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0章:只对一人说的心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0章:只对一人说的心事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30章:只对一人说的心事

  她本能的想要挣脱,刚一用力,身子一软便向地上倒去,阿士瓦扑在了她身上,她刚要喊出来,却被对方捂住嘴巴,身后有脚步声呼啸而过,阿士瓦的手被碰到,顿时疼的倒吸一口凉气,险些喊出声音,天丽拼命挣扎,伸出手,却又被对方按下,奈何她身上没有丝毫力气,这几个简单的动作都耗费了她不少精力,她只得任命地躺在地上,不一会儿,四周终于安静下来,对方还在自己的身上,天丽用力咬住他的肩膀,阿士瓦立刻起身,深邃英俊的眼睛紧紧盯着她,看的天丽越来越不自然,低下了头,就在这时,天丽的肚子咕咕地叫了两声,天丽猛然抬头,脸瞬间红成一片,慢慢挪动身子,爬到距离阿士瓦一段距离的一棵树后面,背对着他......

  阿士瓦无声地笑了笑,走了过去,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纸包,里面放着两块糕点,递给天丽,天丽愣了愣,这不是自己最喜欢吃的桂花糕吗?她抬头看了一眼对方,没有接。

  阿士瓦坐在她身边,笑道:“拿着吧,这是干净的,昨天买的,还没来得及吃就亡命天涯了......你可有放心吃,没有毒。”

  天丽的肚子还在叫着,她接过,拿起一块桂花糕便吃了起来,味道居然还很可口,

  一抬头,看着阿士瓦直直地看着自己,她满嘴塞得都是糕点,嘴巴鼓鼓的,很是可爱,她瞪着大眼睛,抬起另一只手,把剩下的一块递了过去,嘴巴里模糊不清地说着,“给你,你也吃......”

  两个人坐在树下吃着剩下的桂花糕,天越来越晚,温度也越来越低,天丽紧紧环抱自己的肩膀,一脸的苍白,蜷缩在树旁,阿士瓦把之前被她丢在一边的衣服再次披在她身上,这次,她没有拒绝,阿士瓦轻笑道:“放心,明天一早就会有人来接应我们的.....”

  天丽低声道:“你放了我,你也和我皇兄心平气和地谈一次,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好不好?”

  “不可能!”

  天丽无奈喊道,却发出根本发不出更大的声音,一说话,就虚弱到了极点,她轻轻地说道:“那你也休想挟持我去威胁我的皇兄他们,我就是......我就是死了也不会让你如愿!”

  舌头使不上力,她拿起手边的一把短刀,说话间就要刺在自己的身上,却被阿士瓦及时抢了过去,

  “你想多了,我从来没有想过用你去威胁他们,我阿士瓦一直以来唯一想要做的事就是为父亲报仇,这个从未改变过,虽然我做的一些事让你不会认同,但是......我还不至于用一个女人去威胁成事,何况你......并不是别人......你是世上唯一一个出于真心且曾主动关心过我的人,你和她们都不一样,你......”

  他转过头,看到天丽已经睡着了,额头上还残留着细密的汗,这一路的奔波和刚刚耗费的力气,让她再也支撑不下去,很快睡着了......

  阿士瓦无声一笑,第一次用深情的目光去看一个女人,从第一次遇到眼前的这个人开始,从对方为自己上药,说过的话,都让他觉得意外又温馨,让他冷了二十多年的心,只在一瞬间就有了一点温度,这也曾一度让他惶恐不安,难以适从,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去靠近她,去偷偷观察她,看她的一言一行,她很爱笑,与其他如水妩媚的女人不同,她每天爽朗张扬,嬉笑怒骂都摆在脸上,这样的她,让他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全和可靠,之前他不懂,现在这一刻,似乎终于体会到了一种情感叫做喜欢吧......

  似乎林中万物也感受到了此刻他的心情,周身变得安静祥和,只是偶尔刮来的寒风,让他忍不住轻轻战栗,他伸手感受了一下风向,挪动身子,坐在天丽的身前,为她挡住了寒风......他闭目调息,继续探索他的邪功关键所在.....

  翌日,凌晨,天丽还未苏醒,林中出现一批黑衣人,接走了两人,

  到达的地点只是穿过了那个林子,林子后身有一个不显眼的峡谷,那里正是阿士瓦的藏兵基地。

  一个晚上,他用邪功疗伤,身上已经几乎痊愈,只是刀口处仍然留下了难看的疤,他不以为意,将假扮邓坤的衣服脱下吗,换上了他自己的。

  这个地方过于隐秘,一连数日,无论是上官豪还是上官凌他们,没有一个人发现,

  “对了,那边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一名黑衣人恭声道:“回主子,事情进展很顺利。”

  阿士瓦道:“嗯,那刘起人呢?”

  “他自然还在那边‘主事’!不过天照派来的人似乎也不是寻常人,对咱们突然的行事,观望了一两日,不过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三天,属下又适当地加了一把火,那边也慢慢地开始有了防备......现在正打算请示您,接下来,还需不需要再做点什么?”

  阿士瓦道:“那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要给北溟送上一份大礼,自然不能含糊,再过两日,就可以收网了,不过这两天,你该知道怎么做吧?”

  黑衣人眼神一亮,眼里似乎有了一丝兴奋,大声道:“遵命!”说完就领命离去。

  他刚站起身,忽然左手手指微微抖了一下,他立刻防备地看了一眼,觉察出一丝不对劲,想起来上次与穆尔丹交过一次手,之后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只是......似乎每次这个时候,接下来都会遇到.....对,都会遇到穆尔丹。

  阿士瓦猛然抬头,真是大意,这不就是小时候父亲说过的厥越里失传已久的联线秘宗术吗?真是该死,难道穆尔丹他们早就认出了自己,却一直装作不知道,他想到有几次跪在穆尔丹面前的画面,银牙暗咬......

  他太清楚联线秘宗术的威力了,这个秘术是早期厥越的术士创立,因为在茫茫草原上,时不时会出现大风和大雪天气,牛马羊甚至人群都会容易流失,用这个宗术,在自己想要随时找到的目标身上,放一条引线,一天的时间,那条引线会无形的融入到对方体内,然后再用内力一催动,他的方位就会在自己的手指尖指引出来,被追踪的人的手指也会微微颤动......后来这个宗术被不少部落使用,比如跟踪犯人,也有普通会一点武功的百姓拿来跟踪自己心上人的......只不过,最关键的是,这个宗术,只能用在厥越人的身上才有用......

  阿士瓦立刻吩咐下去,严加防范此地,随时飞鸽传书,

  他来到天丽的房间,见到她还在熟睡着,二话不说,立刻抱着她离开,他的小指颤动的越来越快,看来穆尔丹就在附近,他绝对不能让他发现这个地方。

  今天的体力已经恢复一大半,跑起来也快了很多,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一处地势险要的平地里,四周都是密林,看样子这里没有人来过这里,他的小指抖动的频率也渐渐弱了下去,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放下刚紧急整理的包裹,轻轻地将还在熟睡的天丽放在一块大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