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1章:众里寻她千百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1章:众里寻她千百度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31章:众里寻她千百度

  阿士瓦终于松了一口气,放下刚紧急整理的包裹,轻轻地将还在熟睡的天丽放在一块大石上。

  遇到宿敌的本能终于还是占了上风,阿士瓦愤怒地在空中用力拍了一掌,他一直在北溟,安心谋划这场复仇大计,可是,自从穆尔丹到北溟的那一刻,多年的败阵下风画面便萦绕脑海里,他天生的敌人穆尔丹,在厥越的时候,他就一直压自己一头,只要他有什么风吹草动,对方都会第一时间察觉,然后很快出现,这也是为什么父亲的很多行动他都没有参与的原因,他们两个人对彼此太了解,但是防备对方的也只是他自己,从越城逃跑时,他几乎用上了邪功的最高轻功,才甩掉他们,没想到,短短一夜的功夫,穆尔丹那小子居然还能追上自己,看来他要把这股火引到其他的地方了......眼睛微微一眯,心下有了思量,看来只能去栗城了。

  天丽醒过来,发现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她的身子微微一动,发现还是使不出力气,不过经过一夜的安眠,脑袋也不似之前沉重,她看到阿士瓦正在思考着什么,然后走到自己面前,打开旁边的包裹,拿出一些瓶瓶罐罐,在自己的脸上开始鼓动起来,她没有力气,只能任由对方动作。

  从包裹里还拿出两件粗布衣衫,给她穿上,阿士瓦自己也换上,过了一会功夫,两个陌生的脸孔便出现在这里。

  天丽看到阿士瓦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样子,慢慢向大石下面的河面看去,里面映照出一个满脸斑点皮肤沟壑的妇人形象。

  “你这是要做什么?你。”天丽还没有说完,对方在自己身上点了一下,便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她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眼神惊恐,身子不经意地佝偻着,完全不像原来的自己,这个反差让她害怕,

  “乖,再睡一会,就好了,带你去一个地方。”阿士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脖子后面一沉,天丽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里。

  林间虫鸣,微风乍起,却因为四处密林丛生,不到片刻便止了步,不过还是吹拂草木,荡漾出窸窸窣窣地声音,他一路上毫不懈怠,却到底轻功不敌对方落在后面,

  他将搜捕的队伍分成若干组,四面围剿,每个角落都不允许放过,但过了一整夜还是没有找到,他拼命催生内力,明明刚才反应强烈,此刻又弱了下去。

  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侍卫走上前,轻声说道:“主子,您......您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从越城追出来到现在,所有兄弟丝毫不敢怠慢,尤其是北溟军更是拼命搜捕,一直跟在穆尔丹身边的厥越人,看到主子片刻不曾休息,一整晚也没有停下来,眼睛已经泛着血丝,一身肃杀的气息,比之昨晚凛冽的寒风还要严峻。

  穆尔丹本就棱角分明的脸上,此刻犹如冰山,深邃的眼睛如同嗜血的猛兽,看的那个侍卫胆战心惊,向后退了一步,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找不到公主,你们一个个的都不许休息,阿士瓦那个混蛋,都怪我大意,留了后患,棋差一招,等找到他,我非要将他碎尸万段。”

  穆尔丹咬牙切齿地说,拳头紧握,手上露出青筋,让身边的人,暗自倒吸一口凉气,看来对方彻底激怒了主子,这么多年,一直不露声色的主子,第一次如此震怒......

  “是,主子,现在我们要去哪里?”

  穆尔丹闭目,转身看了看身后的方向,低声道:“今早他似乎在北方,不过现在,他们好像往南去了。”

  “那不是去栗城的方向?”

  追击阿士瓦的所有人并没有出了越城,他们根据穆尔丹的指挥,一直在附近的山林里全面搜捕,而事实上,阿士瓦也的确没有出城,密林丛生,山路难行,寻找两个人如大海捞针,他们根据穆尔丹的指挥,以他为核心,向四周搜捕,他精准的探寻到对方的位置,那么双管齐下,将那个位置四周提前包围,就不怕他还会逃走。

  穆尔丹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合眼,他只要一停下来就会想到上官天丽那天胆战心惊的模样,一脸的苍白,战战兢兢地躲在自己身后,拽着他的衣衫,眼睛里像小鹿一样,没有安全感,如今,被那个混账阿士瓦抓去,他根本不想想象,她现在的样子。

  跟着联线秘宗术的指引,他带着人一路穿过了密林,居然又折返了出来,好在这片林子本就在越城里,看似深邃,其实并不是很大,很快他来到山下,这才算是离开了越城,在山脚下的一个小镇里,

  似乎正赶上镇里的集市,不大的山道上,陆续摆放着不同的山货,这个小镇不大,大概也就几十户人家。

  穆尔丹身边只带了一个人,其余的人,一部分在暗中跟着,伺机而动,其余的人已经扩散在四周,随时收网。

  他走在山路上,背着手,一双眼深邃如寒潭,透着生人勿近的冷漠,一旁的小贩们想要靠近也没有一人敢走上前。

  山路上来来往往采买的人也有数十人,他目不转睛地梭巡着路人以及一边的小贩们,丝毫不敢松懈,他背着一双手,此刻小指颤动的越来越厉害,他知道,他要找的人就在附近,

  放眼望去四周的行人,阿士瓦一定用了易容术,若不是他从厥越而来,熟悉对方的招数,恐怕没有人会发现这里的某两个人,是易容而成,

  嗓门嘹亮的大汉,不拘一格的农夫,还有一脸质朴笑容的妇人,还有慈眉善目的老人,看起来对方似乎真的下了功夫,

  突然,穆尔丹看到不远处一个少妇,她被一个喝醉的男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正拖着她向镇里走去,他上前制止,那少妇立刻跪下来,求他救自己,自己是被人拐到山里,她苦苦哀求,穆尔丹眼里却露出失望的表情,刚才那个表情像极了天丽,此刻,他握住那醉汉的胳膊,另一只手的小指颤动剧烈,他不禁皱了皱眉。

  身后被撞了一下,扰乱了他的思绪,他紧锁眉头,回过头,看到一个老人正推着小车,车上坐着一个满脸黑斑的老妇人,身上穿着厚重的棉衣,整个人看起来很是臃肿。

  车上还放着从集市上买来的一些蔬菜和瓜果,还有一些杂物,穆尔丹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脚下是一个很大的萝卜,可能就是它砸在自己的身上,他弯腰捡了起来,随手丢在车里,那老妇人似乎是因为自己的车撞了人,神情有些着急,一开口,竟是咿咿呀呀地声音,原来是一个哑巴。

  “哎哟,真是对不起了这位公子,我今儿车上的东西有点多,额,没有伤到您吧?”那老者急忙开口问询,并诚恳的向他道歉。

  穆尔丹道:“无妨。”

  老人笑道:“啊,那就好,那就好,您看我这老伴儿腿脚也不利索,身子也很柔弱,就推着车带她出来转转,那老朽就不耽误公子逛街了。”

  车上的老妇一只坐着,脸上鹤发鸡皮,却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这让穆尔丹不自觉地多看了两眼,她看来起来似乎真的身体不是很好,许是因为觉得撞了自己感到内疚,一双眼睛里甚至因为刚刚的焦急蓄满了眼泪,她一只手指着天上,另一只手拿起车里的一把栗子,伸手递给他,两只手一起动作,看起来似乎在表达她的心情......

  穆尔丹伸手接过那把栗子,站在那里,看着莫名其妙地老妇,那推车的老人,也急忙笑道:“公子,这是我老伴儿在对你表示歉意,您就收下吧,那我就走了......”说完他才吃力地推动车子,向前走去,那老人刚刚一直在努力推车,奈何不知道是车子太过沉重还是他年过半百没有力气,他慢慢地向前走去,那老妇人一直回头,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穆尔丹颔首,抬头看了看天上,又低头看着手里的栗子,不明所以,又觉得总有什么在脑海里闪现,却始终抓不住,这期间,他的小指一直颤动不止,他一转头,看到刚刚一直啼哭的妇人和那个醉汉居然抱在了一起,那醉汉搂着她甚是亲密,他微微一愣,听到旁边的人打趣道:“这巧姐和李大牛也真是,隔三差五因为丈夫喝酒就闹脾气要回娘家,还总是说什么自己是被卖到这里的。”

  另一个人说,“不过是当初娶了她的确花了李大牛不少身家呢,据说家里的八头牛做聘礼,结果,这大牛也不是会花言巧语的人,巧姐一不开心,就朝着要走,我看今儿大牛还真的硬气了一回,居然第一次收拾了自家的婆娘,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样闹了。”

  “还闹?这女人啊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作大劲了就得拿出爷们的气场来,你看,这不是服服帖帖了吗?”

  ......

  旁边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着,穆尔丹看到刚刚还在闹着的夫妻两人,正上演着你侬我侬的情节,手拉手回了家......

  与此同时,穆尔丹手指的颤动也慢慢减弱了。

  “主子,你的后背脏了......”刚才一直去别处寻找的黑衣人此刻来到穆尔丹的身边,看到他的后背脏了,急忙禀报。

  穆尔丹灵光乍现,猛然抬头,看到刚刚推车老人离开的方向,糟糕,那应该就是阿士瓦,该死!

  那妇人的一双水眸,那个车子刚才是从身后过来,撞到自己,却不是腿的位置脏,而是后背,明明是有人用那个萝卜砸在自己的背上,还有手指着天上,手里的栗子.....天丽!

  “叫上兄弟,目标已经出现,给我追!”

  果然,穆尔丹走了很远,也看不到那老者的身影,只有路边的那个车子歪歪斜斜地停在路边,似乎在嘲笑自己的没用。

  他不再追,站在原地,闭上眼睛,凝神聚气,一旁的黑衣人看到,立刻后退,只见穆尔丹周身骤起狂风,卷起他的长发纷飞,他将小指放在双眼之前,须臾,眉心竟泛起红光,狂风大起,掀起衣袂翻飞,连同身侧的林间草木飘摇,小指颤动愈来愈烈,突然,穆尔丹睁开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林木丛生的某处,腾空飞转,从里面揪出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