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2章:情字心底苦自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2章:情字心底苦自知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42章:情字心底苦自知

  上官豪此刻心中有些内疚,其实之前就收到了刘起的消息,只是一直按兵不动,不过经过昨晚,他终是有些愧疚,看到她听到这个消息,眼神一亮到再次黯然......

  刘婷雪轻声道:“那么......上官哥哥,你就费心一些了,最起码让我知道爹爹他现在还是安全的,那就好.....”

  上官豪语气坚定,安抚道:“嗯,婷雪你放心吧,我一直安排人在附近搜索伯父的消息,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们父女团聚的......”

  刘婷雪淡淡一笑,“嗯......”

  朦胧微光,袅娜剪影,顼妍衣在一片黯然无光的天地之间,孤身一人,她看着前方的一个黑影,有些熟悉,她环顾四周,漆黑一片,心内迷茫恐惧,她好像置身深海里的一叶浮萍,看到前方一叶扁舟,她拼命向那人奔跑,却始终接近不到,

  她看到那个影子转身,却仍陷入一片漆黑里,她看不真切那人的模样,

  “你是谁?”

  她站在与那人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试探的问道。

  那个剪影她总觉得有一点熟悉,好像是一个女子......

  忽然,那人开口说话,声音缥缈空灵,四处空旷,带着清晰的回音,“我本要带你离开,却发现你心中有很深的执念,你终是尘缘未了,因缘际会,总要走完这一遭......”

  顼妍衣面露迷茫,问道:“带我离开?尘缘未了?难道我已经......”

  那人又道:“缘来缘去缘如水,花开花落终有时......你在三年前便应来此地,却在一场因缘际会里遇到了你命定的人,将你拉回,一晃如今,你为了那人不惜耗尽自己的性命,救了他,两情相悦,互相携手,心照不宣......同生共死,不知不觉,竟然超脱了你们的这段俗世尘缘......所以我便来了......”

  顼妍衣怔愣原地,仔细回味着她的话......

  “原来如此......”

  那人语气清缓,带着淡淡的怜惜,道:“到底因为你的这份心,救了他,却累你自己至此,不过上天怜惜真爱,不忍让你终结于此,现在我问你,你想跟我离开还是回去?.”

  顼妍衣道:“我要回去,我要守在他的身边,我要和他在一起......”

  那人沉默一瞬,继续道:“离开有时候不失为一种解脱......不过你若执意要回去,也可以,我自会让你回去,只不过......”

  顼妍衣心中一紧,问道:“不过什么?您但说无妨......”

  那人叹道:“即便回去你也终究要经历一番波折,情之一事,向来坎坷,你与他更是其中......纵使情意深浓,却仍然要耗费一些精力......这一段路途坎坷不定,或许会修成正果,但是也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场情事,终究未必能如你所愿......那么,即便如此,你也还会愿意?”

  顼妍衣心头一疼,却没有丝毫的犹豫,眼神透着坚毅,语气铿锵,说道:“我愿意,亦不会后悔,即便不会圆满,却能默默看着他,我也甘之如饴......”

  话音刚落,眼前闪现一道强光,顼妍衣立刻拂袖遮住双眼,闭上了眼,再抬头,看到前方那个人似乎一点点飘到眼前,转瞬即至......

  不过须臾,一张脸在眼前一闪而过,她还没有任何反应,身子一轻,便陷入另外一篇虚无,最后一眼,她好像看到那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转瞬即逝,惊鸿一瞥,那张脸赫然就是她自己的模样......

  随即再次睁开眼,眼前已经换了另一个场景,原来刚才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可是梦却是那么的真实,让她心有余悸,

  她抬眼看去,发现自己是在一间比较考究的房间里,自己的身下是高床软枕......她微微一动,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使不出力气,她头痛欲裂,努力好几次也坐不起来,索性便放弃,思忖着眼前的境遇,心中迷茫......

  这时,门被推开,小敏走了进来,看到顼妍衣醒过来,立刻跑到床前......

  面露惊喜,“小姐,小姐,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呜呜呜呜......”

  顼妍衣凝眉诧异,虚弱地问道:“这是哪里?”

  小敏道:“小姐......这里是......是栗城......咱们那天突然遇到了一群人,您身子太过虚弱,一下子就晕倒了,后来是......是上官豪那个上官公子亲自抱着您回来的......”

  顼妍衣惊道:“你说什么?这里是栗城?这......”

  小敏神情焦急,急忙说道:“您在这里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可把奴婢吓坏了......那个上官......上官豪好像很是着急的样子,为您请来了大夫每天过来给你把脉......还用一些方法给你喂了一些滋补的药,那大夫说您可能今天或者明天就会醒来,看来那大夫没有骗人......这下好了,小姐,您可算醒过来了.......”小敏一边说,一边竟然激动地哭了起来......

  顼妍衣问道:“成风和成雷他们是不是......”

  小敏急道:“他们没有事的,那个上官豪把跟着咱们的所有人都关起来了,好吃好喝的招待着,除了不能随意出来了......也是要奴婢留下来照顾您,才没有被关起来......”

  顼妍衣心生绝望,兜兜转转,还没有走多远,自己又没用,还是落入了他的手里......

  她不禁想起昨晚的那个梦,看来真的很坎坷......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小敏道:“嗯,小姐,您醒过来就好,只要咱们还活着,就不怕没有出路,您说是不是,现在奴婢就想着您能好好的......”

  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也没有说话,只是惊讶的看到顼妍衣醒过来,却没有继续往前走,她喊了一下小敏,对她摆了摆手,就走出了房间,小敏看到后,又与顼妍衣说了几句话,为她掖了掖被角,微微一笑,就跟了出去......

  顼妍衣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上官豪第一时间赶到,看着顼妍衣,笑道:“妍衣,你我终于又见面了,却没想到,会是在你遍体鳞伤,虚弱的就差半条命的情况下,那个欧阳勰到底还是负了你......”

  顼妍衣冷哼道:“你还不配来对我和他的事情指手画脚,我劝你还是放我离开,否则......”

  还没有说完话,顼妍衣忽然咳嗽不止,她表情痛苦,一脸的苍白,上官豪眉头紧锁,急忙上前想要扶住她,顼妍衣自是不肯,却虚弱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她只有瞪着他,露出嫌弃的表情.....

  上官豪沉声道:“妍衣,我并未想要做什么,或者对你有所企图,我只是希望你能安好,如今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能袖手旁观,不过,你也大可放心,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却也不会强人所难,何况,我护你之心,是真的......我希望你不要拒绝......你带的那些人,我并没有难为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