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8章:芙蓉帐暖共缠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8章:芙蓉帐暖共缠绵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38章:芙蓉帐暖共缠绵

  她知道这难得的深情,是终究用了她曾经最不屑用到的手段换取的,她想到在北溟的时候,身边的姐妹一直怂恿自己去学一些魅惑之法去引他的注意,她每每都会训斥她们,并且还会耻笑那几个为了得到自己喜欢男子的青睐,用了一些手段换得的人……

  她曾对信誓旦旦地对她们说,总有一天,上官豪那颗顽石会被她的真情暖化,她那么小就开始跟着他,长大后又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他,更下定决心非他不嫁,纵然后来出现了那个采薇,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还陪着他好几年的光阴,让阴郁的他彻底改变了,他变得爱笑,变得洒脱,变成了与初时见到的那个忧郁少年完全不同,她看着他们形影不离,看着他围在采薇身边,嬉笑不止……自那时起,她才知道,原来他并不是天生孤冷啊,他也会主动去迎合一个女孩子,他也会很温柔,他的眼睛里好像也可以满满的装满另一个人……她曾为此惶恐不已,是不是就要彻底失去了她的上官哥哥,为此还傻傻的不吃不喝,还郁闷了很久,但是那又怎样,没过几年,那个采薇还不是死了,在他难过的时候,她不顾父亲的反对,去更加卖力地去逗他开心,去陪伴他……一晃竟然过了这么多年,他看着他从失去采薇的那一刻,瞬间枯萎,也看着他经过这些年的磨砺,因为愤怒,变得愈加强大,从那以后,父亲不知不觉也向他靠拢,不管是出于什么,他最终选择和自己一起,成为了他的左右手,陪着他逐渐强大,强大到杀出了另一番天地,杀到这里,杀到她不顾父亲的安危,一意孤行陪他越来越强大,却还是看着他与自己越来越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睛再次闪现光芒,自从采薇离开,他再也没有这样的眼神,可是顼妍衣的出现,让她恍惚看到了那时候看着采薇的上官豪,充满生机,充满着深情……

  她输过一次,以为终会赢得片刻的温情,却还是拜给了一个不经意出场的人……

  她看着自己沾满泥土的手,看着脚下已经被填平已经看不出任何波澜,她自嘲地笑了笑,这里面埋葬的是让他可以意乱情迷停驻在自己哪怕片刻的心机,却又何尝不是一场自己从未得到就已经失去的祭品……

  从自己爱上他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输了吧……

  她拍了拍手上的泥,似乎有一个无形的枷锁拷在自己的身上,迈出去的每一步都十分沉重,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湛蓝无云,看不到边际的天,仿佛是一个无边无垠的牢笼,里面只有她置身其中,无法逃离,一晃神,她感受脸上一片潮湿,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眼泪已经遍洒整个脸颊……

  上官凌伤好后出关第一个去的地方是两万北溟百姓军驻扎的营地,看着他们一脸惊讶的表情,含着坚定无比的笑,对他们发誓会与他们一起重建家园,并且释疑了这些天的种种,表示自己始终不忘初衷,又着重提起了当年他们所经历的那些不公…..他为他们曾经遭受的苦难而感到痛惜,也会为之努力,希望他们重振旗鼓,不要因为一些风言风语而忘记当时来到这里的信念……

  他表示无论如今的条件多恶劣,都不会委屈自己的人,他当场下令,拨出一部分粮草犒劳三军,换下粗粮,每隔两天上酒肉改善伙食……一时间众人群情激昂,簇拥着上官豪,一阵欢呼,有几个胆大地更是上前,一边唱着歌一边将他抛到空,

  当天夜里,上官豪安排酒宴,与众人举行篝火晚宴……让所有人趁此机会好好的放松一下,他抽出三四个毒人,控制他们的神识,安排他们把守四方……

  当晚,他来者不拒,接受众人的敬酒,连饮数杯,酒过三巡,一张脸便明显呈现微醺的状态,他的酒量素来很好,如今与往常相比,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醉意有些早了……

  他被卓风搀扶回房,房间内已经准备好了浴桶,热气氤氲,蔓延整个房间,上官豪双眼迷离,脱下衣服,刚刚在浴桶里坐下来,热气一下子浸泡他整个神经,让他已经开始麻醉的意识忽然灌入一股烈风,一下子将他最后的清醒画地为牢,他半眯着双眼,心底残存的意识却还是有些诧异,以往的自己可是千杯不醉,如今不过寥寥数杯寻常的酒竟然开始恍惚,看来是控制毒人的术法还是让他的身体有了一些损伤……真是大不如前了啊……

  上官豪微微一笑,眼前的女子面上覆着面纱,露出一双如受惊小鹿的水眸,他一时间竟然看呆了,“妍衣!”他脱口而出,那少女摘下面纱,一脸无辜难过地看着他,柔声道:“上官哥哥,我是婷雪啊,刘婷雪,我不是……”

  四片唇瓣紧紧贴合在一起,堵住她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他便霸道地将自己彻底制服…

  第一次感受到他如此清晰的气息,那么霸道深沉,又充满着对前路莫名的未知,这一刻,让她紧张,让她害怕,更让她有一种归属的圆满……

  他明明已经醉了,却如此有力猛烈,她被翻卷在他的生命里,让她无力招架,却最终盛放出一朵让她撕心裂肺的花……

  月光透过窗棂照在房间里,反射着皎洁的光芒,一如她此刻的心情,还有泪流不止的脸颊,正无声倾诉她此刻的激动和不舍……

  夜再次变得深沉,上官豪终于停下来,他似乎已经睡着,刘婷雪小心翼翼地在他耳边说道:“上官哥哥,我是婷雪,从前现在和以后都只属于你的婷雪,我爱你啊……你知道不知道…..”

  上官豪猛然睁开眼,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散发着莫名的危险,他勾唇一笑,看起来潮湿慵懒却更加妖冶魅惑,一下子让她不能再开口说下去,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上官哥哥,自从第一次遇见你,我的生命就注定要在你这里寻找,归位……也注定要在你这里绽放和枯萎……此刻的疼痛是浓缩了我这么多年的驻足和等待……我的全部都是你,而你此刻脑海里想到的又会是谁?我这一刻的拥有如梦似幻,却有着如此真实的疼痛,是不是明天以后,我拼命算计来的这份温柔也终将烟消云散,终是要这样才能得到……而你是否对这片深情又是否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