?”

  春绣眼泪如雨而下,哭道:“不瞒殿下,民女的父母去年已经在饥荒里去世了......只剩了民女孤身一人,如果上次没有遇到殿下出手相救,恐怕......恐怕民女也早已命丧黄泉......”

  “倒是可怜,但是我身边真的......”

  “真是英雄救美的典范,没有想到穆尔丹殿下如此怜香惜玉,也不知道当时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让人家好好的美人儿屡次到访,誓死追随,真是感人......”天丽一边说一边鼓起掌来。

  春绣更是低下头,脸上露出了娇媚又可怜的神情,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难以抗拒,连在后面一直站着的天丽看到,都有一些恍惚,觉得是不是刚才自己对那少女说的话有些重了?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留下来吧......”穆尔丹没有回头,勾唇一笑。

  在场的其余两人,一个惊喜含羞地叩拜,一个猛然抬头,表情微怔,双唇紧抿,透着一丝不悦,随即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

  穆尔丹回头,看着上官天丽的背影,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看到她不似以往地欢脱步伐,此刻,那背影透着满满的不开心,他双眼微眯,心中溢出一丝淡淡地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