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7章:金兰枯萎一片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7章:金兰枯萎一片红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27章:金兰枯萎一片红

  子锐因为之前的肩膀被砍伤,终是失血过多,加之蓝起施针,他便晕了过去,上官豪无法再控制他,收回手,运功调息,即可出门问了突袭的进展,

  这一切还没有结束,欧阳勰,上官凌,你们都给我等着......

  蓝起和隆多负责看管晕倒的子锐,子铭自然是守在弟弟身边。

  欧阳勰第一时间冲到城门,到了那,见有两三个毒人,不怕任何剑戟武器,拼命地为后面的若干栗城军杀出一条血路,那些栗城官兵训练有素,身手敏捷,上官凌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杀进了城门,几乎还差两三道门就直穿入内府......城中的百姓,陆续涌入,自发地向栗城军发出攻击,上官凌随后到达,安排北溟军全部上前抵抗,却不想,栗城军突然调头跑开,上官凌觉察一丝不对劲,命令所有人停止脚步,不许追击,果然,栗城军没有跑多远,突然向他们抛了好像是圆球一样的东西,随即,一股臭味熏天,蔓延向四周,

  “捂住鼻子,向后跑!”上官凌立刻下命令。

  欧阳勰正好赶来,三个毒人正四处乱窜,毒人的猛烈进攻,死了一大批官兵,还有一部分百姓受了重伤,他即刻带队收拾那几个毒人。

  毒人并不认人,只是面无表情地向前厮杀,因为身体不惧怕刀剑,一时间难以抗拒他们的猛攻。

  欧阳勰看着自己的人纷纷上前并折损当场,漆黑的瞳眸渐变,犹如杀神,三个毒人而已,竟一下子让己方损失惨重,上官豪这样突然攻击,让他们措手不及,还这么凑巧赶上越城发生子锐的变动,他银牙暗咬,就不该如此草率和大意!

  底下的呼喊和厮杀声络绎不绝,就在这时,他看到几个毒人的走位有些奇怪,仔细看去,发现附近有几个地方因为刚才厮杀的猛烈,翻到了路边的火种,因此出现许多小火堆......

  奇怪的是那几个毒人都绕着火堆行走,看样子竟然很怕火......

  欧阳勰当即派人准备火弓,还有数个火把,用火攻击毒人,果然,三个毒人,煞气强烈,进攻速度迅猛无敌,当众人纷纷拿着火把,用火弓对准他们的那一刻,纷纷向后逃去......

  栗城军本就是仗着毒人杀出这条血路而有恃无恐,毒人后退,栗城军见状,自然不会恋战,很快便退出越城,逃之夭夭。

  欧阳勰乘胜追击,自然不会放过那些人,当即下了命令,“全力追击,杀无赦!”

  上官凌刚刚一直在前线杀敌,他与欧阳勰几乎同时发现毒人惧火,更是铆足了劲前去进攻,同时趁机将大部分栗城军包围,一个不留!

  一时北溟军士气大振,北溟太子坐镇,更让众位将士充满力量,但是放眼望去,因为栗城突袭,地上死去的人大部分还是北溟军,因此,为了重振旗鼓,上官凌丝毫不敢懈怠。

  上官凌满脸是血的走到欧阳勰面前,欧阳勰刚停下来,还没有来得及回应他,立刻派出一部分人去找穆尔丹。

  上官凌疑惑地看着他,欧阳勰这才掉转头,沉声道:“天丽出事了!她被阿士瓦给抓走了!”

  上官凌大惊,“你说什么?”

  欧阳勰回了府内,这一天,令所有人都身心俱疲,玉红莲的尸体一直停放在院中,等待主子发落,欧阳勰走到玉红莲身前,一语不发,面无表情,眼中却隐隐露出微痛,终是不杀伯仁,伯仁却还是因他而死......回想往昔,明知道对方的一往情深,他却任由对方深陷其中,即便之后向她澄清,也终是埋下了今天发生的种种......

  “公子......”身后传来虚弱的轻唤声,他回头,看到陆冥站在廊下,岳清灵搀扶着他,向这边慢慢走来。

  欧阳勰欣慰地挤出一丝笑,“你终于醒了......”

  “对不起,公子,我......”欧阳勰走到他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

  岳清灵松开了陆冥,眼睛盯着前面躺着的那个人,一脸的苍白,她什么也没有说,慢慢地走近,一双眼睛盯着已经没有呼吸的玉红莲,缓缓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脸,仍然在最后停在半空,

  脑海中闪现过往三个女孩在一起嬉闹的画面,那个最老实话最少的女孩子,平时最害怕痛了,可是现在在她的心口上,有一个血洞,因为她没有呼吸,而停止了流血,

  “你最后一定很疼吧?傻瓜,真是傻瓜,何苦呢?”岳清灵忍不住上前抓了她的手,眼泪终于还是流了下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又为何这样傻?

  玉红莲的袖子里突然掉下来几个东西,岳清灵捡起来,是两个用兔尾毛做成的绣包,那兔毛柔顺细腻,却让她有些眼熟......

  好像是当时在狩猎场她们三个人曾一起追捕的一只野兔的,她将绣包翻了面,看到这两个绣包上面分别绣着灵和衣字......

  兔毛很柔顺,显然是有人每天都在抚.摸......

  “这个是不是就是上次你说有东西要送给我的礼物......原来那只兔子,竟然是被这样柔弱的你捉住,你竟然还记得小时候我们说过的话,可是你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为什么要让我们几个人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连最后一面也要这样凄凉......”

  岳清灵终于抱住了玉红莲,痛哭出声,陆冥走过去,站在她身后,看着她,一言不发,一脸的心疼......

  欧阳勰去找顼妍衣,到她的门前,看着窗前映照出来的剪影,他一时不知道一会见到她该如何开口,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影子,似乎消瘦了很多,她坐在窗边,安静无声,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还是向前迈了一步,正好踩到了一根木枝,发出了轻微的声音,那影子动了一下,随即站起来,打开房门,一身的艳丽,穿在她的身上,与别人的喧嚣截然不同,她看起来更加的冷艳动人,如此招摇的颜色,在她身上,竟然乖巧地不忍张扬,更加衬托她妩媚无双,清灵可人......

  “你可还好?”顼妍衣第一句话问的就是这个,欧阳勰笑道:“我很好啊,你呢?”

  顼妍衣笑了笑,烈焰红唇的她,映在夜色中,显得有些神秘,“她......走了?”

  欧阳勰知道她说的是玉红莲,慢慢走上前,也没有回答,直接把她抱在怀里,轻声说道:“对不起......”

  顼妍衣道:“我想.....我想去看看她......”

  “好,还有......天丽被阿士瓦抓走了......不过你不要担心,穆尔丹已经追去,我派了人全面搜捕,很快就会有消息......”

  “什么?”顼妍衣没有站稳,差点摔倒,欧阳勰马上扶起她,却觉得她的身体轻飘飘地,欧阳勰眉头紧锁,仔细看了看她的脸,发现还有一点红润,并没有异常,顼妍衣满眼的焦急,欧阳勰二话没说,直接将她横抱起来,走向前厅。

  岳清灵还在那里,早已停止哭声,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玉红莲的身边,欧阳勰在廊下放下了顼妍衣,看着她慢慢走过去,拉住岳清灵的手,两个人站在玉红莲的身边,此时没有任何人去打扰她们......

  上官凌听到天丽被劫走,当时立刻带了一批人马前去搜救,连同穆尔丹也一直没有音讯,欧阳勰将玉红莲火葬,岳清灵拉着顼妍衣的手,站在火架前,看着玉红莲渐渐被火吞噬,岳清灵再次忍受不住,痛哭出声,顼妍衣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看起来有些平静,但整个人却透着一览无余的悲伤,当她看到火燃烧到于洪的腿上时,她眉头微微起了波澜,脑海里闪现八岁那年的情景,三个孩子初见,

  顼姸衣:“嘻嘻嘻,你好像老虎啊,嗷~”

  玉红莲:“呜呜呜……一点都不像老虎,呜呜呜……我的腿好疼啊……”

  岳清灵:“你看你,你哭的样子多难看,以后可不能再哭了……”

  刚说完,玉红莲哇地一声,哭的更加大声了。

  ……

  岳清灵哭声渐消,看了一眼顼妍衣,轻声道:“妍衣,这回彻底剩下了我们两个......”

  顼妍衣道:“是啊。”

  可是真的是现在才剩下她们两个人吗?

  恐怕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变了吧?在玉红莲爱上欧阳勰的那一刻,在为了他,她不惜伤害她们多年友情的那一刻,只是,此时此刻,当她彻底离开的时候,她才发现,她不怪任何人,只怪自己当时没有拉住她,或许,当时改变的并不只是玉红莲自己,她也很自私,自私地没有为她们之间努力一把,她想了想,她似乎真的没有做过什么,除了无声地看着对方越来越狰狞陌生,除了暗自叹惋,她连一句挽留都没有......某种程度上,她有莫大的责任不可推卸......

  眼前的火燃烧地越来越高,已经看不到那个人了,她......真的就这样彻底的消失了。

  那冲上云霄的火势盛大又喧嚣,照耀在众人的脸上,发出斑驳的光芒,忙碌且悠长,像是一首漫长的歌谣,呜咽悲凉,引得四周的人感染到一丝难过,众人都低着头,也忍不住擦着眼泪,这种天人永绝的画面,总是让人无力招架......

  欧阳勰一直紧盯着顼妍衣,看着她无声地站在那,一动不动,那火光照在她身上,一身红杉,绚丽刺目,在这个注定不得安眠的夜晚,竟然让眼前这个人身上透出无尽的脆弱,似乎微风一吹,她便会陨落。

  火光冲天,周身本该充斥热浪,但顼妍衣却觉得身上越来越冷,她看着刺眼的火光,眼神越来越涣散,冰冷的寒气直冲脑海,瞬间冰冻住她的所有思绪,她向后仰去,很快一阵风袭来,身子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瞬间感受到了熟悉的温暖,只是一刹那,便沦落到一片黑暗之中。

  欧阳,幸好此刻,有你在我的身边,幸好我还有你,可是,你可知道,我现在的心有多痛,痛到每一个呼吸,都耗费了我全身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