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52章:苍老红颜君知几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2章:苍老红颜君知几何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52章:苍老红颜君知几何

  树影辉映,树枝伴着微风四处招展,在林中树顶上行走一个矫健黑影,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一个瓷罐……眼神冷如杀神,他所途经之处,飞鸟纷飞,吓得四处逃窜,他落在地上,悲恸大喊一声,“妍衣!”

  树影斑驳,他一袭玄服屹立在一片高林里,树木繁密也无法遮没他此刻身上的森冷之意……

  欧阳勰怀里紧紧地抱着瓷罐,一双手颤抖着,他觉得手里重如千斤,眼神里还充斥着不敢置信,你不是说你要在京都等我回归吗,不是说你会好好地等我回去,等着成为我的妻……可是,这么快,你就食言了吗?

  欧阳勰单膝跪在地上,俯身环抱住冰冷的瓷罐,他始终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上官豪故意布的局,他早就知道他对妍衣的心思,他宁可相信是上官豪想要以此逼退自己的伎俩,可是,当他匆忙奔到栗城,看着那院落里异常冷肃的氛围,还有听到下人议论房里的女人惨烈的样子,他几近崩溃,他抓住最后的一丝希望,他找到了上官豪,只是,那一刻,亦是火焰燃烬……他几近疯狂地冲过去,那火终究是摧毁了他残存的最后一丝希望……

  上官豪脸上的痛苦表情不是假的……他听到上官豪对妍衣的肺腑之言如惊涛一样拍在他的心上,那种感觉也不是假的……还有……她用数日时间将自己身上的血浇灌在他的身体里,她悄悄的枯萎不是假的……就连他此刻抱着的瓷罐,冰冷到让他的身体开始麻木,这和他眼前出现的每一帧画面,如此真实,又如此地让人难以接受……

  一滴泪无声滑落,落在瓷罐上,妍衣,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

  “妍衣!”

  身后有声音,是不是听到了,欧阳勰猛然回头,却瞬间浮满失望……

  不远处站着一个容颜枯损的老妪,她走路蹒跚,向前匆忙地跑了几步,眼神里似乎有一丝震惊和莫名的难过,眼神浑浊,却浓烈地让人一眼就看到里面的情绪……

  欧阳勰有一瞬的熟悉,看着那位老人,他很快站起身,快速冲到那人面前,脚步却有些不稳,他沉声问道:“你是谁?”

  那老者自然是顼妍衣,从刚刚在溪泉边,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时,她便认了出来是他,她躲在树丛里,看着他一脸的痛苦,伸出手,放在空气里,却再也无法触摸,从刚才到现在,她一直都在看着,心中也在拼命呐喊回应着他,欧阳,是我,我是妍衣……我在这啊……可是她不会再说出口……

  欧阳勰走近她,看到她泪流满面,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顼妍衣刚要说话,突然想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她有些犹豫,看着对方,欧阳勰心下了然,以为她是哑巴,便没有再勉强……

  顼妍衣指着不远处的地方,再抬头看着欧阳勰,发现他脸色苍白,身子一软,便晕了过去……

  即便如此,欧阳勰的一双手仍然死死地握着那个瓷罐……

  在晕倒之前,欧阳勰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他更加下意识地紧了紧手里的力道,而已经变成他眼里老妪的顼妍衣,更是一脸的焦急,费力地将他带回了茅草屋……

  经过一天一夜的贴身照顾,欧阳勰虽然仍在沉睡,但是脸色已经恢复如常……

  顼妍衣整夜地守着他,她好奇地看着瓷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好几次想要拿出来,即使睡着,欧阳勰仍然死死地握着,不让任何人拿走…..

  只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嘴里发出呓语,“妍衣……你不要怕,我来了……我来接你回家…..”

  顼妍衣听着他的话,肝肠寸断,泪如雨下,滴在他安静沉睡的脸上……瞬间皱起了眉头……

  欧阳勰睁开眼,听到外面飞鸟鸣叫的清脆声音,很是悦耳,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朴素的房间,身上盖着朴素的锦被,窗外有阳光倾洒进来,照在床上,他的手微微一动,发现动弹不得,手上有莫名的温暖,他偏过头,看到正被人紧紧地握着……

  原来是那个老妪,鹤发鸡皮,神情恬淡,紧闭的双眼,唯一能看出一丝女气的就是她有长长的睫毛,安静贴服在她的眼敛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不是安详,却隐约透着一股他十分熟悉的淡雅……那种感觉与眼前看到的脸和佝偻的身躯形成强烈的反差……

  她听到动静,慢慢睁开眼,立刻坐直身子,上前探看自己的脸色,便走出房间……

  门外传来碗碟碰撞的声音,不一会,就见那老妪再次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碗,里面热气腾腾的,碗似乎有些烫,她不自觉地将手指放到耳垂上,轻轻吐了吐舌头,看起来很自然,可是,欧阳勰却神情微楞,这个动作让他恍惚看到了顼妍衣走进来一样……

  欧阳勰看她走到床前,仔细吹着碗里的热气,有勺子搅拌,端到他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欧阳勰突然问道。

  那人呆愣地看着欧阳勰,不曾想对方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她能言却不能言,于是轻轻摇了摇头,眼神迷茫……

  “你只身一人,没有其他亲人?”

  她迟疑,却还是点点头…..

  “你一直一个人生活在这里?”

  她点头……

  欧阳勰看着被子上栩栩如生的并蒂莲花,眼神有一瞬间的出神,他看到那老妪递过来的手,衣袖上面也有一朵并蒂莲花……轻声道:“那你就叫水芸……”

  莲花生于水、长于水,但高出水面纯洁不受污染,始终高傲,始终坚持自己……

  水芸便是莲花,水中鲜艳,云下芬芳……

  顼妍衣听到他为自己取的这个名字,不禁抬起头,两个人四目相对,莫不是自己被对方发现了?

  而欧阳勰的心中却觉得,她的身上透着熟悉且安全气息,可是更多的是有一丝神秘,不过,怔愣片刻,还是收回了目光,看着怀里的瓷罐,陷入更深远的悲伤里……

  顼妍衣将粥再次递过去,她指着碗,让他吃,欧阳勰慢慢看向她,接过来,机械地吃了起来,顼妍衣走到房间的角落里,坐在一个矮凳上,安静地看着他……

  如此往复,安静恬淡,欧阳勰便住了下来,只是脸上渐渐蓄满了胡须,却更多了一丝沧桑的英气俊美,更加地夺魂摄魄……

  顼妍衣的照顾下,欧阳勰整个人终于恢复了一点生气,只是比之从前更加沉默,也不提离开,就这样住了下来,每天看着水芸坐着一些无聊的事情,偶尔会坐在茅草屋下,看着水芸到溪泉边难得地对着水镜粉饰自己的脸,到底是女人啊……

  可是这样的一幕,让欧阳勰瞬间想起了当初与她的谈话,当年初识,两颗麻木的心相遇了,渐渐走近,互诉衷肠,她说她想与心爱的人徜徉在世外桃源的山间,花鸟丛生,艳阳高照,她奔跑在山间,让大自然粉饰自己的快乐和心情,那一定很美,他听着她嘴里的向往,竟然也产生满满的期待……

  只是画面翻转,他触手冰凉,妍衣,你可知,此刻,我们就在你曾经说过的画面里,青山绿水,安静无纷扰,可是,你又在哪里?

  “妍衣,你说你喜欢这样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你感受到了吗?”

  这时,水芸刚好转过身,看向自己,那样一张苍老的脸,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