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18章:心之所向心魔难挡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8章:心之所向心魔难挡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18章:心之所向心魔难挡

  顼妍衣走到子锐身前,手突然被拉住,欧阳勰护在她身前,她含羞低首,跟在他身后,在一段距离下,她仔细地看着晕倒的子锐。

  虽然衣服是新换的,手臂上隐约地露出伤口,她走上前,一手被欧阳勰拉住,一手上前仔细查看子锐周身,发现他身上赫然出现诸多伤口,

  “看来他在被做成毒人之前受过严酷的酷刑......”顼妍衣起身,

  子铭痛苦说道:“一定是上官豪,上次子锐见我,其实已经犹豫想要跟我一起回来,再加上,之前子锐因为担心我,跟着跑来想要救我,都是因为我,他才会被害的......如今,我们兄弟两个人再也不能重聚了......殿下,刚才他......刚才子锐他......他居然想要杀我......”

  他说完,已经泣不成声地跪在那里......

  穆尔丹走上前也看了看子锐,说道:“看来这个毒人是上官豪故意为之,不过将他明目张胆地放过来,叫那些两万人看到,恐怕会心生异心,这一定也不是上官豪想要看到的......那么按照子铭的说法,看来这个子锐在数天以前就已经遭遇不测,被做成了毒人,与其说是上官豪放出来的,倒不如是子锐自己逃出来,许是血缘相引,让他一路找到了这里......”

  上官凌道:“似乎有一定的道理......”

  身后的天丽惊呼,她一直不敢靠近,但是其他人都向前靠近,只有她一人在后面,有些六神无主,

  蓝起走过去,轻笑道:“平日里看你胆子倒挺大的,没想到如此胆小......不要怕,没有事的呀......”

  天丽趁机抓住蓝起的手臂,低声道:“我......我才不怕呢......我.....我只是......”

  这时,穆尔丹勾唇一笑,对着上官凌等人笑道:“蓝起正好有法子对付这种神志被控制的人......不妨让她试上一试,短期内可以解决一些恐慌,还有时间去商量一下对策......”他一边说,一边向蓝起和天丽的方向走去,眼睛也不看向天丽,只是瞥了一眼蓝起,身子始终背对着天丽,停在蓝起面前,不过却结结实实地将天丽挡在身后,形成一个安全的保护屏障......

  蓝起听到穆尔丹的话,也没有再去注意天丽,道:“皇兄说的可是......可是那个解蛊银针?”

  穆尔丹含笑道:“不错,而且你不也用它将神志混乱的隆多恢复成如今的乖顺模样?”

  众人纷纷看向蓝起,子铭一听,立刻停止了哭泣,好像看到了神仙显灵一般,眼睛瞪得老大,看着蓝起,

  蓝起拧眉道:“那倒是不假,那正是当初我对隆多施针用的法子,不过......这巫蛊之术和毒人可是有本质的区别,我恐怕......”

  “蓝起公主,求求您,发发慈悲,救救我可怜的弟弟吧,只要您能治好他,让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子铭跪着走到蓝起身前,一边磕头,一边哭道。

  隆多刚想要上前发作,蓝起立刻制止,她有些为难地对子铭说道:“你先别这样,我说了,隆多当初是中了蛊,你弟弟是由内到外被做成了毒人,这两者是不一样的......不过,你放心,我会为他施针,看看有没有效果,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你不要因此以为我只要施针就能治好他......”

  穆尔丹道:“不错,不过是看看有没有其他效果,我刚刚看到他身上的毒性很强,不过隆多的蛊毕竟也是用毒药做引子,就算不能让他完全好转,但是,通过他身上,兴许还能找出对付其他毒人的法子......”

  子铭哭道:“不管怎样,子铭在这里给几位磕头了,反正子锐已经如此,只求能有万一可行的法子......就算不能治好,也希望殿下和公子......求你们不要杀他......”

  上官凌道:“你且放心......来人,将子锐抬走,另外,沐泽,你多派些人手,记得时刻保护蓝起公主的安全,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说着,他便立即吩咐下去,沐泽领命。

  那些人抬起子锐,在路过天丽身边的时候,天丽害怕的闭上眼睛,正不知所措,她胡乱伸出手去,拉住了什么,稳定了心神,

  天丽半眯着一只眼,偷偷看向子锐被抬走,终于舒了一口气,上官凌和蓝起还有隆多几人一同离去,她一偏头,看见顼妍衣捂着嘴偷笑一声,看着自己,天丽歪着脑袋,不明所以,这时,她似有所觉,慢慢看向自己的手里,原来刚才情急之下,拽住了站在自己身前穆尔丹身后的衣角......

  天丽向上看去,看到穆尔丹也刚刚转过身,看着她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来,天丽猛然回过神,立刻松开了手,逃也似的跑走了。

  顼妍衣看着天丽跑走的方向,轻笑出声,一转身,看到欧阳勰正一脸痴缠地看着她,眼里的深情几乎要决堤而出,顼妍衣害羞低头,手突然被对方紧紧握住,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拉着她向后面走去。

  此时,在栗城,一声脆响吓得大堂跪满了人,几个人刚汇报完子锐的下落,上官豪便一脸怒气,摔掉手里的茶盏,一言不发,几个人不敢吱声,刘婷雪走进大堂,屏退了那些人,一伸手,身后的丫鬟将参汤端来,她拿起放到桌上,柔声道:“上官哥哥,你不要生气,前些日子的伤刚好些,可别再气坏了身子......”

  上官豪最近本来因为阿士瓦一直没有回信而心生怨气,如今刚刚做出来的毒人,又自己跑掉,而且还是跑到了对面的越城,一系列的事情,让他再难沉住气,此刻也算是终于爆发了出来......

  他偏过头,看了一眼刘婷雪,脸上淡淡,不过刚刚的怒气稍微平复了些,道:“你怎么来了?”

  刘婷雪笑道:“上官哥哥可是在气恼毒人逃走?虽然我对这些大事并不是很清楚,不过关于逃走毒人的身份,还是听下面的人议论过一些,也顺便了解了一二,上官哥哥当初选中他做毒人,不也是看中了他的身份?越城可是有一个人是他的双胞胎哥哥......”

  上官豪道:“上官凌素来爱才惜才,对下面的人也是心慈手软,而且......他们最近不就是想利用怀柔的策略让我这两万民兵与栗城产生嫌隙,松动他们的意志,想要感化他们吗......那个子锐当初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想要跑到对面,不管他当时是为了什么,想要叛逃还是只是担心他的兄长,如今,他变成了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