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1章:枯损心头一寸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1章:枯损心头一寸天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41章:枯损心头一寸天

  她猛然坐起身,眼神泛起无尽的恨意,她的身体隐于高高的树丛里,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煞气......附近散落的几只鸟儿仿佛感受到了这股寒意,突然惊叫起落飞向高空......

  不远处的河边,那两个人运气很好,一下子抓了不少的肥鱼,去到附近地空地上架起了火堆,开始烤鱼吃......两个人谈笑风生,很是自在......

  那两个人所在的地方距离刘婷雪的位置不远不近,风一吹,树丛翻动,撩起群草摆舞,刘婷雪转过头,苍白的脸,幽深的眸,透过斑驳的树丛影,直直地凝视着那个方向......在这个刺骨森冷的清晨里,让人毛骨悚然......

  晨霜打湿了刘婷雪的衣服,衣服紧紧贴在她的身上,更显的她瘦小柔弱,她一身的狼狈走回府里,眼神荒芜一片,沿途走过很多官兵和下人,他们纷纷为她让路,有的胆子稍微大一点的在她身后窃窃私语......

  刘婷雪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回到房间,安排房里的丫鬟打好热水,她好沐浴更衣,那丫鬟自然不敢怠慢,她躺在温热水里,瞬间将身上的严寒驱散,她微微闭上眼,陷入无尽的空白思绪里.......

  直到傍晚时分,房里的丫鬟见她一直没有声音,喊了几声也没有反应,便冲进门去,看到浴桶里除了已经冷却的水和花瓣,人已经不在里面了......

  那人四下环顾,从纱幔后面走出来一个人,一身的红衣,精致浓艳的妆容,尤其是眼睛,看起来透着冷厉和无情,丫鬟吓了一大跳,一脸震惊地看着伺候了这么久的主子,仿佛变成另一个人......

  刘婷雪的手腕上那道口子上的血早已凝固,皮肉有一些翻飞,看起来有点恐怖,她却毫不在意,问了上官豪现在在哪里,丫鬟脱口而出,她还没有等那丫鬟正要提醒她暂时不要过去,话还没有说出口,刘婷雪已如一阵风一样,消失不见......

  刘婷雪很快到了那里,看到林大夫正在屋子里,坐在榻前为一个人把脉,整个栗城的人都知道,那林大夫可是上官豪御用的大夫,掌管毒人及整个医药局的事宜,平日里她有什么伤痛,也都只是找一些不足为重的小的大夫,林大夫几乎很少出诊,上官豪之前说过,来到栗城,医者稀缺,自然要委以重任......而此刻,他正在为一个女人把脉......

  她刚刚走进去,还没有看清床上人的模样,只看到穿着一身红衣,手指纤长,手腕瘦弱......

  她看到上官豪正拧眉专注地看着床上昏迷的女人,一脸的担心和......难得的温柔......

  身后有人进来拦她,正是今早给她端来汤药的那个人,她发出无奈又隐约有些鄙夷的声音,上官豪闻声回头,看到是她,再看到她一身红衣,露出了惊诧的目光,

  “你怎么来这里了?”

  刘婷雪身后的丫鬟急忙说道:“回公子,是......奴婢该死,没有拦住刘姑娘,她偏要硬闯进来,奴婢......奴婢拦也没拦住......”

  上官豪看着刘婷雪,对那丫鬟摆了摆手,“你下去吧......”

  刘婷雪没有说话,又上前一步,这才看清楚躺在床上的人......竟然是......顼妍衣......

  这时,沐泽走了进来,恭声道:“回公子,跟顼姑娘一同赶路的那对人马,属下已经安排下去,将他们关进天牢里了,有两个人倒是有些能耐,也已经安神催眠给他们,短时间内也不会掀起什么风浪了......”

  上官豪道:“嗯,我知道了......那些人不许难为他们,食物供给不许克扣,要好好的招待他们......”

  沐泽领命离去,上官豪走到刘婷雪身边,拧着眉,看着她,说道:“你这是做什么?”

  刘婷雪双手放前,轻轻地福了福身,含笑道:“上官哥哥,不过是看你今早刚醒,就急忙离开,也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我一时担心你,就跟过来看一看......没想到,上官哥哥这个要紧的事,原来是这样......”

  “你的手怎么了?”

  突然,上官豪拉过刘婷雪的手,看到她的手腕上赫然出现一条很长的血口子,虽然已经不再流血,却还是很明显......在她的手上看起来狰狞恐怖......

  刘婷雪表情不以为意,嘴角勾起,轻声笑道:“无妨,不过是一不小心划了一下,是我太笨,太蠢才会让自己受伤......它看起来是不是很不好看......”

  上官豪神情一缓,声音也轻柔了些许,低声道:“你的身子可还好些?早上我派蕊儿给你带过去的汤药你可喝完?那药......”

  刘婷雪眼神微暗,刚要说什么,身后床榻上有了声音,她的手一松,上官豪松开了手,立即转身,走到榻前,一脸专注床上的人......

  林大夫站起身,眉头紧锁,轻轻地摇了摇头,走到一边,似乎不知道从哪里开口,一直沉默......

  刘婷雪一直保持着上官豪松开自己手的动作,站在那里,看着毫无血色的顼妍衣,看着林大夫的表情,看样子,她的情况不是很好......

  果然,不一会儿,林大夫终于开口,“回公子,恕老朽无能,这位姑娘似乎已伤及肌理,而且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症状,我......恐怕治不好......不过,她现在应该暂时无性性命之忧,她现在身体太过虚弱,许是最近舟车劳顿所致,因此精神萎靡,我只能开一些滋补的药给她,至于治她身上的症状,恐怕我......无能为力......”

  上官豪沉默片刻,看着顼妍衣,一脸的忧虑......

  把完脉,上官豪安排好伺候顼妍衣的人,又格外细心地吩咐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便关上门,带着刘婷雪走了出来,又不放心,他加派了人手,在房间外面......

  刘婷雪一直安静地看着,这时,外面忽然有人惊慌失措,跑到上官豪面前,急道:“公子,不好了,陌成和小天......他们两个人死了......”

  上官豪一惊,“什么?怎么回事?”

  那人满头大汗,回道:“回公子,他们两个人的尸体是在城郊附近的一处草丛里发现的,就在小天最爱去捉鱼的那条小河边后面的灌木丛里发现的,本来隐藏的很是隐秘,要不是他们两个人身上的血渗进了河水里,一路流到下游,也不会被发现,刚才去那附近巡逻的几个人刚好发现......附近架着火堆,还有一大半没有烤的鱼,看样子他们两个人是在毫不戒备地情况下遭受毒手的......”

  “去给我查,城里城外,都不许放过,我要看看是谁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了我的人......”

  上官豪隐约带着怒气,心中又有些诧异,刚才那小天和陌成是找到顼妍衣出谋划策最多的人,他前脚刚给他们放假休息,随即就惨遭毒手......难道对面来人?不过......他回过头,看了看顼妍衣所在的房间方向,又觉得不一定,若欧阳勰知道她在栗城,恐怕不会只是杀了两个无足轻重的人......

  上官豪当即吩咐下去要厚葬那两个人,他沉吟片刻,屏退那人,一时间,院子里只剩下他和刘婷雪两个人,自始至终,她都安静地站在一边,无动于衷,云淡风轻的样子,与以往似乎有些不同,这副妆容和刺目的红色,让他恍惚想起了此刻身后房间里的人,他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在城外马车里,看到的顼妍衣的第一眼,除了惊艳,还有意外。

  印象里上次见她穿如此明媚颜色的衣服,还是在他第一次遇到她的那天......船上的惊鸿一舞,翩跹曼妙,有着无与伦比的娇媚......加上她清冷孤傲的双眼,竟然碰撞出一种出尘绝美的鲜明和震撼的美......

  而此刻,他重新审视着眼前的刘婷雪,散发一种从未见过的娇美......与顼妍衣不同,她的红衣让她更加妩媚,娇笑可人,却又有一种神秘的魅惑之意.....

  他从头到脚仔细打量起刘婷雪,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样的她让他有一些陌生......

  “上官哥哥,还是第一次这样看我......这让婷雪有一些受宠若惊呢......”

  刘婷雪轻笑出声,上官豪有些恍惚出神,之后才反应过来,才露出温柔的眼神,看着她,道:“婷雪,昨晚,我们......”

  “昨晚......上官哥哥喝醉了......我知道,我都知道,上官哥哥,无需......”

  “对不起......婷雪,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我......”

  你不会辜负我......是吗?是啊,你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让我得以重生,让我再也不会惧怕失去......我应该还要感谢你啊......

  刘婷雪喟叹,表情却愈发的生动曼妙,她的眼神空洞中开始泛着点点波澜,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起伏,不明所以,却夺人心魄。

  上官豪见她没有回答,便继续说道:“我找到你父亲的下落了。”

  刘婷雪猛然抬头,笑容凝固,却终于有了明显的情绪,直直地盯向上官豪,“父亲?父亲他在哪里?他可安全?”

  上官豪回道:“很安全,不久前出现在栗城和越城中间的一个小镇附近,我已经派人去那四处打探,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他只要在栗城附近,就算是在越城里,我也会接他回来与你团聚,这个你便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