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7章:红颜一顾最堪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7章:红颜一顾最堪怜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47章:红颜一顾最堪怜

  念空道:“芸芸众生,皆为我佛要维护之所在,而且……众生皆蝼蚁,万事翻覆如浮云……此间种种,已本末倒置,在诸城更大的损失之前,诸位切记勿忘本心……善哉善哉……”

  所有人认真沉思,只有欧阳勰和上官豪两个人面无表情,看不出真正的情绪。

  念空大师慢慢下了山坡,步入到两军之间,刚才还打作一团的那些人,都不自觉地低下了头,刚刚还杀机满满,此刻不知为何,心里平添一丝莫名的安宁……

  念空的脸上带着悲悯众生的慈悲,叹惋在场亡故的人,他慢慢围绕地上那些死去的士兵,无论哪一方,他都静默片刻,为对方默念祷告……超度亡灵……

  他所经之处都瞬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佛光,在不经意间就被笼罩一丝希望之意,虽死亡之气浓郁,却被念空代入到另一番重生的境地。

  上官凌叹道:“阿弥托佛,念空大师此行果然非比寻常,不过此战我心里亦有所憾,心中更是有不忍,奈何……世事无常,有些事,终要与之解决……”

  栗城,内府里很是安静,因上官豪迎战的缘故,府里的人并不多,只有零星的护卫穿插巡逻在长廊里,每个人脸上都是严肃的表情。

  在一处屋顶上,一直匍匐着两个身影,正是潜入的穆尔丹和蓝起……当然还有一直与蓝起形影不离的隆多,他身形庞大,身手也在蓝起的训练下越来越敏捷,如今已经与正常高手无异……完全跟的上蓝起和穆尔丹的步调……

  这座府邸犹如皇宫,想要在这个迷宫一样的地方去找一个人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好在来的人是穆尔丹和蓝起,两个人对那蛊气已经很是熟悉,

  他们很快就锁定了一个地方,果然,那里与其他地方有些不同,进进出出丫鬟无数,而且,门外被官兵层层看守……

  那股蛊气就在这处愈加浓烈……

  他们三人屏住内息,悄无声息地隐藏在房间的不远处,仔细观察附近的动静,随时等待出击。

  来了一个人,主子模样,身后跟着几个丫鬟,其中有一个丫鬟脸上似乎有些不情愿,看起来有点高傲,比前面一身红衣的主子竟然差不多的孤冷……

  其他的丫鬟则是谦卑恭敬地跟在后面,把守在门前的几名侍卫看到红衣少女,立即让行。

  这一进去就是大半个时辰,之后红衣少女带着身后的人离开了……再之后,再没有其他人……到了饭点,厨房的人按照每天上官豪安排的时间按时送来饭菜……穆尔丹眼力颇佳,一眼看到那些餐盘里都是一些清淡的小菜……

  不知道是不是上官豪过于小心,那门口的侍卫会和一个丫鬟每隔一个时辰会同时进到房间里检查一下,这似乎是因为之前被人跑掉的经验所得,他变得更加小心谨慎……

  傍晚时分,城外的一处林间小道上,四周除了鸟鸣和树影婆娑的声音,那里突然走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身红衣的刘婷雪,她突然停下来回头,身后慢慢走过来一个人气喘吁吁一脸憔悴穿着粗制衣衫的女子,整张脸被布巾包裹起来,看不清模样……

  刘婷雪双眼微眯,想起了几天前看到的布巾里的这张脸……一脸苍白和憔悴,可是即便那般,她仍然美到让同为女子的刘婷雪也为之怔愣了片刻,真是美颜倾城,柔软的气息却有一双孤冷清绝的水眸,散发着让人不忍折损的怜惜……那人赫然就是顼妍衣……

  可是此刻,她那样绝美的脸上已经沟壑丛生,就在昨晚,上官豪刚从顼妍衣那里离开,她身上突然袭来一阵刺骨的疼痛,她的手上慢慢出现莫名的腐烂,还带着强烈的疼痛…..到了半夜她的脸上也局部出现了溃烂……奇怪的是并没有异味,仿佛那些腐烂是与生俱来与她的皮肉融合到了一起一样,脸上身上的恐怖之相,看起来竟像是多年的疤痕一般……

  今早上官豪便出门迎战,并不知道她此刻的情况。

  刘婷雪看着她蹒跚走近,表情微定,便轻声道:“这里是我之前无意间发现的,他们应该不知道也不曾来过这里,现在两军正在交战,你便从这里离开吧……”

  顼妍衣稍微平复自己的气息,身子到底不如从前,这才走了这么一段路,就开始气喘吁吁,等待气息平复,她看着眼前的刘婷雪,四目相对,不禁让她想起几天前的情景……

  她躺在床上,一连几天,即便上官豪对自己呵护备至,安排下人事无巨细地在她身边打点,即便上官豪每天都守在自己身边,与自己说起很多他的心里话,她都充耳不闻,身体的虚弱,却让她的心更加强硬,她无可奈何地去顺从对方自以为的多情一顾……她从未给出任何回应…..心中更加想念心里的那个人,可是她却更清楚,以她现在的身体,已经再也没有能力逃出去了,她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的恶化,她绝望地想,也许在越城的那些日子,就是她见他的最后一面了吧……或许她转身不告而别的那一刻,便成永诀……

  她每天躺在床上,数着花开花落,感受从此黑白的生命,也开始任命地等待自己彻底枯萎的那一刻,有一天,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她并没有看到上官豪,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与自己有着一点血缘关系的女子,刘婷雪,只是不同于以往的印象,此刻,她一身红衣,鲜艳欲滴,一张脸莹白如玉,夺目逼人……比之从前的娇弱可人,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刘婷雪看到顼妍衣顼妍衣醒过来,在刚刚闭着眼睛的时候,像极了含苞待放的睡莲,安静美丽,此刻,睁开眼,一瞬间竟然绽放出冷绝艳丽的孤冷,让人不忍直视……

  “你每天都是用这样的眼神去看他?”刘婷雪突然问道。

  顼妍衣见到眼前的人,怔愣良久,听到她这样问,眼神里出现一丝迷惘,随即淡淡笑道:“原来是刘姑娘,此刻第一句话,竟然是在意这个……倒真是让人意外……看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听闻刘姑娘自小便倾慕于上官豪,就连他谋.逆出北溟你也一同跟随,当真是情深似海……让人佩服……咳咳咳……”还没说完,顼妍衣便咳嗽不止,脸色瞬间比刚才又白了几分……

  刘婷雪不以为意,淡淡地笑了笑,道:“不错,你听到的都不错,我自小便倾慕于他,可是他心里眼里自始自终都不曾有我……从前是采薇,如今……是你……一个虽然早已死去,却永远在他心里,不会忘记……一个几经辗转,最后仍然来到这里,他百般讨好,用唯一的柔情想要感化于你……他对你更加情真意切,你难道就不曾感动?”

  刘婷雪自嘲地笑了笑,说起这番话来,语气如常,竟然像是在说别人的经历一样,她又仔细看着顼妍衣,不想错过她脸上任何细枝末节的表情。

  顼妍衣轻笑道:“情之一事,最忌讳勉强,我心中自有我挂念之人,却从来都不会是他,纵使刻深陷囹圄,哪怕死去,亦不会更改分毫。”

  刘婷雪笑道:“上官哥哥对你似乎早已情根深种,自从采薇离开后,这么多年,他似乎从未对哪个人像对你这样上心和在意…..却换来你如此嫌弃,我都要忍不住我的上官哥哥他对你的这一片深情了呢。”

  她袅娜淡然,手上似乎有什么,立刻紧张地看着手上,那十指纤纤,却留着较长的指甲,染着如鲜血一样的红色蔻丹,妖娆妩媚,与她身上的红衣交相呼应,更衬的她一脸的莹白如玉……她坐在顼妍衣榻前不远处的凳子上,一脸的娇媚。

  顼妍衣看着她,轻声道:“你今天突然来看我,恐怕并不是如此大度到来为心爱之人当说客的吧?有什么事不妨开门见山……”

  刘婷雪笑道:“怪不得上官哥哥如此中意于你,你倒还真有采薇的睿智和爽朗疏阔之气势……不错,我呢,其实很是在意你的存在,虽然你不在这里,但是占据着他的整颗心,如今你在这里,更是将他的人也牢牢的绑在身边,你不喜,我亦不喜……所以,我会帮助你离开这里……你可愿意?”

  顼妍衣偏过头,看了一眼刘婷雪的淡然表情,毫不犹豫地便答应了,“好,我答应你,只要你帮我离开这里……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我都感激不尽……”

  “那便最好不过,所以,这几天带给你的饭菜,你就不要再排斥,以你现在的身子,如果再不好好补充体力,恐怕连这个房间的大门都走不出去……你且尽快静养几日,现在上官哥哥已经把外面派重兵把守,我也要等待恰好的时机,好好地筹划一番再带你出去……”

  顼妍衣无声一笑,看着刘婷雪,轻声道:“谢谢你……”

  刘婷雪道:“你我不必如此虚情假意,我只是放你离开,为的不过是眼不见心不烦,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能走多远,便要看你自己的造化,再则,你可知你怎么会被他带到这里?你的行踪怎会在那般隐密之下仍然被他发现?你难道就不曾有过疑虑?”

  顼妍衣没有说话,表情未有波澜,她等待对方的解惑,心中却一紧,希望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看你的表情,似乎还是察觉到了什么吧?不过真是可惜了,等你察觉到这些,你已经深陷囹圄,倒真是可惜,我也很意外,不过嘛……谁会想到小敏那个出身在流民里的贫苦百姓,会被选中入了越城府内,还一下子被你选中成为了你的贴身婢女…..更加得到了你的信任,她的双亲曾死在瘟疫里,被我所救,是我安排了她父母的身后事,从那以后,她便一直跟在我的身边,也一直记着我对她的这份恩情,虽然她年纪很小,但是她却是我身边最忠心的人,当时她每天见我惆怅满面,便主动请缨,深入敌营,为主涉险分担情报,我本舍不得,上官哥哥却替我应下了这件事,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