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3章:借刀杀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3章:借刀杀人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23章:借刀杀人

  那三年间,上官齐和上官雷争夺北溟皇位如火如荼......

  两年后,上官齐成功登基,顺利登上北溟的皇位.....据说当年,白珏早一年,而在双方登位的那一天,都收到了来自对方的大礼,

  而上官齐当年也因为当日收到天照国国君的大礼,也更加巩固了他的位置。

  上官齐成为北溟皇帝以后,一连数年,多少个三年也早已经度过,但是白珏再未带兵入北溟.......

  两个人从惺惺相惜,到彼此互助,虽然双方很少往来,但是对于当年驰骋疆场的两个少年而言,那份棋逢对手,简直难能可贵,如果二人归为一国之君,更是保持初心,从未遗忘......

  两个人似乎交集并不多,却是最了解彼此的那个人。

  不过虽说两国这么多年一直相安无事,但是彼此对栗城并没有完全放弃,只是双方没有人主动打破僵局,因此,在栗城附近的一个小镇驻扎了天照军,北溟则是正常在越城内部设立监军而已,只不过这么多年也没有放在心上......

  自从半年以前,上官豪入驻栗城,脱下北溟的衣服,自立门户,天照最近可是有了一些动静,最近涌入一支军队在附近小镇,不过,仍然安静如鸡......

  阿士瓦带着玉红莲和刘起进入越城之前,便安排手底下的人时刻关注天照那边的动静,结合最近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越城北溟军核心人物欧阳勰几乎掌握在他的手里......上官豪那边也已经开始着手反击的事情......北溟昔日的战神欧阳勰被杀......天时地利人和,几乎都在他这边,阿士瓦不禁面露得色,看着神情震动的刘起。

  刘起一脸的紧张,问道:“不知道是......什么礼物......”

  阿士瓦笑道:“你只需要在天照军面前亮出你北溟官员的身份,越显眼越好......”

  刘起并不傻,这如果还没听出来,那他就是傻子了,

  “你这是让我往火坑里跳啊......如此一来,北溟和天照两者岂能容我?你这分明是让我万劫不复啊......”

  阿士瓦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大笑道:“这话说的,难道现在北溟就能放过你了?你可别忘了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再者,有我和你未来的女婿为你撑腰,你怕什么?何况,你的亲妹妹是死在谁的手里?是你心心念念的北溟,你这样做,未尝不是为你妹妹报仇雪恨啊......”

  刘起仍然一脸的惊惧,只是不再说话,直直地盯着阿士瓦。

  阿士瓦微微摆了摆手,鼓励地笑道:“去吧,拿出你这么多年的精神气,亮相于那些人面前。”他打了个响指,走进来两个人,对着刘起做了请的姿势,刘起犹豫片刻,也跟着走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了阿士瓦一人,邪邪一笑,这一步棋,他没有告诉上官豪,在大招放出之前,总要再做点其他的什么事情来,心里才能更稳妥踏实。

  他调查过,也更相信,天照是见过和了解北溟内臣的一些讯息,当年两国国君的那段佳话,可是广为流传,而如今两国虽不进犯却互不坑害的中立身份,这中间,并不代表,两国国君的冷漠......

  那么刘起这步棋在他手里此刻便发挥了极致的妙用,用他原本如假包换的北溟内臣的身份,再加上刘起身后跟着众多穿着北溟军服的厥越人,“挑衅进犯”天照......他觉得这是他思考到目前最缜密又最让他兴奋的一件事......

  他一路走到玉红莲现在住的房间,一路上连周围的风景都多了美好的色彩。

  他看到上官天丽的背影,正歪着头,小心翼翼地向房间里张望着,看起来可爱极了,

  阿士瓦轻轻来到她的身后,许是天丽太过集中精神,竟然没有发现她,他在她耳边轻咳一声,只见天丽惊吓弹起,表情生动又无奈,她长大嘴巴,瞪着眼睛,让自己禁声,同时用她的手捂住阿士瓦的嘴巴,见是邓坤,便轻声道:“嘘!小点声,我还什么都没有听到,就险些被你打断,到时候让他们发现了我岂不是很丢脸?”

  阿士瓦瞪着一双大眼,无辜地看着她,而天丽急忙向角落躲去,见没有被发现了,松了一口气,一转身,看到阿士瓦含笑地看着自己,眼神深邃,目光里有一些复杂的情绪,也没有深究,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立刻松开手。

  “你要吓死我啊,你怎么来这了?”

  阿士瓦无辜道:“回公主,我......奴才可是伺候玉姑娘的人......”

  天丽恍然,才反应过来,笑道:“哦,对对怼。”

  “公主这是在做什么?可是玉姑娘出了什么事?奴才可要......”阿士瓦作势就要跑向房间里,不过他的脚却只是踏出一步,身子前倾罢了,但是这就让上官天丽吓了一跳,立刻抓住了他的手,阿士瓦感觉很是受用,时不时低头,看向两个人的手。

  “你回来,你要去做什么?你放心吧,你家玉姑娘没事了,不过是受了剑伤,要好好修养上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了,我只是......唉,没事了......”

  这时,一只飞鸟从她头上飞过,天丽听到声音,吓得一机灵,扑向阿士瓦的怀里,阿士瓦神情微愣,看着躲进自己怀里的女子,闻到她身上特有的芳香,竟然一动不动,失去了往日的风流气息......心内竟有一丝异样的感觉,有点不知所措,还有一点淡淡的......开心?

  “公主,你害怕飞鸟?前些日子我还见你在树上与一只小鸟说话,看起来并不害怕,怎么今天......”过了好一会儿,阿士瓦才问了一句话。

  天丽回头,发现果然是飞鸟,她又松了一口气,急忙起身,“我怎么会害怕小鸟,我不过是......唉,好吧,我害怕那些什么蛊,什么咒的,你没有看到那子铭和子锐两兄弟,居然被不知道什么给控制住了,这才伤了你们家的玉小姐,还殃及了欧阳晕倒......简直太可怕了,我害怕,我天生就害怕这种......而在这种时候,他们......他们都在这里,唉。”

  阿士瓦不发一语,看着天丽,天丽眉头紧锁,看着玉红莲的房间,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转过头,看着阿士瓦,一脸的疑惑,“咦?你刚才说的什么?你说......我前些日子在树上与一只小鸟说话?我最近爬树身边没有一个人,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

  阿士瓦自知说错了话,这些日子,他空下闲来就会用轻功到天丽的附近,偷看她......

  也因此发现了她不少的小癖好,却更觉得眼前的女子十分有趣,与他以往所见到的女子截然不同,他觉得,上官天丽,才是这种花样年华少女,该有的模样吧......

  没有尔虞我诈,只有直率纯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扭捏,不阴谋,阿士瓦觉得,他从第一次和她见面,就被她吸引了,忍不住想要向她靠近......

  她看到天丽此刻即使疑惑也依然明媚磊落地看着自己,无声地询问,他笑了笑,低声道:“回公主,那次正好路过,凑巧见到了公主和那小鸟儿逗趣的画面......”

  天丽也没有多想,只是仍然凝眉,转头看向门口,正好见到有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当她看到穆尔丹的时候,一个箭步,立刻冲了出去,留下还在身后一直全程捕捉她刚才细微表情而笑容逐渐消失的阿士瓦......

  天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低着头跑去穆尔丹的方向,“不小心”地撞在了他的身上,两个人自然而然的表情和动作,此刻在阿士瓦的眼里,有些刺眼......

  天丽撞到了穆尔丹之后,简单说了几句话,穆尔丹微笑地看着她,她忍不住向房间里看去,看到蓝起的背影,还有她走到哪里,身边总有一个身影,那自然是隆多。

  天丽忍不住问道:“玉红莲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个大夫还不够给她看的?怎么蓝起都上阵了?她也不是专治外伤的呀?”

  穆尔丹没有回答,对着对面低吼一声,“是什么人?”

  还假扮邓坤的阿士瓦俯身从角落里走出来,身子卑微,跪在他的面前,“是奴才......”阿士瓦仍自信对方没有发现自己,因为他了解穆尔丹,只要他察觉自己是他要找的人,恐怕上次就动手了,因此,他现在早就卸下防备,不过行事也更加小心。

  殊不知,只要他一抬头就可以看到穆尔丹意味深长的表情,他看透不说透,只是随口应了一声,天丽扬手,让他离开。

  阿士瓦看到天丽对他露出不自觉地温柔时,他低声道:“殿下,奴才刚才一直陪着公主聊起她最近喜欢的一些事物,这对奴才而言,不仅开了很大的眼界,同时也发现了原来公主是一个很......很好的主子,公主还不嫌弃奴才的低贱身份,和奴才说起了她喜欢喝害怕的事情......”说完,扑通一声,阿士瓦跪在上官天丽面前,天丽当场懵了,听到他恭恭敬敬地在自己面前说道:“公主,虽然奴才身份低微,但是您刚才也不嫌弃奴才,还在害怕的情况下投入......奴才的怀里.....奴才觉得受宠若惊,奴才虽然是玉姑娘手底下的人,但是从今以后,奴才愿意为公主马首是瞻,公主有任何事,奴才都愿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一口气说完一大段话,又连连磕了好几个头给天丽。

  天丽听到他说刚才自己情急之下投入他......的怀里这句话的时候,想要制止,却不及对方的速度,阿士瓦说完以后,也不再看两个人,自顾自地起身离开了。

  这家伙,怎么什么都说......

  看着他的背影,天丽跺了跺脚,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回头,撞入一双狭长且让她窒息的深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