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6章:香消玉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6章:香消玉殒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26章:香消玉殒

  天丽显然是带着疑惑,其他人则是心知肚明,知道他就是阿士瓦,而天丽则惊讶于邓坤突然藏于暗处......

  阿士瓦第一反应是摸了一下脸,脸上的易容膏还在,他立刻低眉跪在众人面前,身子颤颤巍巍,不能连续成句,“奴才......吓死奴才了,惊扰了几位主子,奴才......奴才该死......求几位主子饶命。”

  穆尔丹也不点破,冷笑道:“你怎么会在那里?”

  阿士瓦急道:“奴才......那毒人乱窜,吓得奴才上了树上才躲过被杀......”

  他身上鲜血直流,天丽看到,让他自己尽快包扎一下,阿士瓦急忙照做,就在这时,刚刚被蓝起和欧阳勰合力控制住的子锐,突然狂性大发,用力一甩,直接将蓝起甩到很远,马上就要撞在墙上,幸亏隆多及时抱住了她......

  穆尔丹急忙上前与他缠斗在一起,阿士瓦慢慢起身,跑到上官天丽身边,天丽手提长剑战战兢兢地看着子锐......阿士瓦低声说道:“公主不怕,奴才会保护您的......”

  天丽看着他肩膀上的伤口,笑道:“你呀,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一直在一旁哭声不止的子铭,看着子锐,以及眼前所有人的表情,他猛然跑到子锐身后,从后面紧紧抱住他,大喊道:“子锐,我不管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弟弟,听话,听哥哥的话,哥哥带你回家,不要闹了......”

  可是,他怎么能有子锐的力气大,瞬间被甩出老远,子铭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同时,子锐也浑身一痛,双脚不稳......

  欧阳勰见状,立刻出手,提剑刺了过去,聚气凝神,用尽全身力气攻向子锐。

  阿士瓦在身后角落暗自捻动手指,嘴唇微动,无声地念着咒,欧阳勰的剑马上就要刺入子锐的身体,双手一抖,脑袋炸裂,他回过神看了一眼阿士瓦的方向,双手捂着脑袋,却忽然动弹不得,那子锐立刻冲了过来,用力拍向欧阳勰......

  天丽正好看到,大喊出声,“欧阳!小心!”她拿着手里的剑,下意识地往前冲去,刚走出几步,身子一沉,有人从背后拉住她,她一回头看到邓坤正一脸焦急地看着自己,与此同时,穆尔丹也第一时间冲到她的面前,挡住她,拉住她的另一只手,低声吼道:“过来!”两个人几乎同时束住了天丽,阿士瓦和穆尔丹随即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各不退让。

  而欧阳勰的身后有一个红影忽然闪过,从背后用力抱住他,

  “欧阳!”是玉红莲的声音,同时还有手掌入肉的声音。

  玉红莲顷刻间口吐鲜血,掌风猛烈,也震的欧阳勰向后踉跄迈出了好几步,一切在眨眼之间发生,

  阿士瓦现在没有控制他,他身上的痛感也瞬间消失,欧阳勰立刻回头,抱住了玉红莲,同时他用另一只手用力顶住了子锐的下一个杀招......

  蓝起立刻飞身出来,将手里的银针精准地刺入了子锐的后颈上,子锐身子不稳,发出了奇怪的叫声,不一会踉跄几步,摊倒在地上。

  欧阳勰将玉红莲抱在怀里,玉红莲含着笑,深情地看着他,“欧阳......你没有受伤吧?”

  欧阳勰道:“没有,你先不要说话,我找大夫来给你看看,你不会有事的。”

  玉红莲笑了笑,“不用了......欧阳,我能最后死在你的怀里,已经......已经无憾了......我......好多天没有见到你了,没想到,再见却是这样的......我知道,自从上次我去给你送东西,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就乖乖在屋子里待着,你让我做的事,我从来都听你的......只是你让我不爱你,这件事,我恐怕怎么也做不到......我......”

  欧阳勰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会好起来的。”

  玉红莲道:“我做了很多让你不喜欢的事情,我做了很多错事,可是......欧阳,你要相信我,我爱你的心,是最纯粹的,这也是我这个荒唐的人生里做的最对的事情......现在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的一件事,我只希望,你能永远永远,.....都记得我,好吗?”

  欧阳勰凝眉,眼角终于多了一丝柔和,“我会的。”

  “欧阳,我还要向你说声对不起,是我让你承受这么多的痛苦,一切都是因为我,被人利用,因为太爱你,才铸成今天的错,你会原谅的吗?”

  欧阳勰道:“我会,我不怪你......”他知道,她说的是情蛊的事情。

  玉红莲甜蜜地笑了笑,嘴里又汩汩地流出血,她艰难地说道:“谢谢你,原谅我的无知,害了你,也让自己变得越来越面目可憎......但是,我仍然......仍然希望你可以永远,永远都能记得......记得有一个人,曾拼命地去爱你......就够......”

  欧阳勰很清晰地感受着她的身体一点点便冷,她握住欧阳勰手臂的手,也慢慢滑落,她的眼睛也紧紧地闭上,在她的手臂落在地上的那一刻,从衣袖里掉出来一包梅子,散落一地,发出沉闷地响声,溅在她冷却的身体四周,像极了一朵凋谢的花,带着专属于她自己的记忆,那里面充满青涩,固执,却唯独没有任何离别的喧嚣......

  天丽怔愣地看着玉红莲的离开,还没有缓过神,她的身后传来轻微地一声惊呼,她看到邓坤面露崩溃,以为是忠实的下人见到主子死去的难过反应,而也就在这时候,拉住天丽的另一边,穆尔丹突然腾空,对着发呆惊呼的邓坤以极其迅猛的速度,杀了过去,却被对方及时闪避......

  “阿士瓦,不要再装下去了!”

  穆尔丹说完,在一旁的蓝起和隆多也围了过来,

  阿士瓦反应迅速,他背道而驰,并没有在穆尔丹的杀招下离开,而是向前冲去,正好抓住了上官天丽的手,腾空一带,甩出一把粉末的东西,顷刻间浓烟四散,让人无法看清周遭......穆尔丹心里大叫不妙,听声辨位,居然险些被他碰到阿士瓦的衣角,却还是被对方逃脱......

  “追!来人!快去给我追!”穆尔丹神情愤怒,这是他来到北溟第一次露出了强烈的煞气,他大声呼喊,立刻冲出门去,追阿士瓦去了。

  蓝起走到玉红莲身前,探了一下她的鼻息,沉声道:“欧阳,她......她死了......”

  欧阳勰眼露悲切,慢慢地将玉红莲放下,“嗯......”

  蓝起看着欧阳勰,突然想到了什么,惊讶道:“咦,欧阳,你现在怎么会......”她不可思议地又看了看地上的玉红莲,惊呼,“欧阳,她已经死了,你似乎并没有任何反应,这......”

  欧阳勰听到她的话,也睁大眼睛,说道;“的确,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我前不久无故晕倒也是因为她为我挨了一剑,如今......”

  欧阳勰身上毫无所觉,没有晕倒,没有疼痛,明明蛊引相连,此刻却似乎不再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