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4章:惊闻变故惹担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4章:惊闻变故惹担忧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44章:惊闻变故惹担忧

  她支支吾吾地也没说为什么,只是回我说姑娘最近喜欢,就做给她吃……除此以外关于姑娘吃的方面便再没有什么异常了……不过……”

  上官凌走上前,急忙问道:“不过什么……”

  荷花道:“不过……数日前,顼姑娘说要亲自为公子熬汤,从未假手于人,每次都是要避开我们所有人……娘亲和我说许是姑娘有熬汤的秘方,不想外露,但是奴婢却觉得不是这样的……因为奴婢平日里好动的缘故,有几次差点撞到顼姑娘,顼姑娘亲自端着参汤出门,那几次奴婢差点撞到她,她的表情极度恐惧和珍惜那参汤,不知道的还以为那参汤里面放着什么珍稀的食材,竟让姑娘如此……而且,奴婢发现,姑娘她每一次就只做一碗,很少多做出来一些……而且起初,姑娘与我们谈笑风生,很是活泼善言,之后,姑娘每次去厨房都不怎么说话了,奴婢观察到,她的起色也似乎越来越差,奴婢有好几次还担心地询问她是不是病了,她只是淡淡地说无妨,只是有些疲乏,休息休息就好了……对,好像就是从那时候起,姑娘房里的小敏开始来厨房熬补血的汤……”

  她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看到欧阳勰的脸色越来越白,眼露绝望,震惊之情溢于言表,她立刻住了嘴,低下头,上官凌挥手,让他们所有人都下去……

  众人眼前一阵风席卷而过,从院中飞身奔出一人,之后速度闪现之快,让人看不真切,那是一个人影……

  “妍衣,你不会…..你不会有事的……”

  欧阳勰大脑一片空白,从听到荷花说的数日前熬汤,还有滋补的汤……还有她的脸色越来越差……真是该死,他居然从来都没有发现,

  一身红装为了掩盖她越来越瘦弱的身体,浓烟的妆容更是将她苍白虚弱的脸彻底遮盖,而她一直在强打精神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用最灿烂的笑来迎合自己,守护自己……

  原来他身上的蛊竟然是用她的血破解……

  如果是这样,她的身体怎么能经受住长途车马的折腾,她自然没有走多远,那辆马车看来就是她的……

  记忆回到那个迷蒙的夜晚,

  欧阳勰道:“你说过,你相信我,这场仗一定会赢,只是,毕竟战场无情,我不能拿你冒险,顼将军现在身上还有伤,你们且先回去......”

  她一脸的坚定,“我相信你,但是我也要陪着你,陪着你赢了这场胜利,我相信父亲在这个紧要关头,也不会退缩,轻易离开。你休想让我离开你......”

  欧阳勰轻笑道:“要我该拿你怎么办?”

  那时候,顼妍衣俏皮一笑:“打消让我离开的念头,我是不会走的......你知道我的脾气,就算我走了,还是会回来,你又何苦白白折腾呢......”

  ……

  那天夜里,她第一次反常地从背后紧紧抱住她,他根本看不到她当时的表情,只记得她对自己说,“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离开的......”

  他记得她说,“你......的确该好好补一补,你瞧你你现在都瘦了一大圈,这样,以后每天我都会为你熬一碗参汤,如何?”

  “答应我留下来一段时间,每天为你熬参汤,等我给你养胖一些,到那时我就听你的......怎么样?”

  ……

  “你如果不答应,就算你敲晕了我,给我送回北溟,我也会骑马再回来,你休想甩了我!”

  ……

  “这个时间必须由我来定哦.....”

  ……

  这个时间必须由她来定……欧阳勰陷入了回忆,脚下却始终没有停下来,一路狂奔,他的一颗心狂跳不止,惧怕恐慌,前所未有地将他整个人束在那里,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但是,他的整个脑海里一直有一个念头盘旋挥之不去,

  妍衣,这个你离开的时间,是不是你已经再也伪装不下去了…..一身鲜艳的红妆也无法掩盖你的虚弱……你每天为我端来的参汤,是用你的生命熬制而成,你什么都没有说,却为我做了这么多,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连问都没有问我,你救了我,可是如果你有什么事,我又怎么会独活……

  很快,欧阳勰就来到鲁七所说的地方,那里正有一些人,正是刚才上官凌派来的人,众人见到欧阳勰,急忙上前,欧阳勰一身肃杀之气,其他人住了声,也不敢走上前,只是站在一旁,安静等候主子吩咐。

  马车安静地停在那里,里面还残留着淡淡的余香,这对欧阳勰而言再熟悉不过,熟悉的味道,香浓清晰,仿佛那人就在眼前,可是马车里空无一人,他环顾四周,马车车辕上有砍刀的刀痕,绳子被整齐切断,看样子马早已经被放走……

  四周地面凌乱不堪,似乎进行一番颤抖,不过奇怪的是一具尸体都没有见到过……

  就在这时,突然从后来传来惊呼声,他闻声跑了过去,距离这边有一段距离的树丛里发现了两具尸体……死相惨烈,死不瞑目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恐怖,在那两具尸体附近的一条小河里,河水被血染红,他上前仔细一看,那两个人似乎死了有几天时间……

  不过,这两具尸体显然不是自己人,他们穿着栗城的战服,很明显是上官豪底下的人,却意外地死在了这里…..

  他让所有人留在附近仔细搜索,任何线索都不许放过,发现任何风吹草动,务必马上来报…..

  他又去检查了一下马车里面,看样子里面并没有挣扎的痕迹,如果不是在附近出现了死人,这一切看起来她应该目前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他仍然一脸的阴郁……

  回到越城已经很晚,大厅里仍然灯火通明,上官凌等所有人都坐在大厅里,与欧阳勰一样,面色忧郁……

  见到他回来,上官天丽和岳清灵第一时间急忙跑到他面前,天丽急道:“你去哪里了?咱们所有人都出去找一下,大不了回京都,万一妍衣姐姐她们已经回去了呢……”

  欧阳勰眉头紧锁,沉声道:“不必,我刚才已经去那辆马车那里看过了,正是妍衣所乘……车上已经没人,随行的一百人和成风成雷两兄弟也不在,并且没有伤亡,想来是被人全部抓走……”

  上官凌道:“鲁七等人遭到天照军的突袭,此事实属蹊跷,我们与天照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何况父皇与他们的国主一直以来私下交往甚密,多年来从未有过任何冲突,可是现在怎么会……妍衣莫不是就是遇到他们,被天照军所虏?”

  岳清灵急道:“天照军杀光了咱们的人,不管出于什么,如今妍衣岂不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