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6章:悲悯苍生乱世求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6章:悲悯苍生乱世求安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46章:悲悯苍生乱世求安

  说完,她趁着对方失神,便挣脱出来,

  穆尔丹微微愣住,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你……”

  天丽泪痕明显,一双眼湿漉漉的,却带着明显的闪躲,柔声道:“我现在更担心妍衣姐姐……”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跑开了,留下穆尔丹站在那里久久不曾离开。

  翌日,太阳还未升起,北溟军气势汹汹来到栗城城外,气氛压抑而沉重。

  欧阳勰和上官凌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看着对面的人,露出迟疑的表情,直到很久以后,上官豪才迟迟现身,

  上官豪骑着战马迎战,上官凌看到他穿着的战袍,不禁冷笑,“当年你父亲上官雷便是穿着这身青纹蟒龙战袍在战场上出尽了洋相,而且……之后还妄图谋.反,真是讽刺,他当年也是穿着这一身象征北溟的战袍杀死无数北溟的兄弟……如今你又穿着它出现在栗城,当真是子承父业……不过,无论无何,结局都是一样的,你们的野心都是上天所不容的……终究要彻底失败……”

  上官豪冷哼,“这一大早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你们有这个功夫倒不如回去告诉你父皇上官齐,他已经坐在那个皇位上太久太久了,那本就不属于他,如今,总该要还回来了……”

  上官凌大喝,“真是大言不惭……”

  “上官豪,交出妍衣,我会考虑留你一个全尸,否则……”欧阳勰猛然开口,一双嗜血的眼睛直视对方。

  上官豪笑道:“那咱们就各凭本事。”

  欧阳勰的声音如修罗,眼神如杀神,恨不得要将对方碎尸万段,道:“对面所有北溟儿郎,我此刻还当你们是我北溟人,今日,你们若是回头归顺,我们自当欢迎,这些天,对你们的百般纵容皆是吾皇仁慈圣明,如果,你们依旧冥顽不灵,继续为虎作伥,与生养你们的故国继续为敌,那么就休怪我们不再留情面……”

  果然,对面的其中大部分人,面面相觑,脸上有了些微的迟疑,

  上官豪不以为意,笑道:“他们现在都是我栗城的大好儿郎,享受着在北溟不曾有过的待遇,你们可知当年他们在北溟个个都遭受着非人的不公……如今,又岂会轻易回头?我的好儿郎们,是与不是?!”

  突然,上官豪抬高声音,梭巡四周,直直看着他们的表情……质问他们,同时,提醒他们经受的过往种种……看到那些人,表情再次松动,他才满意看向欧阳勰。

  欧阳勰勾唇一笑,如修罗地狱使者,他的眼风一扫,催使内力,声音一下子便清晰地散开,带着冷酷的煞气,“既然如此,那便休怪我们不留情面……还有……她若有丝毫损伤,我便让你上官豪和你的人,全体陪葬!”

  他一人的杀气,一下子仿佛冰冻住整个战场,在场的每个人都似乎感受到了他透露出来的凉意……杀机四伏,如杀神一般,充满着嗜血和霸道。

  上官豪依旧不以为意,他微微含笑,只是,他所骑的战马,似乎感受到了欧阳勰森冷的煞气,竟然连续向前无章地奔出七八步……被他淡定勒住,他一直看着欧阳勰,两个人带着势均力敌的自信在彼此的眼神里见招拆招……

  上官豪笑的云淡风轻,他突然抬起右手放在耳边,对身边的卓风使了一个眼色,手向下一压,瞬间,从队伍里飞身出来十几个毒人,直接奔向对面……

  欧阳勰也大手一挥,接到指令后,队伍前面瞬间蹲下一大片的人,露出了后面整齐挺立的数百名弓箭手,箭在弦上,上面闪烁着耀目的光芒,正是毒人最惧怕的火……

  毒人看到火光,距离遥远,也急忙伸手捂脸,十分惧怕,他们神情呆滞,眼神空洞,行动上却十分灵活,立刻退避三舍……

  上官豪一直关注欧阳勰的表情,他知道此战终是避无可避,他仔细环顾对面的所有人,突然,下令迎战!

  “杀!”上官凌下令,所有人整齐站立,举起手里的长矛和刀剑,向对面冲去……

  战马嘶鸣,刀剑争鸣……两军瞬间混战在一起,双方主帅在人群中,眼神交接,

  上官凌驾马走近欧阳勰,低声道:“穆尔丹和蓝起已经顺利进到栗城……”

  “嗯……”

  上官凌看着眼前的一切,叹惋道:“这一天还是来了……”

  他的马下,倒下一个人,穿着栗城的兵服,而让上官凌痛心的是,他刚刚看到那人明明眼神里有着犹豫,面对杀过来的砍刀,他心有一丝不忍,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自己终究是北溟的人,如今却与之对立……

  “身处栗城的儿郎们,你们身上流着我北溟的血……你们的血肉也是北溟铸就,北溟才是生养你们的国,是你们最终的归属……也许你们曾经有过不公,但是我上官凌向你们保证,针对你们过往的那些遭遇,我虽无法避免,我在这里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弃暗投明,回归我军,我必然给你们应有的弥补……”上官凌言语恳切,声音浑厚,响彻上空。

  上官豪喊道:“儿郎们,想想当初你们是因何而来……再想想当年在北溟你们所遭受的一切,如何弥补?如何将这恨意轻易消除?如今你们虽离乡背井,却真正成为了人,我会带你们重新杀回去,让那些曾经欺负过你们的人看看,此诺,我必兑现!”

  “阿弥托佛!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一道浑厚空灵的声音响起,散发着抵达心底的安然,让人如沐春风,内心静谧……

  众人闻声而去,看到不远处的一处突出的山坡上,正孤零零地站着一个人,一身布衣袈裟,双手合十,一双眼满含悲悯的伤痛,看着底下的芸芸众生……那人正是感业寺的主持,念空大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诸位同为北溟子民,却要在此地,冰刃交接,当年先皇耗费百年精力,一代一代传承,无数人用鲜血铸就而今的太平盛世,为何你们要如此不知珍惜,真是可悲,可叹,可恶……”念空神情空荡,目露痛惜,他的话,带着莫名的力量,在场所有人都一脸虔诚地看着他,不禁心中一滞……又露出迷惘的神色,似乎对眼前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亏不难当……

  上官凌揖礼颔首,恭声道:“原来是念空大师,您不远千里来到此地,有失远迎,到底是让您失望了……”说完,他看了一眼对面的上官豪,看到他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微微凝眉,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

  念空对上官凌微微颔首,表示回应,看了看欧阳勰,又看一眼对面的上官豪,随即叹道:“心中若有魔念,一息大成…..也可一息枯骨……终是惨败……此战,你们双方即使分出胜负,也已然各自溃败不堪……这是一场注定的败局……二位……还是回头是岸……”

  欧阳勰微微颔首,声音平淡,道:“念空大师,几时出道凡尘,也开始过问红尘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