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9章:花开一瞬便荼蘼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9章:花开一瞬便荼蘼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39章:花开一瞬便荼蘼

  刘婷雪脸上流淌着的眼泪冰冷无助,她陷入对方的相思梦海里,无法自拔,

  她轻轻回抱住他的腰身,带着可怜地祈求和试探,“上官哥哥,我是婷雪,我是……”

  对方用霸道的吻阻止了她最后的一丝妄想……

  翻转,缠绵,呓语,蛊惑,疼痛,眼泪,无休无止……抵死地纠缠……

  她在这一场婉转承.欢的独角戏里注定了自己狼狈的结局……

  她无数次在他耳边想要向他宣布自己的名字,都不能够,两行清泪无声坠落,却在她这场逐爱的心事里变得喧嚣刺耳,她在他的心里原来从来没有过姓名……

  爱一个人,从来无关出场顺序……

  关于这一夜,有的人转瞬即逝,有的人用尽了一生……

  上官豪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痛欲裂,睁开惺忪地眼,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少女,熟悉的脸,陌生的距离……

  看到刘婷雪也睁开了眼睛,“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上官豪惊讶地看着她,有些不知所错,

  刘婷雪还没有说什么,看着他的目光一直在闪躲,下一刻,他迫不及待地坐起身,穿上了衣服,快速整理衣衫,站在床前,“我记得我昨晚喝多了,你是不是……”

  “上官哥哥,我没有,我喊了我的名字,你没有听,你……”刘婷雪满脸通红,用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的身体,眼神坚毅地看着他……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慌乱的样子,竟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站在那里有些迷茫……不过片刻,他恢复如常,他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少女……两个人有些尴尬又有些暧昧地互相对视着,一个站在地上,一个裹在锦被里……

  门外传来敲门声,是卓风的声音,说有事要禀报……

  上官豪目不转睛地看着床上的人,说道:“好,我这就去…..”

  随即一句话也没有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一刻,他似乎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像逃异样的离开了……

  刘婷雪自嘲地笑了笑,一双手在被子下面早已握成了拳,她紧咬嘴唇,嘴角泛出了血丝,昨夜终究不过是黄粱一场梦……梦里面的自己连姓名都不曾拥有,真实地拥有了对方,却也不过是一个替代品…..

  刘婷雪啊刘婷雪,你这又是何苦呢?这么多年的迎合和追逐都换不来对方的一刻眷顾,却还要傻傻地将自己彻底抛注在这个绝望的悬崖上面,连回头的机会都不给自己……飞蛾扑火,连最后的姿势都如此的狼狈和可笑,看到刚才他临走时的表情,刘婷雪啊刘婷雪,你一败涂地,你溃不成军,你真是全天下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刘婷雪感到自己的脸有些麻木,她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眼角,潮湿一片,无声地笑了笑,似乎在回应可笑的自己,想起昨晚自己一直在对方攻城掠地之间泪流满面,连拥有的那片刻温存,也是源于别的女人……别人在他的心里曼妙悠长,自己在眼泪里画地为牢……

  她机械地穿好衣服,然后坐在床上,看着床单上绽放的那朵触目惊心,一下子惊扰了自己迷茫又绝望的心……它盛放在这片荒芜的牢笼里,这里面只有她自己,花开一瞬便荼蘼,叶落无声总归尘……

  她伸出手,感受面前的冰冷,闭上眼睛,瞬间觉得周身刺骨的寒凉……

  入了秋,却开始寒冬……

  痛苦的鲜明体会,仍在继续,心里在看到对方的那个眼神,便瞬间枯萎了……

  她的上官哥哥,在得到了她以后,在逃离之前,用一种质疑的荒谬眼神看向自己,那一刻,比刀割般还疼……原来,这就是自己咎由自取,这场爱的代价,自始自终都没有希望,自始自终都是一场有来无回的修罗战场,注定惨败…..

  痛苦的体会在自己的身体上辗转徘徊,让她有些无力招架,好几次她想起身却不能够,她便一直坐在那里,眼神迷茫……

  不多时,房门竟然开了,有人走了进来,听到声音时,刘婷雪眼神一亮,是不是他到底还是有一些心疼的吧,无论出于什么,想到这里,她苦笑,原来自己竟然卑微至此……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失望了,进来的是一个丫鬟,手里端着一个碗,不知道是什么,热气腾腾……

  那丫鬟走到床前,笑道:“刘姑娘,这个是公子专门为您准备的,您现在趁热喝了吧……

  刘婷雪看着碗里的东西,神情微楞,是黑色难闻的汤汁……不知道是什么,只是

  她仔细辨认出了上面零星飘着几片红花的花瓣……她震惊地看着这一切,问道:“你说……这是公子让你端来…..是给我的?

  “是的,刘姑娘,您趁热喝了吧……”

  她几近颤抖的身体,无法动弹,呆呆地看着和面对着眼前的一切,过了好一会儿,那丫鬟一直端着药碗,表情有些不耐烦,又请示了一遍……

  “刘姑娘,公子吩咐这要务必要趁热喝呢……您……还是尽快喝了吧,不然公子怪罪下来,奴婢……实在是承担不起……”

  刘婷雪强自稳定心神,沉声道:“好,我现在有些不舒服……你先把碗放下,你先出去吧,一会儿我自己会喝的……”

  那丫鬟有些不以为意,接道:“可是公子说让奴婢亲自看着您喝下去,奴婢要回去交代的啊,刘姑娘,您这样,奴婢恐怕回去没法交代……”

  “够了,我说我自己一会喝就一会喝…..主子的决定岂容你一个奴才辩驳……你出去!不然就让他来见我!”

  “可是奴婢……”

  “滚!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刘婷雪彻底爆发,撕心裂肺……面目狰狞……

  那丫鬟把碗放在一边,离开前,她的表情肆无忌惮地看了一眼床上和此刻一脸呆滞地刘婷雪,露出了一脸的不屑……走到门口窗下,与另一个丫鬟,小声说道:“真是一个狐媚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还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你刚才可是没看到,这上了公子的榻,就以为从此麻雀变凤凰了,哼,真是不自量力,你没看刚才公子忙着去处理事情,面对这边这样的事似乎都无动于衷,哎哟哟,果然,狐媚子终究是狐媚子,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呀……”

  “嘘,她会不会听到啊……毕竟人家身份在咱们之上,咱们还是别说了……”

  “你怕什么,要是之前嘛,我还觉得这个女人还挺有些本事,一直留在公子左右,如今看来,原来一早是打了这个注意,和之前勾.引主子的那些风尘女子有什么区别……呵呵……恐怕还不如人家的身价高呢吧,最起码那些风尘女子也有不少是不图所求,只为博公子一顾……她这心思藏的可是真的深沉。

  “可能这床第的功夫了得?”

  接着便是两个人窃窃私语,又害羞又忍不住八卦地笑声……

  不一会儿,先前的丫鬟声音又起,“哎呀,对了,刚才卓风来找公子,说是在城外遇到了一个人……”

  声音起伏不止,听不真切……

  另一个人的声音又起,“可不是嘛,我看公子听到一个人的名字,脸色都变了呢,立即行色匆忙地去了那边,看公子那一脸紧张的表情,倒是这么多年头一次看到,看来那个人应该对公子很重要吧……”

  “呵呵,所以说啊,这现在屋子里的人啊,即便使尽了自己浑身解数,狐媚子功夫多么了得,到底还是不能入了咱们公子的眼……呸……”

  一大段冷嘲热讽的谈话,声音断断续续,却唯有嘲讽难听的话,清晰直接地入了耳……

  之后说了什么,也已经记不清,不一会儿,外面终于恢复了安静……

  而刘婷雪自始自终地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一直盯着旁边的药碗,里面的热气已经慢慢消失,那碗口就好像一张血盆大口,虎视眈眈地对着自己,片刻前还在升腾的热气,就好像夺魂曲,发挥着它振聋发聩的靡靡之音……勾了人的心魂,让她无力招架,恐怖,不可思议,绝望……糅杂着她心底最鲜明的心情……

  刘婷雪忽然大笑出声,你看,你刚刚还在抱怨这场云雨的眷顾之情,没有你的姓名,这么快,就来了啊,它就是专属于你刘婷雪的啊,一碗汤汁,送服到身体里的不是这一场终究赌输惨败的情爱,是专属于你的冷绝无情……什么叫画地为牢,你即便如此,也不会得到你想要的一点点暖,这是对你无声地宣.判……从未改变,只是你一直装作听不见看不到罢了.

  现在眼前的这个有形有颜色有味道地结局就在你面前,你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不!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刘婷雪声嘶力竭,她猛然向前一挥,扬手打翻了那个夺命的音符……她捂着自己的耳朵,惊恐地看着那黑色的汤汁流淌在地上,散落成嘲笑的形状,翻涌黑色的浪花,仿佛一下子侵吞她的生命,她夺门而出。

  她一路奔跑,这一路上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她的白色纱衣在风中颤抖零落,她拼命向前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停下来,看着四周的荒芜,早上的寒风席卷而来,她单薄的身子在风里战栗。

  刘婷雪感受着自己身上的冰冷,此刻,心底的严寒,终于也有了归属,两股绝望的寒流分庭抗礼,交错在自己的身体和心里,

  她深呼吸,想让四周冰冷的风拍醒自己,她张开双臂,对着天空,对着荒野,大声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