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2章:陈年往事几多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2章:陈年往事几多隐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22章:陈年往事几多隐

  以为终于可以解放几日,他拿起熟悉的朝服,竟然有些热泪盈眶,可是,下一刻,却听到阿士瓦说道:“你便代表北溟朝廷要臣,亮相在附近的天照国面前,我会让我的人与你一起,代表北溟送给天照国一份小礼物......”

  天照国,除了西北部的厥越,是距离北溟最近的一个国家,他位于北溟东部,这么多年与北溟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早在十几年以前,天照国国主白珏在战场上和上官齐交过手,当年两人都还是皇子,白珏不敌上官齐受了伤,后来他气愤不过,在下一次战争里,他公然挑衅北溟,尤其是叫嚣上官齐。

  上官雷当时圣宠正浓,他自告奋勇,要求一同出征,皇上便三令五申,命令上官齐务必要保护好上官雷,二人无比平安归来,却仍然放心不下,更破天荒派了朝中所有的武将陪同,可以说生怕上官雷受伤,袒护之心,前所未有。

  上官雷当时恃宠而骄,独揽皇上的宠爱,他更加想要通过立下一场战功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更想要因此改变其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在朝廷立威。

  哪知道,到了前线战场上,才知道,与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充满着血腥和杀机,危机四伏,让他胆战心惊。

  经过上一次交手,天照的皇子白珏已经暗自视上官齐为平生劲敌,他十岁便随父战场杀敌,几乎练就了实战的一身本领,多年的磨炼让他几乎没有遇到一个能过与他超过十招的对手,而上一次,遇到了上官齐,自己身上第一次因为对手挂了伤......这让他既新鲜又兴奋。

  天照国的第一猛将在下一次迎战中,白珏首当其冲地站了出来,更在战场上扬言要一雪前耻,上官齐上一次与他过招也觉得十分过瘾,便欣然迎战。

  两方对决,双方在彼此主帅的要求下,如没有命令,不许妄自行动,

  而一直在队伍里骑在马上的上官雷,他看着场上面缠斗在一起的两个人,那两人的表情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相见恨晚,但是彼此似乎在上一次的较量后,好像都默契地回去琢磨了双方的招数,所以,这一次,场上两个人已经过了几十招仍然无休无止,不过身为两国的皇子,此番较量定然在史册上药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招招精彩,步步惊心,双方将士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两个人,

  上官雷坐在马上,听到身后众人忍不住赞叹惊呼,纷纷惊叹上官齐的武艺超群,看样子,那位天照国素有“杀神”威名的白珏今日恐怕会败在北溟皇子手里,上官雷便仔细瞧着那白珏的表情,似乎隐约露出了吃力的神色,议论声和赞叹声络绎不绝,有的甚至忍不住大喊出声,这让一心想要立功的上官雷心中十分不爽。

  他悄悄从背后卸下一直带在身上的弓箭,眼睛和大脑同步梭巡着场上的两个人,心中开始仔细盘算和计划......

  这次他一定要立功,这次他一定要立功......他并不满足只有父皇的荣宠,其实他一直深知一个铁一般的现实,得到朝廷上下的一致认同,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里,他举起了手里的弓箭,调整心神,瞄准目标,屏住呼吸,松开手发射......

  他对自己射箭的功夫还是充满了信心,此刻,他的脑海里已经看到父皇惊喜还有那些群臣跪拜在自己面前的美好场景。

  场上的一人瞬间摔下马去,上官雷松了一口气,不过对方只是肩膀中箭,似乎并没有射到要害,但是,他还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天照国素有“杀神”的猛将,更是天照当今皇子白珏,当场落马受伤......

  上官雷心中雀跃,一心想着,他做到了......于此同时,他感受到千军万马的瞬间死一般的安静,他笑了笑,得意非常,可是,却在下一刻,感觉到莫名的窒息,他环伺四周,看到北溟的所有人士兵露出惊讶和......鄙夷?是鄙夷的表情看向自己?

  一双灼热的目光从场上传来,他猛然抬头,看到上官齐一边摇头看着自己,一边对自己露出震惊和不齿的神情......

  难道不是最终击败对方的那个人就是胜者吗?最起码,不是他上官齐,是他上官雷......

  这个可笑又无知的做法,很快得到了回应,上官齐骑着马,当场折返军中,飞身而起,冲向上官雷,双脚卷起,揣在上官雷的身上,大喝,“你真是丢人丢到了战场上!”

  上官齐回身向隐忍箭伤的白珏致歉,提出当场休战,愿意等对方伤好再战......

  上官雷的举动史无前例,坏了战场上的规矩,不但不光明正大,更让人不齿,也让他成为军中的笑话。

  因为当天,两队对战之前,双方主帅默契对视,不约而同想到了第一次似乎意犹未尽的决斗,于是两人提出,不动一兵一卒,要在两军对阵间,一决高下,而上官雷后来骑马赶到,居然半路出箭伤了人。

  上官齐一脸诚意地道歉,那受伤的白珏,自然看在眼里,他遥遥地看了一眼上官雷,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长久不移目,天照的兵马看到自己的主帅受了伤,早就想要出手,却因为没有得到命令,始终不能动弹,一脸愤很地看着对面......战场瞬间杀机四伏,但是白珏不但没有露出半分恼意,还一直看着出手伤自己的人,眼神里,有讥讽,有不屑,有意外......他一双眼又看了看上官齐,同样的皇子,竟然如此天差地别,如果说北溟让自己遇到了第一个难得的对手,今天,他有幸领教了北溟另一个草包一样的皇子,而且还是得宠的皇子......

  白珏看着上官齐和上官雷两个人,嘴角勾起,他自然听说过北溟有一个受宠的皇子也一同跟来,也了解了对方的实际身份......

  而因为受伤的缘故,他一脸的苍白,但是却给人一种容光焕发的感觉,大笑不止,随即,不但当场接受了上官齐的建议,更提出全面撤出北溟,所有人震惊不已,

  白珏胡乱地自行包扎了肩上的伤口,咬牙飞身上了马,留下意味深长的话,

  “天照三年内不会进犯北溟,不为惧怕,只为棋逢对手,深觉不易,但是......三年后是否入北,也只为齐逢对手......”

  说完这句话,白珏一脸笑意地看着上官齐,那双眼睛里,渗出太多的内容,让上官齐第一时间接收到......

  北溟天照接壤,素来互不干扰,最近的摩擦,皆是因为,双方日益壮大,开始争夺在两国交接处的一座城池,正是栗城,栗城虽然地处两国中间,还临近厥越,但是严格来说,大部分靠近北溟更多,因此北溟自然不会轻易相让,多年来更是争辩不休......

  因为栗城,让当年还是少年的白珏和上官齐有了亦敌亦友的惺惺相惜,而那句话,更是透露了白珏看穿了当时上官齐尴尬的处境,他于军前承诺撤军,并提出三年不会有任何动作.....

  那三年间,上官齐和上官雷争夺北溟皇位如火如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