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9章:红颜一息沧海桑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9章:红颜一息沧海桑田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49章:红颜一息沧海桑田

  万里无云,丛山叠嶂,虽然入秋,这两天却并不冷,顼姸衣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在一个山坳处发现了一间破屋,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在这里住了下来……

  这里看起来荒废很久,但是毫无疑问,曾经有人在这里生活过,

  那间茅草小屋简单修整一番便可以住人,四处景色宜人,院中旁边还有一条小溪,从山上顺流而下,清澈见底,林中飞鸟飞展,让这个过于安静的地方有了一些生命的迹象,也让顼妍衣有了些微的安全感……或许是先前有人生活过,一连住了几天,并没有出现野兽……所以,她终于从一开始的惴惴不安开始适应了从未在外面尤其是荒野山间的生活……

  山中的岁月总是长日如年…...顼妍衣在习惯之余,午夜梦回,会坐在窗前,数着天上的星月,轻抚自己沟壑的皮肤,脸颊上如树皮一样苍老,她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强迫自己每天对镜面对这张脸,每当她想他的时候,就会跑到溪边,看着倒映在水里的自己,一切念想便随波飘走……

  而她满心满心思念着的那个人,更一刻不停的想要见到她……

  回到宣战当日,念空大师的空降,休止住两军已然展开的愤怒战火,及时止住了更大的惨烈,双方对峙,安静地对望,长久的高压静谧,唯有欧阳勰和上官豪两人,含着意味深长的目光,互看彼此……

  卓风驾马从后面奔来,走到上官豪近前,看着公子似笑非笑的表情,眉头微锁,轻声道:“公子,刚刚我军有一部分被天照突袭……情况惨重,我刚刚已经带人过去及时制止,不过看样子,那天照主动来犯似乎有些蹊跷,而且,还是赶在此时……”

  上官豪猛然回头,表情凝滞,“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与此同时,北溟军前,上官凌也突然惊讶出声?一旁的欧阳勰偏过头,看了一眼前来汇报的陆冥和岳清灵……他二人带着百余人在后方突然遭到天照军的袭击,岳清灵拼命护着还未康复的陆冥,终于摆脱了对方……

  几乎同一时间,栗城和越城被天照军突袭,毫无设防,就在两军刚刚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远处的山坡上突然出现了一对人马,

  “那是…..那是……”

  “那是天照军!”

  “他们怎么会突然进犯我军?”

  ……

  所有人看到,开始窃窃私语,更加严阵以待,看对方气势汹汹,一看便是来者不善。

  天照军前坐在高头大马上的人,一身贵气,皮肤呈现古铜色,粗犷却有着俊逸非凡的五官,他的眼睛隐含刀锋,注视着两军双方的主帅,在看到欧阳勰的时候,眼神微微眯起…..他嘴角勾起,不发一语,却气场十足…..

  上官豪抬眼望去,眼神一亮,“是他?他不是……天照国白珏之子白轩,也是当今天照国的太子,他怎么会?”

  上官凌自然也认出了他,大声喊道:“原来是天照贵客,没想到这边塞的奇景竟然引来了天照国尊贵的太子殿下大驾光临,不知道你来我北溟,有何贵干?刚刚我们的人被天照军袭击,是否是殿下授意?不知道我们有哪里得罪了天照?”

  那白轩笑道:“不来不知道,这里居然集齐了这么多的大人物,这真是让我有些意外…..不过,凌殿下,您方才的话我倒有些不认同……此地不远处的边塞小镇,百余年以来就是我天照之所在,那里也是见证我天照与北溟的友谊之枢纽,如今,若非有人主动招惹,又如何会反击?”言外之意,便是承认了对北溟的袭击……

  上官凌道:“主动招惹?殿下的意思是我北溟先冒犯的你们?这又要从何说起?”

  这时,从白轩身后步出几个人,一个个脸上有残留的伤痕,他们一个个的表情义愤填雍,怒目圆睁,大喝道:“对,就是你们北溟,你们身后这些官兵穿着的衣服就是化成灰烬我也认得出来!当日突然闯入我们的营地,不问青红皂白地就开始厮杀,还有人一边杀我兄弟,一边大言不惭地说着什么,相中了我们的那片营地,说不过这么点兵力留守此地,不如拱手让给北溟,兴许他们会饶过我们几个人……我的兄弟拼死顽抗,因为被你们毫不设防地突然袭击,他们终于被你们残忍杀害,一个不留……你们的狼子野心真是暴露无遗,难道还想狡辩不成,今儿个我们就要让你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上官凌眉头紧锁,眼神迷茫,道:“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们从未有人进犯于天照,何况,北溟所有人都知道天照与我北溟的私交甚好,又怎么会……”

  “我栗城士兵何曾进犯天照,你们为何也要对我们下毒手?”上官凌在对面突然大喊道。

  白轩道:“我今日刚刚赶到,便同时送出这两份见面大礼给你们,毫无偏颇,何况……呵呵,在我砍来,栗城也好,越城也罢,都不过是上官氏的北溟人罢了,而无缘无故害死我那些兄弟的人就是北溟人……我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至于你们做什么,我根本不关心……也毫不惧怕…..”

  “退兵!”一直没有说话的欧阳勰突然开口,上官凌和陆冥等人齐齐看向他,

  “退兵!”上官凌抬起手,发出休战的指令,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一道冰冷到极致的声音,“既然如此,又怎么能便宜了他……”说时迟,那时快,声音很快随人影飞到对面军前,陆冥大喝一句“公子!”

  所有人便看到这样一个画面,那道黑影速度之快如闪电,直奔上官豪而去,上官豪反应也算快,立刻迎战,同时吹了个口哨,同时飞出两个毒人挡在他面前,那黑影似乎凝聚全身的内力,顷刻间,毒人被强劲的风力瞬间劈成两半,众人大喝,这是要有多大的功力和……煞气……

  上官豪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猛烈,起身弹起,离开马背,随后卓风奔至,用长剑相抵,对方强劲有力,他被弹飞远处……此时,上官豪也已经凝结内力,却感到心口微微一痛,他觉察异样,眉头微皱,立刻闪躲,避无可避,对方掌力一偏,打到了他的肩膀上,上官豪落在地上,空中闪过一双冷酷无情的眼睛,带着狠戾和不计后果的杀气……

  军中立刻形成一道保护圈将上官豪团团围住,上官豪落在地上,瞬间突出一口鲜血,他捂着刚刚微痛的心口,看着空中似乎有些不甘的身影,“都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

  那黑影便是欧阳勰,就在这刹那间,他再次上演了不久前的只身杀手……

  他落回马上,身子有一点点不稳,稍微穿着粗气,脸上到底还是出现了细密的汗珠,上官凌和陆冥急忙围过来,

  上官凌怒道:“你怎么又要胡闹!如果你下次还要这样,我真的要想想之前你父亲的提议了……”

  “公子,你没事吧?”陆冥一脸的担心,此刻他也是脸色惨白。

  欧阳勰仍然直直地盯着对面乱作一团的人群,看着他们灰溜溜地匆忙归程,身后的士兵欢呼雀跃,唯有为首的几人,一直拧眉,

  收兵整顿,交给了陆冥和沐泽两人,上官凌和欧阳勰来到一处清幽之地,那里早已经站着一个人,正背对着他们,听到声音,那人回身,竟然是天照太子,白轩。

  他走到两人身前,笑道:“上官兄,欧阳兄,别来无恙啊……”

  上官凌道:“没想到你竟然来了,而且你还敢单独来见我?今天你说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轩看着仍然在见到他以后,仍然心事重重样子的欧阳勰,他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道:“自然就是我说的那样,边塞小镇被北溟突袭,损失惨重,甚至为那些人造成不可弥补的创伤,当他们报上来的时候,父皇并不相信,我便主动请缨来此地,想要亲自调查一二……欧阳兄也知道我的脾气,如果被我查出来,真的是你们所为,我是必须要讨回一个说法的……”

  上官凌道:“所以你也来了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且你确定你查出了就是我北溟人所为,难道不是有人栽赃陷害?”

  白轩不以为意,“我也是今天刚到此地,却没想到刚来,就赶上如此‘盛会’当真是热闹……不过,你们的人也和你们说了吧,我们的人也不过是让你们的人慌忙逃脱,充其量就是有几个人受了一些轻微的伤罢了……这又算哪门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栗城那边我可是没有手软……”

  上官凌道:“果然是白兄的好手段……不过此事,我在来之前已经派人去仔细查来,我们还有那上官豪并没有进犯天照的理由……一定是有人暗中调拨……不过,幸亏是白兄来此地,否则,恐怕还真的是不好收场……”

  白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看了一眼还在沉默的欧阳勰,走了过去,道:“我说欧阳兄,这三年不见,你怎么愈发的阴沉,不管怎样,我可是没有让你们越城吃着亏,你怎么连句谢谢都没有?”

  一旁的上官凌道:“白轩莫要多想,他是有一件很大的心事,并无意对你不理不睬……”

  欧阳勰道:“白兄别来无恙,我的确有一件大事还在等待。”

  身后传来脚步声,他猛然回头,发现并不是想要见的穆尔丹和蓝起,眼神闪过一丝失望,

  是沐泽,他走到三人面前,揖礼道:“回殿下,属下奉命查了一下军中人员编制情况,发现的确有些异常,在不久前,十一连下有数十人曾经被派出去寻找公主的下落,之后一直未归……包括到现在那边也没有放弃寻找……直到两天前,发现了那数十人居然出现在……一处树林里,他们全部死了……似乎已经死了数日……而且被山中的猛兽啃噬的七零八落,还吸引了飞鸟萤虫,十一连近日要不是扩大的搜寻范围,恐怕还未等找到,他们的尸体便已经彻底消失,属下跟去看了一下,那些人身上只桌内衫,外面的兵服拳都不见了。”

  几人瞪大双眼,上官凌更是激动道:“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