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3章:缠绵绕指柔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3章:缠绵绕指柔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33章:缠绵绕指柔

  顼妍衣微愣地看着天丽,天丽神情里透着淡淡的忧伤,无奈地坐在凳子上,眼神一空,低声地说了一句,“原来他都看出来了......”

  顼妍衣什么也没说,不一会,外面来人端走了饭菜,没过多久,饭菜热完后,就送了过来,顼妍衣一直陪在天丽旁边。

  天丽机械地吃着饭菜,仿佛一下就有了心事,终于,耐着性子,吃完了饭,天丽抬头,看着顼妍衣平静的表情,忍不住开口问道:“妍衣姐姐,你怎么不问我?”

  顼妍衣轻笑道:“无非是情之一事,你无需太过沉重,反倒对你的伤势不好,其余的就让它顺其自然......”顼妍衣的神情带着一丝感慨,喊来下人,将桌上的饭菜收走。

  天丽看着顼妍衣的侧脸,皮肤似乎比往常更加白皙,也似乎擦了淡淡的粉,嘴巴依旧是前两日的红艳,她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一时间,竟然让她看的呆住了。

  顼妍衣留下又陪着天丽说了好一会的话,就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站稳,她险些摔倒,天丽急忙上前去扶,顼妍衣摆了摆手,回身笑说不妨事,天丽再次呆愣在原地,久久回味刚才那个不经意地回眸,简直如同天人一般,只是,天丽忍不住看着对方的背影,妍衣姐姐看起来好像瘦了很多......

  穆尔丹回到越城,直到天丽醒过来,他便回到房间,闭目调息了一整天,再次睁开双眼,他的眼神已经恢复如初,他抬起自己的一双手,仔细地看着,眉目紧锁,仔细回味某一刻,到底还是用了那个禁术,去追踪阿士瓦,那术法分两个级别,中级和高级,大部分的厥越人会使用中级来追踪自己想要寻找的目标,但是高级的却很少有人用,因为它伤及心脉,如今,自己居然想都没有想就用了高级,满脑子里都是一路的追踪无果,眼看阿士瓦就要逃走,他情急之下,便......

  追踪阿士瓦这一路,他都没有用过,只是,那一刻,一种恐惧占据心头,他害怕那个爱笑的丫头再度消失,他害怕,他再也见不到她......

  想到此,穆尔丹闭上眼,心头仍然隐隐作痛,胸前传来火辣的刺痛,正是当日情急之下,俯身接住从树上坠下的天丽,他的身体重重地摩擦在地上,同时又要聚集内力让天丽安稳地落在自己的身上,不让她受伤......

  他正出神,同时褪下身上的内衫,一下子上半身露了出来,露出了古铜色的健硕肌肉,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人,

  “公子,您该吃药了......”是前不久收的丫鬟春绣。

  穆尔丹脸色有些不悦,沉声说道:“嗯,这种事,交给其他人就好,你出去吧......”

  春绣立刻委屈道:“公子,您是嫌弃春绣了吗?奴婢之前便发誓一生侍候在您左右,既然您收留了奴婢,这些事自然是奴婢分内的事啊......咦?公子,您的身上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了?”春绣突然发现他的胸前有一大片的血痕,立刻走到榻前,俯身去触碰,露出一脸的担忧,穆尔丹刚想要推开她,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

  “穆尔丹!你现在怎么样?”

  “你们!”上官天丽愣在当场,片刻便反应过来,转身就要离开,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风,眼前出现一个白影,瞬间堵在自己的面前,穆尔丹有些玩味的声音响起,“你要去哪里?”

  天丽一脸愠怒,不去看他,想要闪身离开,自己的胳膊却被对方牢牢的握住,

  穆尔丹也不回头,直接说道:“春绣,下去!”

  春绣急道:“公子......奴婢......”

  穆尔丹声音中透着一丝不容反驳的冷酷,“我再说一次,下去!”

  春绣手捂着脸,一脸委屈地离开了。

  天丽抬头看向穆尔丹,他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嘴角带笑,“你在担心我?”

  “你想得美,我是来看看你还活着没有,毕竟......毕竟是你救我回来的,于情于理我都要来看看......不过,看样子,你没什么事,有美在侧,倒很是逍遥呢。”

  说完用力甩开对方一直拽着自己胳膊的手......

  “啊!”穆尔丹眉头微蹙,痛哼了一声,天丽见状,冷笑道:“哼,休想糊弄我去!”

  转身就要离开,身后传来摔倒的声音,她回头,果然见对方一脸的苍白,她急忙回身,扶住对方的胳膊,却发现此刻她的手里有几滴血,她刚才似乎触碰到对方的心口处......

  穆尔丹的衣带刚刚没有系好,此刻瞬间脱落,露出了他满是血痕的上身......

  天丽震惊,“这又是怎么弄的?”

  她急忙扶他起来,去了榻上,见桌上放着金疮药等物品,便去取来,

  穆尔丹勾唇一笑,又露出了妖孽一样的笑容,低声道:“刚刚公主说我有美在侧,恨也逍遥,这话倒也不假......”

  低头看着天丽小心翼翼地为自己上药,听到他这样说,她抬头看着他。

  穆尔丹俯身凑近天丽的脸,近在咫尺,声音沙哑,“正如此刻......”

  顼妍衣来看岳清灵和陆冥,正看到岳清灵在院中舞剑,同时施展轻功,飞檐走壁,坐在院子里的陆冥双手抱拳,为岳清灵喊着口诀,这画面,不禁让她想到在北溟她的落雨阁的那段日子,她一直站在廊柱后面,有些出神地看着这幅画面,竟然不忍心去打扰他们。

  她默默转身离开,没有看到不远处另一边的廊柱后站着的那个人,只有在无人看到的角落里,才会露出神情炽热的目光,毫无保留地去注视着她,那人正是当朝太子上官凌,直到她消失在廊下的拐弯处,他的眼神还是久久没有收回,只是嘴角上扬,这就够了。

  她回到欧阳勰前几日为她打造的小院,坐在树下,感受此刻的静谧,一抬眼,落入一双专注神情的黑眸里,带着炽热的火焰,却并不灼身,相反,永远都带着沁人心脾的温暖,她不经意地笑了,对方有一瞬间的停滞,随即迈步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低声道:“这一天,我一直在找你,你去哪里了?”

  顼妍衣笑道:“找我做什么?我又不会走丢,我看你一直在忙,也不忍打扰,便去陪天丽了,还去做了不少事呢,这一天倒是很充实......”

  微风拂面,撩动着她的额间碎发,在她的脸上来回婆娑,她那如月光一样皎洁的容颜,此刻就好像一面圣洁的湖泊,泛起淡淡的涟漪,让人忍不住心旌摇曳,更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

  欧阳勰嘴角上扬,轻轻地将她的碎发别到耳后,顼妍衣的眼睛如水晶一样闪亮,倒映在他深邃如渊的眸子里,交相辉映,更加璀璨非常,他没有忍住,捧住她的脸,俯身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顼妍衣一双手回抱住他,这一次,不同以往,竟然得到了她第一次主动的回应,她抬头凑近,近在咫尺的两张脸,呼吸相闻,她长长的睫毛撩动在欧阳勰的脸上,惹得他感到一阵阵的痒......他用力揽住她的腰,在她的嘴上轻轻一啄,随即将整个头埋进了她的颈窝里,深吸了一口气,她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味道,从初识到如今,从未变过,这是她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见到你,我突然心里有一点空的慌,就把所有事情早早地推给了凌,我知道你一定会去看天丽,可是等我到的时候,你刚刚离开,之后又去了陆冥那里,见到了刚到那里的凌,他说他看到他刚离开,又去了后院,前厅......你去的每一个地方,我都准确地找到,可是总是慢了一步,你都是刚刚离开......这种感觉......我很不喜欢......”

  顼妍衣靠在他的怀里,听到他的话,陷入沉默,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表情默了默,欧阳勰没有听到她的回答,慢慢正过身子,在他看到她的脸之前,顼妍衣绽放一笑,踮起脚尖,伸出手指,竟在他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让欧阳勰当场愣住,

  “嘻嘻,你呀你,这能说明什么?说明你呀,身子还是没有恢复太好,看来汤药也要一并喝下去,不能光用参汤来滋补你了......居然连我都没有追上呢。”

  欧阳勰宠溺地笑道:“是是是,遵命,未来的欧阳夫人.,为父就先提前预演一下了。”

  顼妍衣害羞地埋在他的怀里,有些恼意,语气却满是撒娇,“谁是欧阳夫人?谁爱做谁做去。

  欧阳勰突然坐下来,用力一揽,将她带到怀里,顼妍衣正好跌在他的腿上,他俯身凑近,贴在顼妍衣的耳旁,声音里透着浓浓的蛊惑,“除了你,谁都不行!”

  顼妍衣整个身子僵住,一脸的柔情,听到他的话,害羞到了极点,却不想下一刻,那人又低声说道:“参汤,汤药......对我的滋补都不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