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9章:逃之夭夭难逃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9章:逃之夭夭难逃心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29章:逃之夭夭难逃心

  “你......你不要怕,我不会罚你了啊,你放心,对了你胳膊上受伤了,也是为了救我......我呢,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来你过来......”

  ......

  “公主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对下人和颜悦色,还会为底下的人屈尊降贵……”

  天丽露出凶狠的眼神,冷笑道:“现在只恨我当时有眼无珠,竟然错将恶狼认成了人!”

  阿士瓦突然凑近天丽,被她及时闪躲,他便松开了她,坐在她身边,倚靠身后的树,仰头看天,温柔地说道:“从小到大,我的父亲身边姬妾成群,我看到的所有女人,都是使劲浑身解数地去讨好他,包括其他人身边出现的女人都是那样,费尽心机去迎合身边的男人们……我从出生那天,母亲就去世了,是父亲将我养大,我所接触的每一个女人几乎都是一副面孔,温柔,端庄,妩媚......却永远都会让你觉得虚假,甚至很快会看到她背地里的两副面孔......他们都是有一定的目的去讨好,根本不是出自真心......你知道,这个是怎么弄的吗?”阿士瓦的脸上第一次败露出一些严肃和莫名的虚无气息,他掀开袖子,露出了手臂,上面有一道很清晰又有些狰狞的伤疤......

  上官天丽看了一眼那个伤疤,没有说话,又看了看他,

  阿士瓦无声地笑了笑,抬起那只手臂,似乎想到了什么很可笑的事情,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这是我七岁那年,父亲新娶的一个女人留下的......父亲一直忙着朝廷的事,虽然他很疼我,可是毕竟是男人,不如女人细心,他便让他收进门的女人们照顾我,可是他不知道,那些女人背对着他做的事......七岁那年,父亲新娶了一个女人,她长得很美,对父亲也言听计从,柔情似水,百依百顺,把父亲哄得府里上上下下的事情都也都交给她打理,可是一转身,父亲不在,她就对我连打带骂,还威胁我不许告诉父亲,我记得当时我肚子很饿,想要吃桌上的一道我最爱吃的点心,那点心也是父亲每天吩咐厨房做来给我的......我拿起来正吃着,她不问青红皂白,直接一个巴掌扇了过来,一边骂我一边狠狠地用脚踹在我身上,这还不解恨,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根蜡烛,直接放在我的手臂上,又把我最爱吃的糕点全部塞进我的嘴里,不让我发出哭喊声......”

  天丽听到他的话,不经意间发出惊呼声,一双手捂住了嘴巴,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阿士瓦看了她一眼,反问道:“是不是觉得很残忍?其实这都不算什么,这是最轻的了,那个女人是我父亲从第四部族里抢回来的,据说,原本第二天那女人要嫁给和她青梅竹马的男人,父亲霸占了她,她哭闹不止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后突然转了性子,对父亲和颜悦色,温柔多情......直到面对我的时候,她才会变得暴躁残忍......印象里,还有起码四五个女人,对我拳打脚踢,动辄打骂......但是等父亲回到府里,她们又换成贤惠慈目的面孔,对我嘘寒问暖,哄得父亲乐不可支......”

  天丽声音很小,忍不住问道:“那你......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你父亲?”

  “因为他一个人抚养我到七岁,没有找过任何人,一把屎一把尿地陪着我,他每天除了公事就是照顾我,后来终于遇到了他喜欢的女人,他才露出了不一样的笑容,我能感觉到他的开心,我不忍心让他失望。”

  天丽没有想到,一个孩子竟然会那么为大人着想......

  “后来,某一次我换衣服的时候,被突然出现的父亲撞见,他看到我浑身是伤,便问我怎么弄的,我什么也没有说,就说是自己在外面玩的时候弄伤的,可是父亲怎么可能会相信,他没有再问,从那天开始,他便留在府里,抽出大部分的时间来陪我,有一次,父亲睡着了,那个女人当天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没有控制自己的脾气,把我拉到后院,用针扎在我的身上,就怕留下伤口,结果父亲中途醒来,一路找了过来......”

  “后来呢?”

  阿士瓦闭上眼睛,似乎在仔细回想什么,随即笑了笑,“后来那个女人自然是当场下跪求饶......父亲立即下令把她关起来,又对府里上下的人进行了全面清理和询问......父亲整日的陪着我,守在我身边,为我疗伤,他不开心,我自然也不开心,所以......”说完他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上官天丽。

  “所以?”天丽也直直地看着他。

  阿士瓦云淡风轻地笑道:“所以,我亲手杀了那个女人......那一年,我十二岁......我被她整整折磨了五年,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她也是跟在我父亲身边时间最长的女人......我知道,父亲当时对她与别人是不一样的,可是,在我和她之间,父亲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我......父亲赶到房间,看到床上浑身是血的那个女人,他没有责怪我,但是,我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伤心......”

  天丽微愣,说道:“你......你怎么会如此狠心?只是因为这样你就杀了她?你真是......”

  “因为她被关起来却还是不知好歹,有一次我无意间看到她在房里......与别的男人私通......讽刺的是,那个男人似乎并不是第一次来府里与她相会,父亲没有舍得惩罚她,也只是关了禁闭,却没想到更方便了她......她背叛了父亲,她该死!”

  天丽也不再说话,看着他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却不知道有什么词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阿士瓦偏过头,深深地看着她,突然说道:“我记得你们中原有一句话是,父母之恩,云何可报,慈如河海,孝若涓尘......从小我与父亲相依为命,我们彼此早已成为彼此的依靠,可是......欧阳勰杀了他,所以就算我丢了这条命,我也要替父报仇!”

  上官天丽说道:“你为何不去想你的父亲究竟是如何走到那一步,他若不被贪念蒙蔽了自己的心,又带兵暗自入我北溟,并企图挑起战乱,何必会落到那般田地......”

  阿士瓦道:“你不必为他辩护,此仇不报枉为人子,我今日和你说这些,也只是想告诉你,我从来都看不上什么王位江山,我只认我自己觉得对的,即便所有人都觉得我做错了,但是我只要我自己记住,我的父亲,被谁害死,客死他乡,连尸骨都不能回到厥越,作为他的儿子,我必须为他做点什么,也只是作为他留在世上唯一一个亲人能为他做的了......可是......可是如今,我竟然做的一塌糊涂......”阿士瓦神情悲愤,越说越激动,扬起那个受伤的手臂,紧握成拳,狠狠地砸在地上,当即刚包扎好的布条一下子崩掉,伤口再次流出了血。

  脑海里不自觉地出现了父亲的身影,他满含遗憾和痛苦的表情,始终萦绕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再想到此刻,身负重伤沦落至此,还有之前谋划的一系列事情都已败露,阿士瓦一双手使劲地砸在地上的一块石头上,顿时鲜血直流。

  他忘记了疼痛,因为之前每次在他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或者想念父亲的时候就会用这种自残的方式来让自己清醒一些,手上传来阵阵疼痛,唤回了他淡淡的意识,眼里刚要落下的眼泪也及时收了回去。

  突然,眼前伸过来一块手帕,阿士瓦抬头,看到天丽看了他一眼,随即转过头,看向别处,低声道:“你流血了,擦一擦吧......”

  阿士瓦右眼刚刚一直未落下的眼泪,此刻,正好坠下,天丽看了一眼,心中一软,见他还是不动,就又把手往前一送。

  “谢谢你......”阿士瓦用手接过,却没有拿来擦血,而是小心翼翼地避过有血的地方,收回到袖子里,随即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又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瓶子,天丽一眼就认出,那正是之前给他的金疮药,他费力地上药,却始终够不到伤口,天丽拿起药瓶,开始为他上药。

  “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不是为了打我骂我伤害我的女人,第一个为我上药,还问我疼不疼的女人......”阿士瓦一边说,一边微笑地看着上官天丽,看的天丽不自然地偏过头去,不再看他,却还是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于是,她手下用力,阿士瓦痛哼一声,天丽快速完成手里的动作,她本来也不会包扎的事,再加上对方又让她很不爽,所以她就随手弄了一番,不一会儿,阿士瓦一低头,看到自己的手臂上被缠满了布条,而他的衣衫下摆不知不觉地短了一大截,这还不算什么,他抬起两只手,被包成粽子一般,好像手上盖了一个小房子一样......

  天丽拍了拍手,看着自己完成的作品,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也不去看阿士瓦的脸,直接转过身子......

  阿士瓦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手,笑道:“公主真是生得一双妙手啊......”

  天丽仰起头,一脸的得意,似乎在说,那你看看,她不经意地看了阿士瓦一眼,突然眨了眨眼,定格在原地,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莫名地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哎呀,真是失策,那么好的机会,怎么就放过了呢,就应该上前给他打晕,然后自己就可以逃走了啊......哎呀,真是笨死了,

  这样想着,随即便转过身,又来到阿士瓦面前,趁其不备,刚要抬手,眼前一个黑影无限放大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