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5章:恩义两消愁更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5章:恩义两消愁更仇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35章:恩义两消愁更仇

  上官豪:让我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本事能逃过这一劫......

  欧阳勰:终归都是毒人,看你能奈我何?

  子锐的眼神突变,蓝起根本控制不住,她的银针似乎也只是在子锐恍神之际起到作用,就比如此时此刻,他突然发了狂,让人无法招架,隆多好几次想要冲上去,都被她制止住。

  蓝起说道:“我刚要去看他的状态,他突然毫无防备地睁开眼,一脸的煞气,功力也大增,你说的大可不必,现在又该如何是好?”

  上官凌看了一眼欧阳勰的表情,只见他一双冷锐的眼睛,如刀锋一般,透着一股地狱般的森凉,

  “杀!”两个人异口同声。

  穆尔丹闻声跑了过来,身后跟着天丽,一脸恐惧地在后面,即便害怕,却也还是跟过来,上官凌眼风一扫,透着淡淡的凉意,天丽随即低下头,乖乖地站在远处,上官凌让沐泽带几个人到天丽身边保护她,牢牢地将她护住,他看一眼穆尔丹,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欧阳勰,上官凌和穆尔丹迅速飞身落在子锐面前,这回干净利落地使出每个人的六七成功力,上官凌在欧阳勰耳边轻声问道:“你怎么样?”

  欧阳勰嘴角微勾,“已经无碍,放心......”

  三个人杀气凛凛,对阵子锐的狂暴怒吼,一时间,这里仿佛一个没有千军万马的壮烈战场,充满着煞气......

  这时,子锐身后冲出两个人,想要突击他,那两个人还没有碰到子锐的身体,从旁边突然闯过去一个人,正是子铭,他用力撞到那两人的身上,一边大声呼喊,“小石,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弟弟,不要伤害他。”

  那两个人一边痛哭一边大喊,将拳头重重地打在子铭的身上,“你让我放了他?还不就是因为你,偏要保住你兄弟的命,你现在看看,这地上躺着的,哪一个不是和你有过命的交情?难道他们就不是你的兄弟了吗?他们无辜被他杀死,谁来为他们讨回公道?”

  另一个人回头对着上官凌喊道:“殿下,属下未经过您的允许便如此行事,要怎么罚都可以,只是,这些死去的兄弟们,我们一定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两个人向子锐冲过去,却被子铭狠狠地抱住,“你们莫要胡闹,就凭你们两个人,怎么会是他的对手,不要去送死!”

  “放手!”两个人回身揪起子铭的衣领,又重重地落下几拳......

  与此同时,子锐的身上也起了反应,他紧捂心口,欧阳勰来回看了看兄弟两人,子铭被打的地方,子锐就会痛到......

  欧阳勰双眼微眯,就在子锐痛哼一声,双脚微颤,向后退了一步,他猛然提剑上前,大喝道:“刺!”他的身子向上飞闪,翻转数圈,速度快到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见一个黑影,飘荡在子锐的头上,

  而远在栗城的上官豪似乎因为刚刚横生的插曲,心神微动,他念动嘴里的咒,发现开始有一点吃力,而这时,子锐的双眼开始涣散,上官豪凝神聚气......

  穆尔丹和上官凌默契向前,上官凌对着四周的官兵大喝道:“围住他!”

  四面八方的官兵快速地冲了过来,躲在一旁的天丽一脸担忧地看着院中的一切。

  子铭见状立刻松开那两个人,却被阻挡在人群外面,他声嘶力竭,“子锐!”

  眼神涣散的子锐,突然捂着脑袋,听到子铭的呼喊声,停顿了片刻,他站直了身子,向子铭的声音处看去,目光依旧是涣散的,却不再露红光,蓝起见状,知道时机已到,向他奔去,举起银针刺去,这时,上官豪最后一个口诀催使内力,再次催动,子锐的双眼骤然变色,他猛然抬头,双手向上,用力一拍,迎向欧阳勰,却被对方长剑一挥,只听“呲!”的一声,随着两人巨大的冲力,血溅当场,空中甩出一物,是一只手臂,正是子锐的......

  不过诡异的是,他的手臂被砍下来,只有一个光亮的缺口,并没有流血,他的表情不变,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痛意......

  蓝起及时向后闪躲,被隆多抱住。

  “不,子锐!”身后传来子铭更加撕心裂肺的声音,那个断臂正好落在子铭的脚下。

  欧阳勰落在子锐身后,与随后奔至的上官凌和穆尔丹一同举起长剑,向子锐刺去,子锐呆滞的眼神,猛然变深,身姿矫健地向旁边冲去,瞬间击倒十几个官兵,他的力气依旧大的吓人。

  欧阳勰等人反应更快,抬剑再次刺去......

  “子锐!”

  三把长剑穿入身体的声音,瞬间止住了子锐的狂躁嘶吼声......院子里一下变得死一般的安静。

  欧阳勰,上官凌和穆尔丹瞪大双眼,立刻松开了手,三把长剑齐齐地插在一个人的腹中,正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冲过来的子铭。

  子锐背对着子铭,猛然单膝跪在地上,面目狰狞扭曲,他手捂着腹部,也正是长剑插在子铭腹部的位置上......

  他慢慢转身,一脸痛苦地走到子铭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依旧呆滞,只是他的煞气一下子消失了,眼睛恢复了漆黑的颜色,

  子铭倒在地上,刚才一直阻止他的名叫小石和另一个男人抱住他的肩膀,帮他扶坐起来,

  子铭道:“子锐,哥哥不能保护你了,对不起......”

  欧阳勰走到他的面前,低声道:“你可知,你这样为他承接的不是让他活下去,你死了,他也便死了......”

  子铭猛然抬头,看向他,一脸的不可思议,“怎么会.....怎么.....公子,您不要杀他......”

  欧阳勰道:“你还记得他刚来那天的反应吗,你身上被袭击,他就会有反应,如今你生命殆尽,他现在也委顿不堪,我既然很早就发现了,就是不想让你犯傻,何况,他已经重伤不治被制成了毒人,本来就已经是个死人,而你......如今看来,一切都是命!”

  他的语气透着隐隐地愤怒,本可以不说出来,却还是用最凉薄的语气讲出来,他背着手,也不去看子锐的脸。

  子锐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露出释然的笑,或许是人之将死,他脑海里翻滚出一些平日里也没有注意到的细枝末节,于是,轻声道:“我跟着公子这么多年,如今不能为弟弟再做什么,可是现在却能为公子在最后做一件事,也是值得的......”

  小石在一旁哭道:“你真是个傻瓜,咱们兄弟几个,这么多年,一直跟在公子身边,不是说好要一生不离不弃,侍奉公子,护他周全,怎么你......”

  子铭强忍痛苦,艰难坐起身,双手抱拳,对着欧阳勰的背影,道:“公子,别人都说公子性子冷绝,却没人知道,公子对兄弟们的爱护,是比大海还要深沉的.....恩义,原来您知道这一切,却仍然想要保护我,却因为我,连累了其他的兄弟,这样的结果,子铭也不想要......公子,请再受属下最后......最后一拜......”他强忍着腹上的痛,只能微微弯曲脖子,欧阳勰闭上眼,背影有一丝颤抖......

  子铭口吐鲜血,慢慢转向子锐,抬起头,看着一脸荒芜的他,艰难地伸出手,声音颤抖,“子锐,我的弟弟,我可怜的......的弟弟,原谅哥哥不能再保护你,下辈子......让我再弥补你......”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一双手在虚无的空气里,慢慢坠落,最终失去了最后的声息......

  就在那一刻,子锐突然跪下来,一双空洞的眼,直直地看着子铭,他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怒吼,双手捂住腹部,他断掉的手臂伤口上,瞬间流出大量的血来,如流水一样滴在地上,他扑向已经僵硬的子铭身上,拉住他的手,紧紧握住,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根本不成句,突然,口吐一大口鲜血在地上,脑袋垂落,气绝......

  远在栗城的上官豪,此刻身子猛然向后弹去,不受控制地撞在墙上,也鲜血涌出,再也感受不到来自子锐身上的一丝气息,似乎某种力量彻底被遏制,他懊恼不已,却也不敢怠慢,立刻调息.....

  一直与子铭关系交好的几个人立刻冲到他身前,大声痛哭,欧阳勰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一直闭着眼睛,在听到子锐的嘶吼声那一刻,他向前迈去,叹了一口气,吩咐人,将子铭和子锐葬在一处,要厚葬......

  跟着他八年的子铭,还有地上躺着的众多熟悉的面孔,让他一时间有些窒息,这场仗已经够久了......

  随即上官凌立刻派人将所有死去的人安排火葬,不留任何可能会被上官豪利用的机会......

  一切看似恢复平静,整个越城却陷入了另一种哀伤的气氛里,死在毒人手下的上千条性命,让所有人仍然不敢松懈,甚至筑起另一种仇视的心,与此同时,大家面对上官豪的残忍,也变得更加团结.....城中所有人包括普通百姓,都自发地练兵修整,随时迎战......

  距离顼妍衣离开,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两天,这两天会有下人在之前同样的时间送来参汤,说是顼姑娘临走时吩咐的,熬来补身......只是这一次,再也不是欧阳勰独享,而是人人有份。

  坐在大堂里的穆尔丹和上官凌喝着参汤,喝的津津有味,

  上官凌笑道:“前不久你小子一人独享,妍衣明着偏心,不过看在你生病的份上,我们便也不与你计较,如今妍衣终于不再吝啬,分享出来,没想到你小子这么有口福,享受了这么多天的美味.....这味道属实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