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8章:红粉起惊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8章:红粉起惊澜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28章:红粉起惊澜

  欧阳勰连夜守在顼妍衣的床前,或许是这些天太过乏累,他单手托腮睡了一夜,脑袋腾空前倾,他猛然惊醒,发现榻上已经无人,他刚刚站起身,一回头,就看到顼妍衣端着参汤走进来,温柔含笑,“你醒了?”

  欧阳勰接过瓷碗,低声道:“什么时候醒的?这点事就交给下人去就好了,你干嘛要去做,快去好好休息......”

  顼妍衣笑道:“休息了整整一夜,现在已经好多了,再说这些日子给你的参汤可是都是一个人包办的,别人做的我也不放心,也怕你吃不惯呢......”

  欧阳勰心下一暖,眼神勾人,带着脉脉的情意,直直地看着她,然后举起手里的碗,仰起头一口喝了下去。

  顼妍衣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他喝完,接过口已经空了的碗,放在一旁,上前一步,凑近欧阳勰,一双手轻轻扶上他的衣服,慢慢为他整理了起来。

  欧阳勰也安静地站在那,任由对方服侍,低着头,两个人互相对望,

  欧阳勰忍不住轻笑出声,“这是怎么了?”

  顼妍衣也不回答,只是一边微笑,一边将他的衣服,里里外外地抚平整理好,身子向后,又仔细检查了一番,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神色温柔,却也透露着一丝迷惘,待所有动作完成以后,柔声说道:“我不求你的成就有多大,我只希望你能像现在这样,平平安安......”

  欧阳勰忍不住伸手揽住她,将她抱在怀里,一只收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妍衣,你这是......”

  “欧阳,生命真的很脆弱,一眨眼就不见了,所以我只要你好好地活着......”顼妍衣沉闷且温柔的声音从欧阳勰的怀里发出来,让他心中泛着温暖,笑道:“真是傻瓜,我不是好好的吗?你放心,为了你我也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你放心......”

  她大概是因为玉红莲的事,而有感而发,并没有想太多,只是安静地抱着她,过了很久,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们,欧阳勰突然说道:“妍衣,你最近好像很喜欢穿红衣,化艳妆......”

  顼妍衣笑道:“那......我好看吗?”

  欧阳勰捧起她的脸,看着她娇艳欲滴的唇,欲语还休的眉眼,他没有回答,只是无声地温柔地将自己的吻轻轻地落在唇瓣上,以此回应他此刻的心情......

  过了好一会儿,有轻轻的喘.息声,欧阳勰低声道:“真希望快点回北溟......”

  顼妍衣道:“你想家了?”

  欧阳勰用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一笑:“因为迫不及待想和你成家,想更多的拥有你......”

  顼妍衣低首无声,不好意思的躲进了他的怀里,房间的纱幔随着外面的微风隐隐摆动,遮掩住两个人化为一体的拥抱,却无限放大了此刻两人浓到化不开的情意......

  越城城郊,也就是内府不远处,一束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多时,弹出一个人的脑袋,正是阿士瓦......

  他拽着上官天丽的胳膊,另一只手紧紧地捂着她的嘴,逃出来的时候,情急之下,将她敲晕,没想到她突然醒来,刚要大喊,四处随时出现追兵,阿士瓦没法,马上带她钻进了树丛里,用手捂住她......

  “你醒了?我的公主?”阿士瓦说完,在她脖子上轻轻地拍了几下,

  “你,没想到你是......啊,你对我做了什么”天丽忽觉浑身酸软无力,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虚弱,她尝试着大喊出声,却发现,根本喊不出来,只能弱弱地发出一点声音......

  阿士瓦现在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样子,一张英俊的脸庞含着笑意看着上官天丽。

  “公主,你想让我是谁,我就是谁,不过你不必担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上官天丽愠怒道:“呸,我告诉你,赶快放我回去,否则,你该知道,你会落到什么下场,我皇兄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阿士瓦深邃的眸,无限柔情地看着她,“公主,我怎么舍得放了你呢?”突然,从远处传来脚步声,他耳朵微动,急忙俯低身子,俯耳倾听,听起来人数不少,他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方向,竟然看到一路上有淡淡的血迹,在他脚下也出现一大片血,他一低头,看到自己受伤的肩膀,不知道什么时候绑着的布条松了,鲜血直流,他当即一阵忙活,清理了附近的血迹,有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肩膀,身上传来微微的阵痛,他一咬牙,忍住一声不吭,天丽看到那肩膀上有一个很大的血洞,看起来恐怖极了,而他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浑身被汗水浸透,她不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脚步声越来越近,阿士瓦咬牙,将天丽拉起,很快没入了身后的树林里......

  怕被人发现,这一路也不敢点火取暖,阿士瓦撕开衣服上的一块布条,将他和天丽的手绑在一起,他盘膝坐在一旁,凝神屏气,入定调息......

  天丽瘫坐在他身旁,将身体蜷缩成一团,一路上一直强打精神,不让自己睡着,一直用一脸的戒备看着对方,也正是因为奔波太久,她终于再也无法支撑,慢慢地陷入了黑暗之中。

  大概半个时辰,阿士瓦头顶冒了淡淡的青烟,周身泛着冷光,他手指向下压去,用力调整内力,发现总有什么东西在阻挡着自己,他的邪功遇到了某种阻碍,他及时收整力道,慢慢恢复,睁开眼睛,凝眉沉思,回想起之前控制欧阳勰的场景,感受到无形的屏障在二者之间,还有......玉红莲,明明她深中致命的一击,而当时欧阳勰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与上次因为玉红莲挨了一掌,他便昏迷多日的反应截然不同......

  玉红莲作为蛊引,已经成功让他与欧阳勰建立了掌控的联系......数月的血肉相连,也让阿士瓦在他邪功造诣上,取得了很大的受益,他汲取了欧阳勰最起码三四成的内力,而且可以随时掌控对方的神识,让他为他所用,玉红莲这个蛊引便成了多余,但是却也是欧阳勰最后致命的一个把柄,最后一步,两个人生即生,死即同亡......

  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养了大半年的蛊引之间断了联系,又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无法再探寻欧阳勰的神识,此刻他的邪功最关键一步,似乎遇到了阻碍,无法前进也无法后退......

  难道是蓝起他们找到了那个愿意为欧阳勰引命的人了?这怎么可能?

  阿士瓦紧皱眉头,反反复复地推敲一切的问题所在,他一转头,看到蜷缩成一团的天丽,脸色苍白,眉心紧锁,似乎睡得很不踏实,犹如一个受了惊的小兽,

  阿士瓦脱下自己的外衫,罩在她的身上,天丽猛然惊醒,用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他。

  “公主,你可是做噩梦了?”阿士瓦笑道。

  天丽丢开他的衣服,一脸的愤怒,发出的声音却十分轻柔,“你就是噩梦,我......你快点放了我,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阿士瓦上前捏住她的下巴,看着她露出与平日一样的张扬神情,有点恍惚,笑道:“公主可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对我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