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5章:红颜零落待倾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5章:红颜零落待倾城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45章:红颜零落待倾城

  “不会的!妍衣姐姐不会有事的!”天丽厉声反驳道。

  岳清灵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一直安静坐在旁边的陆冥立刻揽过她的肩膀,表情沉痛,一句话也没说,轻轻拍打她的肩膀,安抚起她来。

  一时间整个大厅里顿时气氛凝重,上官凌也不同以往的有些失了方寸,站在一边,突然重重地拍了桌子,杯子立刻被震碎,茶水洒了一地。

  所有人都沉默无声,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开了口,打破了安静。

  “在我看来……未必是天照军所为……”

  此刻,岳清灵已经停止哭泣,急道:“左不过是天照和对面上官豪干的好事……现在我担心的就是今天听荷花说的,她的身体似乎真的已经出现了问题,如此折腾,她是否能承受的住……还有……最让人心疼的是……她居然瞒着咱们所有人,去一个人承受这么多……其实她走之前的一晚,曾经来过我这里,她说白日里见我一直在陆冥那里练功谈心,她不忍打扰,就想来与我说说话……那天晚上她没来由的和我回忆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也包括……和红莲的一些事,她平时话并不多,那天却主动提起不少从前的事,我还笑她怎么无缘无故还多愁善感了起来……如今想来,她那是在和我道别啊,我却毫无所觉,明明那么反常,我却……我却……”

  上官天丽表情也蒙蒙的,恍然想起了什么,无声地流了眼泪,坐在她对面的穆尔丹第一时间注意到,眉头微锁……

  欧阳勰来到穆尔丹和蓝起身边,沉声问道:“如今恐怕最重要的是妍衣的身体……按照现在的种种,她……终是为我将她自己的血给了我大半,看来这数日她每天为我亲自熬制的参汤,恰恰就是靠她的心血而来……用我心爱的人的血,才能解除我身上的蛊……她已经知道了,所以才会承诺我按照她定的时间离开……如今她的身子…..”

  穆尔丹看着天丽的听到欧阳勰的话,表情更加难过,他深情闪过一丝心疼,随即他看向欧阳勰,沉声道:“无解……”

  欧阳勰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沉痛说道:“不会的,一定还有办法的是不是……”

  蓝起抹了抹落下的眼泪,也忍不住开口道:“欧阳……那蛊本就不是一般的蛊,那可是阿士瓦练就多年的邪功,里面可是融合了他多年的心血,再加上蛊引等多日淬炼而成,将你的神识控制在他的股掌之间,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人蛊合一了,如果没有妍衣的血,恐怕你会彻底沦为阿士瓦的傀儡……他的邪功正因为破坏力极强,因此,在我们厥越百余年以前这门武功就已经被禁止,根本不允许任何人练……不过世上贪心之人还是数不胜数,这么多年一直还是有人修炼,因而秘籍才会陆续被人流传下来…..直到现在,除了阿士瓦,世上根本没有人练此功,那么,也根本没有人能够解除……就算杀了阿士瓦,恐怕……妍衣她也几乎耗尽了自己的血……身子虚弱,即便少许的蛊虫上了她的身……反噬便是必然的,…..算一下日子,我想她…..她一定是察觉自己身子的异样,再也无法掩饰才不辞而别的……”

  “如果我把我的血给她,能不能救她?”欧阳勰突然问道,表情坚毅。

  穆尔丹道:“没用……不过当务之急,恐怕无论如何都先要找到顼姑娘,才最重要……”

  上官凌神情有些紧张,立刻喊来沐泽,吩咐即刻出去搜寻顼妍衣的下落。

  “不必,先不要去!”欧阳勰神情冷肃,在听到穆尔丹的否定回答之后,脸色更是难看,却透着无尽的苍凉。

  众人纷纷看他,他叹口气,无力地说道:“不必打草惊蛇,无论是天照军所为还是他上官豪,不管是谁,我都要让他付出代价……明日……我们攻栗城……这场拉锯战已经太久了……为了那两万早已失去本心的人,我觉得该要他们涨涨见识,也是时候让他们知道知道,这北溟向来与他上官豪没有任何关系,良臣择木而栖这个道理,他们不懂,现在便教教他们,让他们看看卖主求荣的下场……”

  “攻城?好!”上官凌立刻附和。

  欧阳勰没再说话,转身走出大厅,留下其他人,沉默一室,此刻,每个人心中的所思所想,都为一件事,一个人……

  欧阳勰回到后面的那片院落,晚风瑟瑟,从树上陆续落下几片枯叶,欧阳勰站在树下,不过几天的时间,前不久这里还有繁花盛放和坠落,如今却蒙上了一丝凉意,变成另外一份光景,犹如他此刻的心,一片荒芜……

  恍惚回到那个难忘的夜晚,在这树下的惊艳红妆舞,那翩跹曼妙的舞姿,当时他看到她的惊世一舞,看着她的长袖挥舞,当时以为她会随时飘走的架势,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现在仔细回味,她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是强忍着痛苦而完成,宽大的罗袖下舞动的或许是她瘦弱不堪的身体,动作挥洒自如,仿佛在对他倾诉着她心底的话……只是他当时沉醉其中,他并没有懂……她每一个眼神,带着比往日更加浓烈的深情,缠绵在他的身上,让他沉沦,便忽视了,她后来一直盘旋一直旋转无法休止的异常……那时候是她根本停休不下来,她已经耗尽太多精力,根本无法自控了……

  而她那一晚的舞,倾尽了她的所有力气,只是在和他道别,她踩在笛声里的每一个节奏和动作,都是她的恋恋不舍啊……

  欧阳勰不禁闭上双眼,有落叶落在他的身上,他仔细回忆,通过这种方式汲取那个人温度,以平抚他此刻心中的惊涛骇浪……

  他感受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好,曾被蛊毒陆续缠身流失的大半内力,这些天一点点恢复……可是却让他越来越沉重,这个代价付出太大了,妍衣,如果你有事,那么你为我所做的这些,恐怕我终是要负你……

  上官天丽从大厅出来以后,整个人便一直没有精神,正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直低着头,突然撞到一个人了,她立刻侧身,感到一道灼热的目光看着自己,当看到她脸颊两侧清晰的泪痕时,那人的眼神一闪,眉头一锁……是穆尔丹。

  天丽也不打算说什么,整个人也恹恹的,路过他继续向前走,手忽然被抓住,

  “你哭真难看……”穆尔丹很少见到她这个样子,难过的情绪很强烈,那一刻,看到这样的天丽,竟让他有一点烦躁,恨不得当时就想为她拭去泪水,想让这张脸重新恢复往日的快乐光彩,这种情不自禁,脱口而出就变成了这样的话。

  天丽一听,怒道:“那个人可是我的妍衣姐姐,今天听到的这些,我真的很担心她,亏得她还把你当做朋友,你却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哼。”

  穆尔丹语气忍不住柔缓了一些,道:“你不要着急,上次你和她曾深陷栗城,那一次,应该也知道,那个叫上官豪的貌似对她似乎也情根深种……如果妍衣落到他的手里,想来也不会为难她……欧阳他应该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再派人去浪费时间,不如明日新帐旧帐一起和他清算。”

  天丽道:“就算如此,我还是很担心妍衣姐姐她的身体,对了,你是厥越人,那个蓝起说的什么阿士瓦修炼的什么禁术邪功,当真没有任何解法?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救救她。”

  可是,天丽还是失望了,看到穆尔丹仍然毫不犹豫地摇摇头,沉声道:“真的……无解……因此当初才会和欧阳极力隐瞒这个唯一破解他身上的蛊,却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没有瞒过最想要瞒的人,欧阳宁死也不会让妍衣涉险,而妍衣不知道如何知晓这一破解之法,竟然毫不犹豫地以身犯险……而且竟然一下子蛮了我们所有人……他们两个人都在极力想要保护对方,却终是如此错过。”

  天丽急道:“那么……妍衣姐姐她真的时日无多?”

  穆尔丹随即叹惋道:“唉,真是造孽,我只知道,欧阳的蛊会反噬到她的身上,轻则会让她皮肉慢慢腐烂,重则自然危及性命……只是,这二者的时间我并不确定,或许漫长无休,也或许……随时随刻……

  天丽的眼泪倾盆落下,穆尔丹轻轻地揽她入怀,不自觉地轻拍她的肩膀,无声安抚,“乖,我们所有人都不想如此,但是…..你莫要伤心……何况,就算真的无解,我和蓝起也会想尽一切办法。”

  “我好不容易有一个像亲姐姐一样的人,后来遇到了妍衣姐姐,她给了我很多皇兄以外的温暖和快乐,她是除了我至亲的人以外,唯一能够让我毫无顾忌可以做我自己的人,而且,我真的很心疼她,她经历了那么多,如今,老天真是太过残忍,竟还要让她遭遇这些。”

  “或许会有转机也说不定是不是,你莫要为此太过伤神,等我们把她救回来,再做定论……还有……”穆尔丹忽然抬起她的下巴,一双深邃的眸子专注地看着她,目光热烈,“还有,你不光有她,从此以后,你还有我……”

  天丽忽然瞪大眼睛,两个人近在咫尺,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对方的怀里,立刻想要挣脱出来,对方却不给她机会,眼神微微眯起,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天丽,你为他们哭,是因为你的在意,那么有一天,你若为我而哭,是不是我也是你在意的人?”

  天丽呆愣愣地看着他,有点不知所措,她拼命挣脱,他拼命逼近……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看来前不久你受的伤已经全都好了,那便好……只是,我现在很担心妍衣姐姐,对其他的事情,我想……我想之前终归是太过任性和不懂事,我觉得我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想一想……之前的种种,毕竟你为了救我,只身犯险,这些恩情,我上官天丽都永记铭心,可是我……哎,我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