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2章:人面翻转终团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2章:人面翻转终团聚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32章:人面翻转终团聚

  正是刚才遇到的追赶离家出走妻子的那个醉汉,他的脸红成一片,衣衫不整,满嘴的酒气,脸色满是沉醉和暧昧的气息,冷不防被拎起来,反应慢了一些,被穆尔丹肃杀的气息惊醒,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人,树丛里仿佛还有声音,穆尔丹闻声望去,是同样衣衫不整的一个女人,正是刚才苦苦求自己救她的那个少妇......

  这两个人刚和好就迫不及待地在这树林里......

  少妇急忙整理衣服,躲到树后面,穆尔丹松开了手里的男人,那男人急忙跑到女人身边,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战战兢兢地看着穆尔丹。

  “刚才有没有见到有人经过这里?”穆尔丹别过头,问道。

  他仔细看了看这条漫长的山道,从刚才迟疑到追过来的时间,他算了一下,即使对方轻功了得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走完......

  “回......回公子,俺们没有见过什么人啊......俺们刚才眼里也看不见其他人出现在这里......”

  看两人的眼神,看来吵架和好后的两人的确没有注意其他......

  穆尔丹拂袖而去,即刻吩咐下去,将山路两侧的林子全部检查,一根小草都不许放过......

  他背过身去,小指在身后剧烈颤抖,明明就在附近。

  穆尔丹眉间如火,眼神如炬,直直地盯着四周,他跟随小指的方向向某处走去,

  眉间突然有什么东西低落下来,他用手轻触,是血,他猛然抬头,眼前的一棵参天古树上,此刻出现两个身影。

  穆尔丹迅速弹起,那藏身在上面的正是刚才推车的老人和他的老伴,他正是乔装的阿士瓦,身边的就是上官天丽。

  “阿士瓦,还不束手就擒!”穆尔丹大喝。

  阿士瓦抽出手里的长剑,直刺向下,而此刻,天丽双手被绑在树上,不得动弹,她一脸焦急地看着树下缠斗在一起的两个人,她慢慢的把绳子放在树上摩擦,想要以此脱逃,手腕处很快被磨出了血,眼看绳子就要断了,忽听树下,一声冷哼,她一脸的焦急,却不能发出完整的话来,这时,手上一松,她的身子一空,向树下坠去。

  穆尔丹杀机展露无疑,步步紧逼阿士瓦,阿士瓦很快败了下风,却无法逃脱,对方的招数毫不松懈,让他的邪功竟然一时无法发挥出来,穆尔丹背对着树,阿士瓦抬头,正好看到树上掉下来的天丽,他脸色大变,表情惊恐,急忙用力推开穆尔丹,飞身向前,眼里心里只有要接住那个人的念头,穆尔丹抬手拍向他的后背,将他直接拍到老远。

  身后有风,穆尔丹也闻声望去,眼见天丽要落在地上,他飞身冲了过去,天丽距离地面已经很近,他来不及细想,直接俯身倒地,天丽正好落在他的后背上,只听闷声一响,穆尔丹痛哼出声,天丽晕了过去。

  穆尔丹强忍着痛苦,起身抱起天丽,看着她的受伤满是血痕,尤其是受伤有被故意刺破的血洞,还在流着血,他向树旁一看,底下有一小片的草上落满血珠,看来是他们一直躲在树上,天丽以此来引起自己的注意。

  他立刻抬起头,发现阿士瓦已经不见了,

  “来人!给我全力搜捕阿士瓦!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大概傍晚时分,穆尔丹一身狼狈的抱着天丽回到了越城,顼妍衣和蓝起为天丽换下脏衣服,洗去了她脸上的易容膏。

  天丽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她睁开眼,看到熟悉的房间,立刻起身,却因为身上的穴位刚解开,浑身无力,顼妍衣走过来,笑道:“你终于醒了,我让厨房给你准备了一些你喜欢的小菜,你起来先吃一些。”

  天丽看了看房间,只有顼妍衣,眼里露出淡淡的落寞,慢慢起身。

  顼妍衣看出来她的心思,便忍不住轻笑出声,“你要找的人啊......刚离开,他在这里守了你一天一夜。”

  “哦?是吗?”天丽假装不在意,眉眼处却泛着开心,嘴角也微微上扬。

  顼妍衣道:“他受了些伤,居然还强忍着痛意,守在这里,唉,真是让人感动。”

  “什么?他受伤了?严重吗?”天丽急忙上前问道,眼里的着急一览无余。

  “自然是......不妨事,你放心吧,你还是乖乖地把饭吃了,有了力气,自己去看他。”

  天丽坐在桌前,低下头,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嘟起嘴,“妍衣姐姐,你欺负我,我管他受没受伤呢,哼。”

  这时,门被推开,天丽急忙回头,看到上官凌正一脸严肃地走进来,上官凌看到她的状态,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即,一脸煞气地走到近前,天丽立刻站起身,低着头,捏着手指,有些无所适从,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上官凌走到她身前,天丽立刻害怕地闭上眼睛,完了,皇兄看样子一定很生气,只见上官凌抬起手,以为就要重重地打过来,最后却是轻轻地落在天丽的头上,

  只听一声长叹,上官凌温柔地拍了拍天丽的头,低声道:“你呀你,真是让人不省心......”语气宠溺,他揽过天丽,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像小时候那样,

  自从长大以后,天丽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上官凌这样对自己了,从来都是一脸无奈和严肃的训斥,虽然,她知道都是为她好,此刻,这久违的温情,一下子笼罩在天丽全身,她的鼻子一酸,声音软糯,带着淡淡的歉意,“皇兄,对不起,天丽又让你担心了......”

  上官凌轻轻抬起她受伤的手腕,轻声问道:“现在还疼吗?”

  天丽笑道:“不疼了。”

  “那就好,三天后,估计就恢复的差不多了......那就留在房间里,把上官家规抄写一百遍吧......”温柔的语气,含着淡淡的笑意。

  上官天丽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的上官凌,“皇兄,你在说什么?”

  上官凌笑道:“就是刚才你听到的话啊......免得你再有时间去胡闹......”

  “你!”天丽上前要抓住他,却扑了个空,顼妍衣及时扶住了她,对上官凌笑道:“殿下,天丽可是刚受伤,这样做......”

  “就是就是,妍衣姐姐说的不错,我可是还在受伤,皇兄,我刚才是怕你担心,其实我这手腕还是很痛,恐怕十几天都未必能好起来,你怎么忍心让我去写那么多字嘛?”天丽急忙附和道。

  上官凌道:“这个你自然不必担心,这两日给你上的药可是蓝起的独门秘方,上好的药膏,刚才我见你拿起筷子碗碟的姿势可是很顺手了,想来已经没什么问题,至于为何让你这时候去写,你自己应该最清楚,还有,妍衣,你不要再为她说情,也千万不要帮她......这是上官家族历来的规矩,做错事的人也只有这时候才有记性,还有......天丽,我这样要求你,并不仅仅因为眼前的这些,至于因为什么,我要你写完这个家规以后,亲自去找我,告诉我你哪里做错了......”

  天丽低下头,站在那一句话也不说,上官凌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桌上,轻声道:“这饭菜有些凉了,我叫下人去把饭菜重新热一热,再送过来,妍衣,你记得看着她吃完......”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