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50章:情深似海各安天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0章:情深似海各安天命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50章:情深似海各安天命

  几人瞪大双眼,上官凌更是激动道:“你说什么?都没有穿兵服?看来是有人将他们的衣服扒下,冒充我北溟官兵,故意前去天照营地挑衅,此居心当真是狠辣一绝啊……”

  白轩道:“这人一定是晓得北溟和天照的一些渊源……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便略有疑惑,父皇不信,我也一样,不过还是想要亲自过来看一看……”

  上官凌道:“既然如此,你打算怎么办?”

  白轩笑道:“他的目的无非是挑拨,不过,却低估了天照和北溟私下结缘数十年的交情,我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我必须要给底下的人一个交代,所以要来此与你们商量一下……对了,当日挑衅我军的人,正是你们北溟的内臣……”

  欧阳勰突然开口,说道:“那么不如将计就计……凌,你可莫要忘记一个人,他是最有理由做这件事的人……至于北溟内臣?那或许不假,只是恐怕那人之前已经是北溟第一逃犯了吧……”

  “阿士瓦!刘起!”上官凌道。

  “既如此,那么便着手去做,我先下去……”欧阳勰转身就要离开。

  白轩急道:“喂,你这人,还没说完怎么就走了?咱们可是有三年多没有见面了,你这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失魂落魄的样子是不是为哪家姑娘而犯了相思病呢,…..哼……”

  上官凌也是眉头微锁,看了一眼白轩,苦笑道:“你说的还真的没错,就是为了一个姑娘,唉……”

  说完上官凌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留下白轩,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独自叹息,想到三年前,天照边疆有难,上官齐派了欧阳勰与上官凌亲自出征相助,在那次,三个人一见如故,合力打败了蛮夷,彼此惺惺相惜,还承诺三年后要再次团聚,把酒言欢,当他得知越城来了北溟当朝太子和丞相之子,他便立刻主动请缨,来到此地,却没想到,没有把上酒,连欢快都称不上,只言片语那两个人就给自己打发了……

  看他两人的那个样子,似乎都被姑娘给弄的魂不守舍……满眼的心事和担心……

  欧阳勰和上官凌回到越城府里,坐在大厅里,一语不发,一动不动,直到傍晚,终于等到了穆尔丹和蓝起隆多等人……

  两人眼神微变,聚精会神地看着他们,

  穆尔丹沉声道:“妍衣的确在那里,但是我们去的时候,她已经……”

  “你说什么?”上官凌猛然站起身,欧阳勰虽然没有说话,眼里却闪出强烈的不可置信,紧握成拳,带着最后一丝希冀看向蓝起,

  蓝起落下眼泪,“是的,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一张看不清模样的尸体,刚刚断气,我还再三确认了她身上的伤,确实是蛊引起的……”说完整个人伏在隆多的怀里。

  今天,他们两人看到刘婷雪带着一行人离开以后,并未多想,落在那处所在的屋顶之上,拿开上面的砖瓦,进了房间,看到的就是床上躺着一个女子,一脸的沟壑,身体刚刚变得僵硬,蓝起不相信,仔细再三确认,明明那张脸无法对号入座成为顼妍衣,可是,那内息,那病症,确认无疑……逢此变故,让两个人摇头想要否认,都难以置信,无法与记忆中的那个倾城女子去对应,最后房门微动,穆尔丹反应快一步,将蓝起和隆多带出,再将屋顶重新铺好……

  他们两人说完,两个人表情沉痛,大厅里死一般的安静,上官凌险些没有站稳,他无力地瘫倒进椅子里,脸色煞白,一边摇头,一边重复说道:“她死了?她死了?不会的……不会的,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她怎么可能死呢……”

  穆尔丹道:“她的身上毫无一处完整的皮肤,这是务必要经受刺骨的疼痛,一旦痛起来,简直生不如死,而且,她……她真正的死因,是咬舌自尽……大概是无法忍受身上剔骨般的疼痛……便了结了她自己的……”

  “我不相信,你并不知道妍衣所经历过的,她更加不会因为一些疼痛就会了结自己的生命……何况,你们并没有见到她本来的模样,尸体随时可以捏造,保不准就是上官豪他故意为之,以做掩饰……”一直没有出声的欧阳勰,突然大喝道,全程否认死的人就是顼妍衣……可是

  蓝起上前哭道:“可是……当今世上的毒蛊……谁又能捏造出第二个?虽然我也是一千一万个不想去相信……”

  “不会的,不会的……”欧阳勰不再听下去,立刻一个闪身,冲出门去……

  上官凌呆呆地坐在那里,抬起左手手腕,掀开长袖,露出一截手腕,上面赫然绑着一块红布条,他温柔地抚.摸,此刻,脑海里闪现出那人的清冷且温暖的笑脸,嘴里喃喃道:“不会的,我也不相信……妍衣……我知道你不会的……”

  栗城,自匆忙撤军,主帅意外负伤,众人陷入另一场危机中,尤其是当天面对北溟主帅尤其是当朝太子上官凌的心里坦白,更让那其中两万名百姓兵马,开始有了踌躇之意,有一些人开始回忆起了在北溟的种种,他们并不是全都是痛苦回忆,那片土地上,还有很多亲人,在那里生活……

  除此之外,对上官豪的手上,只有雷霆军面色铁青,隐露担忧之色……

  除此之外,对上官豪的手上,只有雷霆军面色铁青,隐露担忧之色……

  上官豪自行调息,心中思忖起今天在关键时刻突然心口微滞的异样,若非如此,他自然能接住欧阳勰的突袭杀招,从吐出的血里,他察觉自己似乎是中了毒……不过很快,他用强大的内力稳住心脉,护住了自己的重伤之处,慢慢调息,气息逐渐稳定下来……

  随即,没有由来的出现一丝心绪不宁,他立刻骑上马,神色有些惊慌,直接骑马狂奔至府邸里,横穿直入……很快来到顼妍衣的房间,推开房门,看到一屋子的下人,站在那里,不敢向前,见到他,立刻跪下来,大哭不止。

  上官豪走到床边,看到面目全非的人,上前探寻气息,已经死了……

  这时,身后走上前一个丫鬟,跪下哭道:“公子,其实昨晚顼姑娘她……在您走之后,脸上慢慢开始溃烂,一夜之间就变成这样,昨晚半夜,奴婢……奴婢来给顼姑娘送清粥,才发现她一直在床上辗转打滚,痛苦非常,她一直抓自己的脸,奴婢便一直拉着她的手,以免她再伤害自己……直到天开始放亮,奴婢给她喂了粥,她才慢慢睡过去……”

  上官豪用力,踹到那丫鬟的肩膀上,她立刻摔倒在地,“你是说现在躺在这里的人是顼姑娘?那既然昨晚那个情况,为何你不及时来通报?”

  那丫鬟立刻大喊冤枉,哭道:“您之前让每个一个时辰就来看一眼顼姑娘的情况,奴婢昨晚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却无法走开,让小怜去叫过您,可是那时候,越城兵临城下,刚到那里,说是您出门迎战去了……这才错过的……呜呜呜呜……奴婢们冤枉啊……”

  “都给我滚出去!”上官豪大喝道,瞬间房间空无一人,上官豪坐在踏上,一个劲地摇头,看着床上不辨面目的人,“真的……是你吗?”

  身后传来房门被推开的声音,上官凌微微皱了皱眉,大喝道:“滚出去,我不是让你们都滚吗?”

  脚步仍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很快走到自己身后,

  “上官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