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19章:血浓于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9章:血浓于水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19章:血浓于水

  刘婷雪道:“如此一来,对栗城全军倒也算是一个警醒,既杀一儆百,遏制住了他们的异心......也为我方增添了一员‘虎将’,可是......会不会有人也因此会质疑上官哥哥对自己人有些残忍?”

  上官豪无所谓地笑了笑:“无妨,那子锐自从上次在战场上不分敌我,公然跑到对面之后,日常里也是精神恍惚,心事重重的样子,后来我派人查了他一下,结果居然发现他私下里与对面越城他的哥哥见面,这么明目张胆,我若还不处置他,才有问题......只是......没想到竟让他逃脱,还跑到了对面,这真是我始料不及的!”

  刘婷雪拿起桌上的参汤,用手轻轻在上面扇风,说道:“听闻双胞胎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如此看来,就不足为奇,不过让我惊讶的却是那子锐已经成为毒人,却还是保持这份感应,真是难得......”

  上官豪面无表情,他当日看到子锐子铭两兄弟之间的血浓于水,之后那子锐又开始与对面开始私下有了往来,故而他盘算着用子锐来离间对面......哪成想,毒人还在制造中,便被他逃脱了......

  刘婷雪看着他一脸阴沉的表情,柔声道:“上官哥哥,你不要苦恼,都说双胞胎之间心灵感应强烈,或许是当时子锐感受到他哥哥子铭的担心,即便是被控制还是追随而去,这并不是他人想控制就能控制的住......不过......在我看来,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上官豪看了她一眼,“哦?”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刘婷雪拿起参汤,测试了一下温度,递了过去,“温度尚可,上官哥哥喝了吧......”

  上官豪随手接过,开始喝汤,一双眼睛直直望着刘婷雪,刘婷雪在他对面坐下,笑道:“上官哥哥,之前我定期会进宫陪伴太妃娘娘,有一次她曾给了我一个香囊,我一直带在身上,前几日,不小心淋到了雨,我怕里面湿了便第一次打开来看,竟然是一页纸,似乎是从某本书籍里撕下来的某一页......”

  上官豪一边津津有味地喝着参汤,一边看着她。

  刘婷雪笑道:“上面正好记载着双胞胎或者有血浓于水的亲人之间,制成毒人的最佳炼制秘籍......也就是说,与其他毒人不同,这种人做成的毒人,一旦按照上面的方法炼制,杀伤力比其他的更强......”

  上官豪听完眼神瞬间亮起,将手里剩下的参汤一饮而尽,擦了擦嘴,笑道:“哦?可是当真,你的意思是说那子锐比其他的毒人破坏力岂不是更强?”

  “不错!”

  刘婷雪说完将手里的香囊拿出来,把那张纸递了过去。

  上官豪接过来,眼睛更加明亮,这不就是他那本父亲留下的毒人秘籍的其中一页?

  原来还有这样一种方法,上面记载的正是利用至亲这一点,尤其双胞胎,一个被控制,一个清醒,被控制的毒人不但可以牵制清醒的那个人,甚至可以利用清醒人的功力和身份去加强毒人的威慑力......而现在就是这么凑巧,身边正好有这样一对双胞胎......

  最关键的是上面记载的方法,是可以远距离操控的......

  上官豪笑道:“这个竟是母后给你的?”

  当年的书籍也是母亲交给自己的,当时少了一页,没想到那一页在母亲那,只是不知道这一页是她在宫里所得还是从他处所得......

  刘雪婷道:“不错,不光是这个,这里面还有一个字条......”说完将一个细长的纸条递给上官豪。

  上官豪拿过来,上面是熟悉的字迹,写着,“吾儿平安胜意,随心而为......”

  简单的几个字,每一个字似乎用力写下,深刻又醒目,上官豪看到,目光微震,原来母亲还是爱自己的,十几年的时间,在自己最需要母亲守在身边的时候,她用冷漠一次次地回绝自己,这么多年,他不曾进宫见过她一次,仅有的几次见面,也是她出宫才形成。

  母亲每年的生辰,他都是托刘婷雪进宫陪伴,送过去一些随便选的礼物,在他的印象里,已经习惯没有母亲的陪伴,甚至看到别人有母亲的关心也可以做到无动于衷,

  母子之间的冷漠,换来了旁人对自己的非议,还有母亲在宫里更加高等的待遇......

  此刻,上官豪看着字条上的几个字,他脑海里飞速地过了一遍这些年的种种,原来她是如此良苦用心,原来她一直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自己,因为她的冷漠,才让自己更加坚强,她还将父亲的雷霆军几位心腹放在自己身边,从小教导自己,雷霆军的那几个人,会定期向她汇报上官豪的情况......事无巨细,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她从来都没有错过孩子长大的每一个时期,只是除了她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也包括上官豪自己。

  上官豪自从来到栗城,就一刻不停地在做打回北溟的准备,他想起离开那晚传来的消息,莲太妃刺伤皇上......那几个字,一下子将这对母子多年以来冰冻的亲情一点点融化......

  他时刻铭记,来到栗城瞬间投入反扑的计划,可是,他知道路漫漫,仅靠雷霆军短期内打击北溟,简直天方夜谭,长驱直入的计划是不可能马上实行的,他只能伙同阿士瓦,弱化和分解北溟内部......上官凌和欧阳勰他太过清楚他们的实力,因为了解而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即便了解他们,也仍然不知道他们的多变路数,他只有退而求其次,守在远处站在暗处,可是,经过这些日子,他还是被一一看破......

  如今竟然还是用了毒人的法子......

  即便不齿,可是一想到母亲的境遇,他不敢再耽误下去......

  刘婷雪看着他微动的表情,叹道:“上官哥哥,娘娘她......如我之前所说,她是爱你的,天下间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母亲,我想,经过这些日子,你夜一定明白了她对你的良苦用心,只是......作为一个母亲,即便你成就千秋霸业,她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平安罢了......你看这上面的字数寥寥,却涵盖了她满满的祝福,上官哥哥,未来的路途很凶险,或许她也希望你能及时收手,及时自保......只希望你能平安啊......”

  上官豪回过神,仔细看了看刘婷雪,道:“你想说什么?及时收手?你可知她为了我还在上官齐手里,就算他现在不会将她怎么样,但是以后呢?她为我行刺君主,往后的日子,你我皆知......”

  刘婷雪还要说什么,被上官豪摆手制止,“你不要再说了,我本以为,你一直是与我同心,却不想也这般不懂我......字条上面还有随心而为四个字,我会一直随着我这份心,一直走下去,至于你,如果你怕了,那么你就离开,我自然不会勉强你半分......”

  刘婷雪急道:“上官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是......我只是很担心你,我想娘娘她也一样啊......”

  上官豪起身不愿多听,手里拿着那两张纸正打算离开,突然,腰间多出一双手,紧紧地从身后环抱过来,将自己抱住。

  “上官哥哥,我不会离开你的,你走到哪里,婷雪就要跟到哪里,从小我就一直跟在你身后,那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非你不嫁,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一定是......任何人也不会改变分毫,我刚才所说的,也只是在担心你,但是你要相信婷雪,婷雪的心从来没有动摇过分毫......”刘婷雪将脸埋进上官豪的后背里,发出闷闷的声音,轻柔又坚定。

  上官豪低下头,看着她紧张握在一起的手,心中一软,轻声道:“也罢,我相信你,我自然是相信你的.....”说完,轻轻叹了一声,转过身,将她抱在怀里。

  她的头上传来淡淡的芳香,上官豪忍不住靠上去闻了闻,觉得似曾相似,这香气让他心神微荡,恍惚间眼前闪过一张绝美的容颜,眼神里夹带着天生的清冷,偶然一笑,绝色倾城......刘婷雪的声音乍起,让他转回心神,连带看着她的眼神里也多了七八分的温柔和暖意......

  刘婷雪柔声道:“上官哥哥,这个对付毒人的法子,希望能给你带来好运......”

  上官豪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轻声道:“嗯,谢谢你,我马上去研究一二,希望尽快落实......这上面可以对毒人隔空指挥,我想这下子,有上官凌他们忙的了......”他再次打开字条,看着上面的一行字,露出即将得逞的笑。

  说话间他转身离开,右手被刘婷雪紧紧拉住,他看向刘婷雪,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温柔的笑意,轻声道:“乖......”

  刘婷雪没有说话,从刚才一直安静地看着他,嘴角微微扬起,看起来温柔又暧昧,

  她的手紧紧拉着上官豪的手,在对方充满注视下,一点一点地松开,听到对方的话,便乖乖地点了点头,绽放笑脸,看着他,看到他一脸满意地离开,消失在门边,她的嘴角才一点一点的落下,眼里的笑意仍然残留些许,此刻看来,却透露着一丝诡异......

  上官哥哥,我不会离开你的,你走到哪里,婷雪就要跟到哪里,从小我就一直跟在你身后,那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非你不嫁,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一定是......任何人也不会改变分毫......”

  上官豪用三天的时间,钻研那页纸上的文字,而在那期间,在越城的子锐,已经进入蓝起的治疗时间,已经两天,子锐始终没有醒来,她用当初控制隆多的方法,在子锐的身上施针布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