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6章:睹物思人心事起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6章:睹物思人心事起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36章:睹物思人心事起

  穆尔丹喝了一口,随即附和道:“不错,我曾在北溟有幸喝过几次参汤,不过却都比不过这碗,没想到顼姑娘熬出来的参汤别有一番风味,真是好喝......我这还是借了欧阳兄的光呢......”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品尝参汤的美味,而坐在对面的欧阳勰,此刻只喝了一口,便不再动,眉头微锁,看着碗里的汤有一些出神......

  欧阳勰沉声问道:“这是谁做的参汤?”

  站在一旁的下人急忙问道:“回公子,是掌管后厨的李婶,她可是咱们这里的老人儿了,做出来的东西很受欢迎呢……”她滔滔不绝地开始说个不停。

  “这是顼姑娘临走的时候吩咐的?”欧阳勰一双眼冷锐如锋,看的那丫鬟害怕地瞪大双眼,连连点头,恭恭敬敬地回道:“回公子,正是,而且……这个参汤的做法还是顼姑娘亲自教李婶做的,李婶也不敢怠慢,就怕失了原味呢……”

  上官凌看到他的表情,有些诧异,放下手里的碗,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不对?”

  欧阳勰挥了挥手对丫鬟,沉声说道:“你先下去吧……”

  “是!”丫鬟急忙行礼退下。

  欧阳勰又喝了几口参汤,沉声道:“这和我之前喝的参汤味道有些不同……我之前喝的是有一股淡淡的甜味,哪个甜味也很特别,这碗的确也可口美味,但是却有很大的不同……”

  他凝眸沉思,安静了片刻,手捂心口处,莫名的有一种惆怅,还有一丝……心疼……

  穆尔丹突然开口说道:“你最近好像差不多有些摆脱阿士瓦的蛊引控制了……他受了重伤,恐怕短期内也无法作为,事情似乎进展地很顺利……也幸亏没有让顼姑娘知道,否则她一定会为了救你,而换血给你,到时候她会将这个已经被炼化的蛊虫引到她的身上,轻则皮肉腐烂,重则……恐有性命之忧……”

  听到他的话,欧阳勰眉头紧锁,心头又是一颤,没有来由的疼了一下……

  上官凌看到他的表情有些异样,走到他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你是在担心妍衣吧,不必担心,她是和成风成雷两兄弟走的,有他们两个人保护着她,自然是稳妥的,回头我会安排一批的人,在回去的路上去寻他们……确保她安全无虞……”

  欧阳勰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低声道:“嗯……我知道,当初我也是想让她尽快离开……如今大战在即,这样倒是让我更加无所顾忌了……不过,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天这个参汤,让我萌生一种异样的感觉,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上官凌笑道:“我看你呀,不过是睹物思人罢了,喝了这么久妍衣亲自做的参汤,眼看着别人端来的,自然是有点不对味吧,你呀,我看咱们就趁早将此战了结,你也好尽快回京都与她重逢……”

  穆尔丹突然轻笑出声,将碗里的参汤一饮而尽,随意地擦了擦嘴,笑道:“我看欧阳兄呀,就是贪婪,可能要顼姑娘亲自喂你才行……”

  欧阳勰坐在那里不以为意,嘴角勾起,随即叫了人,安排他们尽快沿着回京都的方向去追顼妍衣,务必亲自护送她到京都,期间即使汇报那边的情况,不得有误……等那人领命下去,上官凌笑道:“没想到我们的欧阳公子也有如此细腻的一面,倒真是难得,不过,那个人是妍衣,倒是值得……”

  这时,从门外风风火火地跑来一人,正是之前穆尔丹派去追踪阿士瓦的人,终于有了他的下落,原来当天阿士瓦负伤逃跑,确实马不停蹄地赶往栗城,穆尔丹留下的大部分人地毯式搜捕,由外向内进行,丝毫不给对方喘气停歇的机会,不过,那阿士瓦太过狡猾,所有人一路追捕,跟着阿士瓦去到栗城附近的一个小镇,突然,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众人一下子失去了他的下落……

  不过,不到半天的功夫,阿士瓦再次出现,他跑到了附近的小镇里,所有人不敢迟疑,立即追了上去……

  却没想到,他们刚到小镇里,突然涌出一大批官兵,众人环顾四周,才知道是误闯了天照驻军的营地……为首的军官自然知道追捕阿士瓦的重要,却更不敢得罪天照国,他也知道天照国..军与本国皇帝素来心照不宣的交好,如果在这里得罪了天照军,这个罪名可不是他一个小小官员能承担的起的……

  天照军为首的官兵第一时间怒目圆瞪,镇上的所有天照官兵更加气势汹汹,他们立刻退了出去,声明无心闯入……天照军也没有为难他们,只是他们始终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看着他们,久久不退,没有办法,他们便留一部分在那附近继续搜寻阿士瓦的下落,剩下的人全部回来,汇报此事……

  阿士瓦拧眉道:“这个阿士瓦……真是……”

  那汇报的官兵声音中有一丝担忧,“殿下,属下无意闯入天照营地,无意间看到他们里面的设施和人数,好像不少,而且,我还隐约听到里面的院子里有练兵的声音……恐怕……事情不简单。”

  上官凌道:“这天照国国主素来与父亲投机,虽然多年来并没有明面上有过交流,但是所有人也都心照不宣,他们对咱们自然是不会有威胁。”

  欧阳勰突然开口说道:“我看未必,你们没听到他刚才说的,他们无意闯入那里后,那些天照人似乎对我军并不友好……在我初来越城之时,我曾派子铭……”说到这里,他的神情默了默……随即,继续道:“在我初来越城时,我曾派他去四处打探周边环境,考察地形情况,也曾无意间闯入了那里……不过,那时候驻守在那里的所有官兵可是和颜悦色,很是友好,还说有机会和子铭切磋酒量……虽然客套,但是足以见得他们的态度,与他所说的似乎截然不同……”

  那个官兵听到,立刻惶恐地跪下来,说道:“几位主子,属下说的千真万确,而且,属下拿性命向你们保证,属下只是刚刚带人误闯进去,不到片刻,他们似乎很是敏感,立刻冲了出来,来势汹汹,属下除此以外,根本没有冒犯他们的地方……”

  欧阳勰看了他一眼,眼神微眯,轻声道:“我知道,自然是和你无关…..只不过,恐怕此事没有那么简单…..另有蹊跷……”

  果然,第二天,从外面跑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已经看不清他本来的表情,浑身泥污,他气喘吁吁,被另一个士兵一路搀扶着,

  上官凌凝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跪下来,大哭道:“殿下,不好了,在城边小镇附近的所有兄弟……他们都……都被人杀死了…..呜呜呜呜……”

  穆尔丹站起身,一脸震惊,“你说什么?是谁?阿士瓦他……”

  “不是他……所有的兄弟都是被天照的人给杀死了……他们……”

  “你说什么?天照?”

  那士兵很是激动,却因为浑身是伤,牵扯他的表情有些狰狞扭曲,他大哭道:“就是他们,属下奉命一直在附近搜捕阿士瓦,并未越雷池半步,今早上,有一些天照官兵,突然冲出来,不问青红皂白地就向我们杀来,根本不留任何余地,所有兄弟在毫无防备之下全部被杀…..呜呜呜呜…..要不是属下反应快些,恐怕也回不来了……属下拼了命也要回来告诉殿下,天照军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