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8章:红颜妒红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8章:红颜妒红颜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48章:红颜妒红颜

  刘婷雪一只手轻抚另一只的鲜血一样的蔻丹,语气平淡,说着事情的原委,说完后,她又不经意地看着对方的反应……

  果然,顼妍衣心中了然,想起几天前小敏被一个主事丫鬟叫走时的情景,两个人看起来有些熟识,看起来并不像初次见面的样子,还有,最重要的是,为何跟在自己身边的成风成雷两兄弟还有其余一百人皆被束缚,唯独一个从越城来到这里的丫鬟可以出入自由,说是因为是顼妍衣的贴身丫鬟照顾起来更方便,这个接口似乎有些牵强……

  她表情凝滞,只是叹息一声,没再说什么,

  却随后听到对方的音突然抬高,道:“只是老天无眼,竟让小敏那丫头变得吃里扒外,忘记初心,竟然被你收服……短短数日便能将她变成你的心腹,你倒果真是有着魅惑人心的好本事啊……啧啧啧,我对你倒真的刮不相看呢…..”

  顼妍衣睁大眼睛,想起小敏近两天似乎并没有来看自己,突然看向刘婷雪,急道:“你……那她……你对她怎么样了?”

  “我把她关起来了,你放心,她毕竟是我的人,目前我并不会杀她,但是这件事却让我很不高兴,你抢走了我的男人,如今又收服了我的人……你当真是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是吗?”说完这句话,刘婷雪眼神瞬间变得狠戾,站起身,快步走到床前,瞬间揪起了顼妍衣的衣领,顼妍衣脸色苍白,却毫无惧意,两个人眼神灼热,在彼此的眼神里无限放大……

  顼妍衣身子虚弱,却仍然不卑不亢,笑道:“看来,你提议要放我走,不仅仅是为了那个男人,原来你更在意这个……这倒让我意外……”

  从始自终,刘婷雪对顼妍衣夺走上官豪的心态度沉稳,似乎已经如常,有着超乎寻常的冷静,唯独说到曾经视自己为唯一主子的小敏,她突然变得激动。

  听到顼妍衣说完这句话,刘婷雪瞪了她一眼,随即松开了手,嫌恶地拍了拍自己的手,顼妍衣无力地落回床上,又开始咳嗽起来…..

  刘婷雪看到她这样,神色微缓,又道:“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让小敏不忍对你下手,更一心为你着想,还想着一路护你周全,她明知道这么做就是违背了我的命令,却仍心甘情愿……我本想着自己出手,可如今见你现在这副德行……我也懒得动手,不若放你离开,自生自灭,一切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上官哥哥知道你不见了,自然是着急,可我也不会在意,我唯一在意的却是小敏对你的态度,这让我非常不舒服……男人的心已不可轻易逆转,但是我还是想要收一收我那忠仆之心……有些东西你不配和我抢……”

  ……

  此刻,城外,荒无人烟,刘婷雪看着这两天突然溃败下去的顼妍衣,想着那布巾之下满面疮痍的脸,她露出了得意之色……天意如此,那林大夫当日为她把脉诊断以后说的话,言犹在耳,下手杀死一个将死之人,她觉得很没必要,

  刘婷雪四下环顾周围的环境,嘴角微微一勾,或许还未走出这里,她便殒身于此,那么,她又何苦沾惹一身血腥,想到此,便笑道:“那房里假扮你的人,我自会安排妥当,你不必担心,从此,再也不必相见……还有,跟着你来的那些人,我也安排了逃走的假象,现在,那些人应该已经杀出去了……你不必担心,不过,至于你们能不能汇合,那边要看你们自己了……”

  “无论如何,谢谢你……”

  刘婷雪没有要回答的意思,转身就要离开,附近有一匹马在等着她……

  “刘婷雪……你心中的执念太深,不管是因爱生恨,亦或是贪念执拗,你都不该如此执着,伤人伤己,两败俱伤,不值得……何不放下心中固执,去还给自己一份宁静,这么多年的爱而不得,该收手,为你自己而活了……你我从小虽然并不亲近,却毕竟是姐妹一场,我不希望你一再沉沦,到最后无法自拔,你的生命可以退而求其次的安稳和幸福,只要你肯,就没有不可能,何必将自己束缚至此……”顼妍衣站在原地,大声对她说道。

  刘婷雪突然站定,一动不动,背对着顼妍衣,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之后才慢慢转身,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道:“你当我是姐妹?这真是我最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你我又算哪门子的姐妹呢?从小我就看不上你这副清冷又自以为是的样子,现在是,以后也是,何况……你说的没错,我对这段感情的确执着,本来一心以为只要我用心去做,他终有一天会看到我,会感受到我的好,可是……就算我和他定了亲,就算我和他有了一夜欢.愉,我真正的成为了他的女人,又如何?我还是输得一败涂地,所以我怎么会甘心,你对他的深情视而不见,我却求之不得,这真是可笑至极,不过……也让我终于明白了一些事,以前不懂,现在终于知道了,这条路,我必须这样走下去,只是不会再傻傻的固守了,我会用我的方式去让他明白,有些人,他终究是求而不得……多难多苦,我都会坚持走下去……”

  顼妍衣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看着她的眼神坚定,心中一叹,又道:“也罢,对了你的父亲曾经出现在越城,只是我也好久没有见到他了……”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刘婷雪不以为意也转身离开,两个人背道而驰,向相反的方向离去……

  顼妍衣的身体已经补充的差不多,却终究不如以往,她驼着背,步履蹒跚,虽然可以走路,却像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一身的粗布和面上的布巾笼罩她的全身,包住了她的身份,更掩盖了她已经不复风华绝代的倾世容颜,她的身体和容颜正一点点枯萎,可是她步调坚毅,她回望来时的方向,纵然前路漫漫,只要离开那里,哪里都是归处……

  旁边有一汪清潭,她走到近处,撩开布巾,向里看去,脸上沟壑丛生,一夜之间便苍老至此,任是她的父亲和母亲恐怕也认不出自己了吧,现在的她就像一个瘦骨嶙峋的老者,眼神浑浊,鹤发鸡皮,连脸型都变了,这是一张陌生的脸,顼妍衣使劲挤出一丝笑意,竟隐约有些狰狞,她立刻偏过头,用布巾重新包住自己的脸,瘫软地坐在地上,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