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4章:缱绻梦中眷红尘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4章:缱绻梦中眷红尘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34章:缱绻梦中眷红尘

  那眼泪一下子灼烧了他的心,他心中一痛,一下子用力揽住了她,这三个字,好像是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送到他面前,这让他忽然满满的......心疼......

  欧阳勰微微蹙眉,一脸专注地看着怀里的女人,揽住她肩膀的手也更加用力,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看着天上的明月,连沉默下来的空气里,都仿佛有千言万语,这种感觉,让欧阳勰一整日的烦躁和疲惫一下子消除殆尽......

  顼妍衣亲自去取来茶具,安静而娴熟地在旁边为他泡茶,甘醇香甜的味道让欧阳勰有一丝恍惚,他仿佛看到了成亲之后的两个人,携手相看,无声相伴的美好画面......

  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顼妍衣递过来的茶,许是这夜色迷蒙,许是月光皎洁,不同以往的恬淡和谐,欧阳勰吩咐人准备了酒和琴,为顼妍衣弹奏那首经典的古曲《长相思》,顼妍衣一脸的享受,搂着他的胳膊仔细聆听,与欧阳共饮杯中酒,不知不觉,三四杯便下了肚,她的脸上开始笼罩红霞,眼神也越发的迷离,她软绵的身子摇曳生姿,随着那首此刻听来有些哀婉却与两人的画面形成对比的悠扬曲调,顼妍衣挥舞长袖,步步生莲,一双眼带着惊天动地的美,摄人心魄......

  欧阳勰英俊的五官,此刻带着勾人的笑意,痴痴地望着顼妍衣,夜色撩人,却仍然在这样的两个人面前失去了颜色......

  欧阳勰一边执琴,一边拿起酒杯,在印着红唇的杯口上轻触,随即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潇洒起身,琴音止,舞不停,顼妍衣似乎已经沉醉其中,整个人如海上浮萍,摇曳不休,等待一个可以让她停下来的港湾......

  欧阳勰一下子握住她的手,轻轻松松地就让她停下来,随即将她抱起来,回到房间,他将她放在榻上,温柔地抚.摸她的脸颊,此刻,顼妍衣醉眼迷蒙,轻声呢.喃,欧阳勰忍不住吻了下去,两个人痴缠起来,欧阳勰陷入了无限的朦胧里,忽觉脑袋越来越沉,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整个身子从霸道变得越来越清缓,他抱着顼妍衣软绵的身子,一点点的闭上了双眼,最终落入了一方无垠的梦境中,追随着这个最熟悉的曼妙背影,徜徉其中,嘴角也一直含着笑......

  顼妍衣在黑夜迷蒙中,看着中途渐渐倒下去的男人,缓缓坐起身,她轻轻摆正他的身体,将锦被慢慢盖在他的身上,满目的深情,一双手轻抚他的脸,然后紧紧握住他的手,眼神一转,闪过浓浓地不舍......

  她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吻下去,一滴清泪终于坠落在上面,带着清冷的温度,看着他的睡颜,那么安静,那么无忧,嘴角始终勾起,这一刻,梦里一定很甜,这一刻,他是幸福的,愿这份感觉永远封存,愿这份幸福一直保鲜,久久不散......

  欧阳勰睁开眼,觉得这一觉似乎很是漫长,他伸了个懒腰,他睡得很安慰,此刻,他觉得神清气爽,他坐起身,看到榻上只有他自己,心头莫名出现一丝低落。

  忽然,看到枕边放着一封信,他微微皱了一下眉,打开一看,眼露诧异,是顼妍衣写的,她......走了?

  这时,上官凌从门外走进来,“你终于醒了,你这一睡就睡了两天一夜,要不是妍衣说她先让你好好安稳地睡一觉,我都以为你是不是又病了,不过,你今天再不醒,我就要想别的办法了......”

  欧阳勰没有说话,他听到自己竟然睡了这么久,心头一愣,手里的信便落了下来,上官凌凝眉,上前接住,上面写着,

  “欧阳,之前答应过你,要先离开,如今又在这里多陪了你这么多天,你每天要忙很多事,你一直都很辛苦,我知道,大战在即,我不想成为你们的负担,现在我最后的心愿就是能在离开以前,能看着你好好的睡一个安稳觉,所以,我在茶水里放了一点点安神药粉......此刻,一边看着你熟睡的脸,一边写着这封信,我已经很满足了......这也是我在越城最后的任性,你一定不要怪我哦,我不想看到你们离开,那样我可能会舍不得,所以,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在我走之前,已经陪着你们每一个人度过很美好的瞬间,我想我很知足了,接下来,你们一定要保重,我......在北溟等待你们的好消息......勿念,妍衣......”

  上官凌道:“妍衣,她走了?难怪前两天她整个人似乎有点不对劲,好像很舍不得的样子,难道是你让她走的?”

  “是数日前,那时候我深中蛊毒,无法自拔,生怕有一天会连累她,当时让她离开,她说她要留下来几天再走,没想到,她兑现了当时说的话......”

  只是这一切来得很突然,突然地让欧阳勰有些心慌,他想起近日的种种,不知道为什么,她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可是他却没来由的恐慌起来......

  接下来,欧阳勰和上官凌开始谋划反击栗城,阿士瓦到底是查无所踪,根据先前穆尔丹的寻踪术,发现了他似乎抵达了栗城。

  “要不是为了那两万北溟原兵,你我怎么会在此顾虑重重,那个上官豪也是算准了这些,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真是可恶!”上官凌恨恨地说道。

  他接过刚到的线报,看到上官豪又派出了五个毒人,杀了己方上千城外巡逻的兵马,一时间竟然无法抵挡此番恶战,只得退回越城,

  欧阳勰坐在一旁,突然沉声道:“对方如此挑衅,无非是仗着毒人的威力,我们,不妨主动出击,对了,最近蓝起不是一直在研究对付毒人的招数,可有成效?”

  上官凌道:“倒是有一点效果,不过据说现在上官豪每天都在制作新的毒人,而且,他近日主动挑衅,让毒人攻击我们的人,同时抢走了不少尸体,拿回去为他所用,照这样下去,也怕是终究敌不过......”

  这时,外面传来打斗声,两人面面相觑,出去还没有看清,眼前扑过来一个人,杀机尽显,血腥气浓厚,院子里倒下十几具尸体,附近长廊和屋檐上,站满了官兵,一个个手持长剑,不敢上前,中间站着的赫然双眼血红的子锐,子铭在他旁边,苦苦呼喊,却无济于事。

  蓝起跑到欧阳勰和上官凌身边,隆多一直护在她左右,她一脸的焦虑,道:“不知道怎么了,他突然狂性大作,欧阳之前不是说毒人惧怕火吗,我也给他试了,却发现,他真的与其他毒人不同,不但不怕火,还可以为己所用,增加自己的杀伤力,看来需要想办法了.....”

  欧阳勰沉声道:“我觉得大可不必。”

  他走上前,看着子锐嗜血的眼神,相互对看,而在虚无的空间里,身在栗城的某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与子锐有着同样的眼神,带着张扬狂妄和仇恨的火焰,燃烧在这两重独立却又冥冥合一的眼睛里,彼此不自觉地露出,仿佛见到故人的目光,充满着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