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7章:枯萎红颜惹相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7章:枯萎红颜惹相思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37章:枯萎红颜惹相思

  那人情绪越来越激动,眼睛一翻,便晕了过去。

  欧阳勰对扶着他的士兵说道:“带他下去,先给他看看伤势……”

  那两人很快退下,上官凌看着地上的血,紧握成拳,陷入沉思。

  穆尔丹道:“总觉得这事与阿士瓦逃不了干系,怎么偏偏他去了那,就发生了这些事,而且……要不是他的话,那些人怎么会误闯天照营地……”

  欧阳勰和上官凌面面相觑,他低声说道:“自然与他有关,只是我总觉得这事并不是这么简单……”

  穆尔丹紧皱眉头,说道:“刘起也已经消失了很久,他之前乔装成罗永听说在几天前说是出门采买,然后顺便为玉小姐去庙里祈福几天,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上官凌道:“最近事情太多,倒是真的把他给忘了,可是,我已经吩咐下去,玉红莲房里的所有人不经过我的允许,是不可以出城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看来要先查一下底下的人了。”

  而此刻,他们口中的阿士瓦此刻刚刚回到之前带天丽去过的秘密基地,他刚走进去,就迎来两个人,穿着天照军的衣服,在后面跟着数百人,也同样穿着相同的衣服,其中一个,一脸的笑意,走上前,谄媚道:“主子,事情进展很是顺利,按照您的吩咐,将那些北溟军杀了个赶紧,留下半个活口,算起来,那人应该已经到越城,现在恐怕正在痛诉天照军的罪状,哈哈哈……”

  阿士瓦瞪了他一眼,说道:“这算什么,这还只是开始,你们几个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知道吗。”

  那人笑道:“是,主子您放心,属下一定不负所托,不过没想到事情进展很是顺利,一切都没有逃过主子的神机妙算,您真是太厉害了,您先让那刘起带着咱们的人,以北溟官员的名义进犯天照军,起初,那天照军的确是不为所动,甚至对穿着北溟军服的我们毫无防范,那刘起倒是听话,当场发令杀了他们驻军防守的官兵,如此往复,对方都只是后退,并无反击,接连几天后,那些人终于严加防范,击退了我们,还派人回去汇报,当即天照派来了一万精兵,杀了数十人,按照您的吩咐,立即撤退,而一切如您所料,那天照与北溟果然交情匪浅……如今您亲自出马,竟然引了北溟军进驻天照营地,那么如此一来,恐怕…..经过此事,他们的交情匪浅也不得不浅一浅了。”

  外面来人,“报,主子,那刘起哭闹着要见您。”

  从完成天照那件事后,刘起便被带到了这里,已经有三四天。

  那刘起脸色惨白,左手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刘起见到阿士瓦,立刻站起身,愠怒道:“你终于出现了,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惹怒了那些天照军,不过你之前不是只说我用语言进犯而已,可你并没有说你们要杀人啊……你都不知道,你们无缘无故杀死他们的人以后,他们当时是怎么看我的,那眼神让我连续好几天都做噩梦……你们的人倒是跑挺快,我落在后面,险些被他们的头目砍死,跑了很远还是被他们的弓箭射伤……哼,我看你是根本不顾我的死活……”

  阿士瓦笑道:“那你可就冤枉我了,你刚刚也应该听他们说了吧,我也是才回来,你可知道我从哪里来?”他狡黠一笑,看着一脸疑惑的刘起,

  随即笑道:“我正是从你受伤的地方回来,险些丧命……我去为你报仇了,还杀死了好几十个天照的官兵呢。”

  “你……”刘起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一脸震惊地看着阿士瓦,

  阿士瓦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他伤了你这个北溟的人,那我自然也要礼尚往来嘛,让‘北溟’的人去杀了他们的人,这个结果倒不错,效果十足……”

  刘起看着他疯狂得笑,有一丝慌神,急忙道:“你当初答应我的,你说让我帮你昨做完这件事以后,你就会放我去栗城,与我女儿回合,你…..说话可还算话?”

  阿士瓦笑道:“自然,只是,你我终于逃离越城,来到这个山清水秀的仙境,自然要带你好好体会一下这里的绝美风光……”

  刘起问道:“那玉红莲她怎么办?”

  阿士瓦回道:“死了,死在她心爱男人的怀里,含笑九泉了。”

  刘起惊道:“你说什么?”

  “所以,你若不想也像她那样…..就先老老实实的在这待着,等到带你去见上管豪和你的宝贝女儿的时候,我自然会带你去,我的事情一了,我也要去见他们……”

  群山林立,山路崎岖,路上行过一辆马车,身后有一百名官兵,迈着铿锵的步伐,有条不紊地走着,马上前面坐着两个人,是成风和成雷两兄弟,车帘被掀开,里面露出一张少女的脸,是来到越城一直伺候在顼妍衣身边的小敏,她一脸的担忧,轻声对车前的两人说道:“马车再慢一点,小姐她有点不舒服…..”

  小敏放下帘子,坐回车里,不一会儿,马车果然慢了下来。

  小敏急忙坐到她身前,一脸的担忧,“小姐,怎么办?您现在这个样子,正好这两天马车也没有走太远,不若咱们先回去吧,奴婢现在实在怕您扛不住啊。”

  顼妍衣睁开双眼,露出水雾一般的眸,直直射向小敏,语气极。度虚弱,却透着坚定,“不可以,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忘了我临走之前怎么和你说的吗?”

  小敏急道:“奴婢自然记得,您说只要谁跟您出来,就务必听从您的吩咐,更加不能说一句回去的话,若是想或者说一句,那便自己走回去……可是……小姐,您现在的身子比在越城的时候还要虚弱,奴婢好怕……”

  顼妍衣此刻仍旧一身红衣,乍一看仍然有摄人心魂的美,但是,再浓艳的妆容,也无法再遮掩她此刻的荒芜。

  她终于支撑不住,才耗费心神去走每一步,做每一件那些所谓的小事,去多看看他们每一个人,更多去守护他一刻…..直到安静地离开,她再也无法强撑下去。

  小敏看着小姐这些天的变化,却无法阻止,她被安排伺候顼妍衣,却没想到会是那样温柔善良的主子,这让她无比庆幸,她看着她手臂上的伤口,流下了心疼的眼泪。

  顼妍衣看着她,虚弱地笑道:“没事了,我可能这会子有点累了,容我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好了。”

  话还没有说话,她就又睡着了……

  连续两天,许是路途奔波,但是主要还是她的身子太过虚弱,脸色越来越苍白,她的手心上,此刻,赫然出现一个细长的黑线,由浅变深……

  栗城,上官豪经过上次毒人控制心法被破以后,闭关三四日,才调理身上的内伤,出关当日,刘婷雪送来亲自熬的参汤,上官豪顿感食欲大增,连续喝了两大碗,

  刘婷雪笑道:“上官哥哥,你感觉好些了吧?这几天,我可是很担心你。”

  上官豪放下手里的碗,刮了刮她的下巴,轻笑道:“自然是你这参汤的功劳,不过,倒是为难你了,最近几乎没有停过,一直为我做羹汤。”

  刘婷雪端着碗来到后院,将手里的碗碟摔碎,随手丢到一个大桶里,里面全是碎掉的碗盘,已经有些满了,她吃力地拎起,拎到附近的一个土坑,顺手把那些碎片丢到坑里,然后埋起来……做完这一切,她满意地笑了笑,看来有些奏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