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0章:暗中较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0章:暗中较量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20章:暗中较量

  上官豪用三天的时间,钻研那页纸上的文字,而在那期间,在越城的子锐,已经进入蓝起的治疗时间,已经两天,子锐始终没有醒来,她用当初控制隆多的方法,在子锐的身上施针布针......

  第一天毫无反应,第二天子锐才有了一点点的反应,并且可以跟随她的针反射一些动作......这让在座的上官凌等人,大为惊喜,这就意味着此方法在毒人身上是有一定作用的......那么,这样一来,只要他们尽快钻研快捷击倒毒人的方法,就算上官豪到时候全部放出他做出的毒人,也不足为惧了.....

  上官豪根据毒人秘籍里的内容,仔细钻研了一番,很快掌握了其中的奥妙,子锐和其他毒人一样,神志被毒侵入全身,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他有一个双胞胎的兄长,两个人的体态特征几乎相同,而且血浓于水,秘籍里有关于双胞胎的一个血咒,利用已经被做成毒人的其中一人,牵制另一个......血咒一旦成功,子锐的功力不但会大增,而且还会通过清醒的另一个人的神识被施咒者全面掌控,也就是说,子锐出现在越城,便在无形中成为了上官豪安插在那的得力助手......

  上官豪与蓝起几乎同时发力,在子锐的身上,注入两股无形的力量,相互牵制,相互拉扯,昏迷的子锐在痛苦中变成了越城和栗城之间中枢较量的筹码。

  只是越城的人并不知道上官豪已经通过他强大的内力几乎将血咒融于子锐的体内,所以又过了三天的时间,蓝起在施针的过程中,察觉到了异样,发现子锐的脉象似乎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她看起来十分吃力,看到她的表情,一直守住她旁边的隆多,靠近她,口不能言,却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痛苦,他双手放在她的后背上,注入了自己的内力......

  蓝起瞬间发力,身子弹起,缓了好一会,她才放松下来,上官凌等人急忙上前,顼妍衣扶住她,“怎么回事?”

  蓝起道:“不知道,感觉他体内突然多出一股其他的力量,神秘又强大......”于此同时一直站在角落里的子铭忽然一脸苍白的摔倒在地,表情痛苦,挣扎了几下,就晕了过去......

  天丽很害怕一直跟在上官凌身后,却还是忍不住好奇,她悄悄睁着半只眼,看向床上,

  突然,子锐睁开眼,双眼漆黑空洞,身子瞬间弹起,直接向天丽的方向奔来......

  “啊!”天丽吓得紧闭双眼,一动不动站在那里,上官凌飞身推开天丽,赤手空拳地迎向子锐。

  穆尔丹飞速奔到天丽身边,一手揽过她的腰,稳稳地接住她,吓得天丽埋头钻进了穆尔丹的怀里......

  欧阳勰第一时间将顼妍衣护在怀里,蓝起也被隆多抱住,隆多虎视眈眈地看着子锐......

  子锐的眼神狠厉,不过须臾,他的眼睛竟然渐渐变了颜色,变成了红色,整个人仿佛从地狱而来的魔鬼一般......

  不过他体内的两股力量同时注入,已经不分伯仲,此刻,上官豪所控制的血咒在他的体内彻底爆发,他现在每走一步都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制,表情痛苦到了极点,如僵尸一般亦步亦趋,当他走到晕倒在子铭身边时,机械地转过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人,

  就在这时,欧阳勰上官凌还有穆尔丹互相对视一眼,同时出手,如闪电一般,击向子锐。

  他现在身上只有一半的血咒,另一半始终融不进去,上官豪几乎停下手里的所有事情,争分夺秒地进行血咒掌控,内力催使着他满头大汗,表情狰狞,他耗费了三天三夜,仍然无法成功......总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自己拦住,那股力量与自己的血咒分别占据一半在子锐的体内,似乎在分庭抗礼......

  于是,他改变战略,时刻催使那另一半的血咒,终于,让一直昏迷的子锐苏醒过来。

  子锐此刻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毒人,他身上的血咒,让他杀伤力极强,上官凌等人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周身散发的危险气息。

  上官凌看了一眼震惊的蓝起,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现在这个样子似乎已经再难掌控。”

  蓝起道:“是血咒!不好,大家快走!”他刚好看到子锐突然抱起子铭,

  众人闻声,急忙向院中跑去,魔化的子锐也抱着子铭紧随其后,然后,发出撕心裂肺且恐怖的叫声。

  子铭紧锁眉头,睁开眼睛,他醒来,看到一双腥红的眼,立刻大喊,“子锐,你醒了......”发现弟弟的不对劲,又环顾四周,看到对面时刻防御姿势的主子们,他迅速站起身,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蓝起喊道:“子铭,你快过来,他似乎已经被控制了,他现在不再是你的弟弟,你到这边来,那边太危险了!”

  子铭一脸的难以置信,回头看向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亲弟弟,看着他满目狰狞的表情,痛哭出声。

  而这边子锐耳朵微微颤动,耳边似乎响起了轻微的人声,时刻传唤给他一个信号,杀欧阳勰,杀欧阳勰......

  子锐身子瞬间飞起,直奔欧阳勰而去,

  众人反应很快,迅速出招,抵挡住子锐强烈步步杀招......

  天丽害怕地跑到顼妍衣身边,紧紧抱住她。

  所有人都在与子锐缠斗,却无人注意到,刚刚还在痛哭不止的子铭,此刻已经安静地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手几不可察地颤抖着,似乎正在承受着某种力量,牵扯着他......

  突然,他手终于动了一下,抬起头,他的嘴角诡异的勾起,目之所及,正是一身红衣的顼妍衣和受了惊的天丽,子铭拔出腰间的长剑,向前刺去!

  “啊!”天丽大声呼喊,惊恐地瞪着一双大眼,看着刺过来的子铭,根本没时间反应,就在这时,她被一旁的顼妍衣用力一推,身子向旁边摔去,

  “不,妍衣姐姐!”天丽呼喊妍衣的名字,看到顼妍衣情急之下,救下自己,而她迎面对着突如其来子铭的剑......眼看那强烈的剑风卷起周身翻卷,顼妍衣的长发被风带起,纷飞漫漫,欧阳勰另一侧听到天丽的声音,紧张回望,众人闻声转过头,正好看到这一步,欧阳勰飞速奔去,那子锐又从中袭击而来......

  顼妍衣眼看着子铭的长剑就要刺穿自己,闭上眼,感受面前强烈的风,却意外地没有刺痛......她睁开眼,看到一脸痛苦的子铭,拿着长剑的手剧烈的颤抖着,子铭脸上瞬间都是汗,表情痛苦,似乎被无形的力量牵扯,让他停下来......

  与此同时,在栗城,上官豪口吐鲜血,汗流浃背,一脸的惊惧,

  “好险......幸亏......”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后怕......刚要杀的人先行一步移开,差点铸成大错,上官凌冷冽的眼,发出强烈的凶光,真是棋差一招,不敢怠慢,他立刻坐起身,盘膝坐定,集中精神,全神贯注地疗伤......

  越城,子铭收住内力,瞬间逆流,口吐鲜血,刚刚无神的眼睛恢复了清明,他睁开眼看向四周,看了看手里的长剑,瞬间丢下,瘫坐在地上,“我这是怎么了?我......我刚刚做了什么?”

  欧阳勰用最快的速度反击子锐,奔到顼妍衣身边,抱起她,“你怎么样?没事吧?”脸上因为着急布满汗水,满眼后怕地看着顼妍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