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51章: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1章: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51章: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有脚步声,仍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很快走到自己身后,

  “上官哥哥……”

  声音里带着几分惊恐,忽然开始颤抖起来,脚步微动,上官豪听出来,是刘婷雪,他随即回头,看到她如受惊地小兽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立刻躲到他身后,

  “上官哥哥,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妍衣?她。”刘婷雪怯生生地问道。

  上官豪无力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床上面目全非的人,

  “不,这一定不是她……怎么可能,就一天的时间,我不相信,一定是有人做了什么手脚,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只见身后刘婷雪突然惊呼道:“真的是妍衣?不可能的……这怎么会?”

  上官豪猛然转身看向她,只见她一脸的不可置信,看着床上人的胳膊。

  刘婷雪用手帕捂着嘴,眼睛瞪得溜圆,也不知看到了什么,竟然瞬间掉下了眼泪。

  “你说什么?”上官豪瞪着她,问道,声音有些严肃。

  刘婷雪道:“上官哥哥,你可要记得她可也算是我的姐妹,虽不亲近,却也是自小就认识……她右手手上有一颗红色的痔。”

  上官豪转身,拿起床上人的右手,看了看她的手腕,果然,有一颗米粒大小的红色的痔。

  上官豪的手终于开始颤抖,眼泪瞬间落下来,神情痛苦,沉默良久,一语不发,整个背影散发着一股绝望的气息,这对刘婷雪却十分熟悉,上官豪看着已经辨不清本来模样的人,神情专注,刘婷雪站在他身后专注地看着他,却嘴角微微上扬….悄无声息,有些诡异。

  这样难过绝望的上官豪还是在十年前出现过,当年因为采薇,他整个人变得萎靡不振,整整数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连好多天,不吃不喝,整个人憔悴不堪,她当时都以为在那样下去,他就要跟着采薇而去了。

  一晃多年以后,那个心中曾经装着另一个女人的他,如今难得终于有人在多年以后再次走进他的心里,却变成他眼前的这个样子……

  刘婷雪看着他颤抖的背影,心中忽然有一种莫名的荒芜,这一切本来是她造成的,床上的人是她找人伪造的,是她在林中意外地发现一个被饱受折磨的少女,身形与顼妍衣十分接近……不过她却不知道,那个少女是只身一人出现在附近采摘药材,却意外遇到了阿士瓦,被他抓住,成为了他的蛊引……近几天,那个阿士瓦再次修炼起了他的邪功……前不久受的伤,也是在那次,突然一下子治好了……

  只是可怜那个无辜的少女,到最后留下一口气,浑身疼痛难忍……最后咬舌自尽,天下无巧不成书,那女孩刚断气,刘婷雪机缘巧合出现在附近,并将她带了回去。

  冥冥中注定,那少女身上的病症却与顼妍衣身上的症状……让人无法怀疑……而那个少女的手上居然也有一颗红色的痔,这让刘婷雪觉得这女孩真是来的刚刚好……

  她看着安静坐在那的上官豪,她可以感受到他心底的绝望和难过,她的目的达到了,可是她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不知道从哪吹来了阵阵寒风,窗户摇曳,她走到窗前,看到外面竟然下起了雨…….

  夜凉如水,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感受到外面传来刺骨的寒风,急忙关上窗,一回头,竟然看到上官豪哭出声来,像个孩子一样,伏在床上,握住他以为的那个人,埋头痛哭起来,刘婷雪用手沾了沾眼角,很干,可是,她此刻为什么会这么难过,一个伤她至此的男人,在此刻,为了别的女人,肝肠寸断……

  上官哥哥,你不爱我,我不怪你,可是,你却不要低估一个女人十几年的执着,可以没有回应,却不允许任何人来践踏……包括你……

  他拿起手里的一件斗篷,走到上官豪身后,为他披上,不发一语……这一夜,风声,雨声,男人的哭声……参杂着淡淡地几不可闻地叹息声……轻飘飘陨落在空气里……悄无声息……一直到天明……

  次日,上官豪面无表情,在刘婷雪的搀扶下,走出房门,脸色苍白,

  只是,他回头看了一眼刘婷雪,见到少女脸色惨白,这一夜她始终无声地陪着自己,心中忽然有些感动,便派人将她送回去休息……对刘婷雪说话的语气也温柔很多……

  这个漫长的夜晚,注定无眠,这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的一天,采薇冰冷的身体躺在自己的怀里,那样一个浓烈的人,变得苍白

  对方刚离开,他立刻喊来林大夫,不知道为什么,仍然不死心,询问里面的人和之前把的脉象是否相同,当对方点头的时候,他彻底死心了……面如死灰。

  上官豪将“顼妍衣”放到花架上,五颜六色的百花,分布在火架上,他手里举着火把,一双眼直直盯着上面躺着的人,他决定为她火葬。

  刘婷雪安静地陪在他左右,看着上面的人,想着,那个陌生的少女,虽然横尸荒野,倒也是几世修来的,会在死后,得到厚葬,虽然并不是以自己的姓名。

  上官豪深情悲痛,走到花架前,看着面目全非的人,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你究竟经历了什么,那个欧阳勰居然让你沦落至此,而我连你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妍衣,你知道吗,我心疼你,我真的很心疼你,我知道你心里只有那个人,可惜,到最后,你是在我身边离开……今天就让我最后送你一程,你放心,跟你来的那些人,他们已经逃走,其实就算他们不跑,我也不会为难他们……妍衣,我知道你素喜莲花,可是现在已经摘不到了,我只以能找到的百花替代,希望它们能给你带来最后一丝色彩……我……永远都会记得初见你的样子,鲜艳夺目,惊艳全场……”说到这里,他仔细看着上面躺着的人,满眼的荒芜,他觉得有些难受……

  刘婷雪走到近前,低声道:“上官哥哥,时辰已到……该送……她离开了。”

  上官豪眼神一痛,手里愈发的颤抖,却始终没有动一下,

  刘婷雪上前走了几步,语气温柔,且含着淡淡地悲哀,说道:“妍衣,你我姐妹一场,却不想终结于此……如此相遇,如此别离,人生无常,以前我不信,现在我信了,愿你……愿你来世……平安喜乐……你我此生无缘再见,那么就这样吧。”

  上官豪终于下定决心,拿起火把,走到花架前,他最后一次,轻抚对方沟壑的脸,突然偏过头,另一只手不再去看她……火把瞬间撩起灌了油的木头,一下子火光冲天……刘婷雪及时拉开了上官豪,两人向后退去,看着那人彻底被火吞没。

  火光冲天,蔓延迅速,噼啪作响,上官豪眼神沉痛,他知道,那个人彻底消失了。

  与此同时,刘婷雪也在心里落下最后的叹息,一颗大石终于落了地,那个人,不管她是否活着,这活烧起来的那一刻,关于那个人的一切,就彻底消失了,虽然,她知道,她不会在他心里磨灭,可是,她还是得逞地笑了笑……那火光倒映在她脸上,发出斑驳的光,无论如何,那个人在这里,已经死了……彻底的死了。

  那大火燃烧了很久,直到天快黑了,才慢慢变小,上官豪亲自收回了“顼妍衣”的骨灰,他生怕有遗漏……当捡起最后一把骨灰,放在一个精美的瓷罐里,刚要盖上罐盖,从身后传来一阵劲风,他反应很快,立刻闪身,却因为前几日刚受了伤,身子微微慢了一些,他飞到半空中,被对方强势的一逼,手下一滑……那个瓷罐瞬间坠落,他大惊失色,这时,空中飞下去一个黑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他一眼认出竟然是欧阳勰,只见对方眼神悲恸,不计后果,情急之下,直奔那个瓷罐而去。

  上官豪本来也想要去接,奈何突然又奔出来几个身影,为欧阳勰打掩护,他认出来是上官凌,还有穆尔丹……

  上官豪手捂着肩膀,落在地上,刚刚站稳,刘婷雪急忙跑过来,急道:“上官哥哥,你没事吧?”

  欧阳勰接住瓷罐,落在不远处,上官凌和穆尔丹同时落在他身前,

  此刻,上官豪经过几天的摧残,下巴上蓄满了胡须…..看起来很是憔悴和狼狈,他看到欧阳勰手里的瓷罐,厉声道:“你为她做过什么,除了让她伤心,如今连最后一程也要强加干涉……你不是说要保护她吗,现在这又算什么?你说啊。”

  欧阳勰,上官凌和穆尔丹,眼神沉痛,迟了到底是迟了,一路奔来这里,就想要看个究竟,是不是她,万一不是她呢,可是此情此景,让上官凌险些没有站稳,他回过头,看着欧阳勰手里的瓷罐,仍然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我们终究是来晚了…....”

  上官豪突然挣脱刘婷雪,刘婷雪情急之下,大喊道:“上官哥哥!

  他瞬间奔到欧阳勰身前,不顾肩膀上已经渗出的血,他脸色煞白,使出全身力气去抢夺瓷罐,欧阳勰大手一挥,上官凌和穆尔丹从旁协助,上官豪瞬间落了下风,欧阳勰不费吹灰之力,立刻飞身离开,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两个人也不再恋战,立刻离开。

  上官豪摔倒在地上,看着几个人消失的方向,急火攻心,眼神冷厉,却无可奈何,突然哇的突出一大口鲜血,眼神一翻,便晕了过去。

  浓密的山林里,顼妍衣在那间茅草屋里已经不知不觉地安稳住了半个月之久……这期间她过得很平静,竟也渐渐习惯了山里的生活,清贫简单,只是很寂寞……

  她白日里,唯一的乐趣就是坐在院中,倾听溪泉水流淌的声音,还有树上飞来飞去的小鸟叫声,有树影婆娑的声音,还有更多她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一些杂声,不过都是大自然赐予的,慢慢让她的心安静下来。

  她走到溪泉旁边,俯身向下看去,已经习惯自己现在的模样,她轻抚自己现在的脸,手上传来斑驳,如同此刻的心。

  树影辉映,树枝伴着微风四处招展,在林中树顶上行走一个矫健黑影,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一个瓷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