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53章:幽情心头一寸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3章:幽情心头一寸天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53章:幽情心头一寸天

  这张对欧阳勰而言陌生却总是让他感到熟悉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第一眼,并不觉得恐怖……反倒是让他卸下心事一样的安然,所以当时,他紧绷的心弦,瞬间崩落,晕倒在她的怀里……

  如今,这张苍老的脸,带着神秘的自在安然,出现在此刻,他的眼神更加迷茫……怔怔地看着四周,还有前面水芸的轮廓,发呆……

  水芸的表情突变,她快步向自己奔跑过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水芸冲到他身后,捡起一块木头,眼神里有惊吓,她随手推开了欧阳勰……

  欧阳勰冷不防被推开,手里一滑,那瓷罐瞬间脱手而出,摔在地上,幸亏他反应快,在瓷罐落在地上那一刻,再次拾起来,而他已经是吓出一身冷汗……

  他怒目圆瞪,反手去抓水芸,拍了一掌在她身上,他旋身一转,站起身,飒飒然地挺身而立,居高临下地看向差点砸碎顼妍衣骨灰的罪魁祸首……

  他还要再发作,却听水芸手下一抖,原来在欧阳勰的身后,出现了一条蛇,而当时欧阳勰在发呆,根本没有看到……

  水芸正对着他身后,一眼就看到,情急之下,便狂奔而至,她用木棍挑起那条长蛇,蛇身巨大,正吐着信子,看起来狰狞可怖,水芸更被欧阳勰误伤摔倒在地,那蛇正好掉在她的身前,她吓得大叫起来,身子绵软,显然动弹不得,欧阳勰立刻跑上前,一掌挥了过去,那蛇瞬间变成两段……

  原来她是为了救自己,看她的样子,她似乎很怕蛇,却还是奋不顾身地跑过来救自己……欧阳勰急忙蹲下来,查看她,见她手上一抖,在她身上原本狰狞的疤痕上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很小的血口,此刻正渗出血丝……

  水芸的脸苍白,脸上的疤痕也变得更加明显恐怖,欧阳勰不以为意,只知道,看来水芸她是中了毒,这蛇竟然有毒……

  于是,他想也没有多想,手按住她的被咬的地方,将蛇毒逼出来……

  或许是水芸的身体太过虚弱,她一开始挣扎了几下,拒绝欧阳勰的触碰,可是,片刻之后,便晕了过去,

  这回换成了欧阳勰照顾她……

  他不会煮饭,便随意放了一碗米,倒入锅里,用内功,生了火……

  两个时辰以后,水芸醒过来,她看到竟然亲自端了粥进来,她第一反应就是用被子盖住自己……

  “对不起,你变成这样也是为了救我,我却……幸好,我拍你的那一掌并未用力,不过,你的身子太过孱弱……今日过后,就此别过……我想,我也是时候离开了……”欧阳勰将碗递了过去……

  顼妍衣一听说他要离开,眼神微动,瞬间便失去生气……木讷地端过粥,慢慢吃了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吃到他做的饭……却是这样的场景……

  忽然,听到欧阳勰说道:“不如,你和我走吧……这里再好,你一介女流也终是不安全……刚才遇到的是毒蛇,山中奇异猛兽很多,你一人在此,终究不妥……”

  顼妍衣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看到对方的表情很是认真,

  “你毕竟是有恩于我……你又孤单一人,不若跟我回到越城,此间战事一了,我便带你一同回北溟,在那里安度下半生,你……可愿意?”

  片刻,欧阳勰就等到了对方的反应,眼泪涌出,只是……他还是不确定,她是否愿意,便又问了一句,“水芸,你可愿意随我一同离开这里?”

  顼妍衣听到这句话,不自觉地点头,如捣蒜一般……

  我愿意的……只要是你,去哪里我都愿意的……

  但是,片刻后,她反应过来,猛然想起了什么,她一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她再次低下头,又开始一个劲地摇头……眼泪落进了那碗粥里……噼啪作响……

  欧阳勰看到,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于是坐在床前,轻笑道:“你这张脸也没有什么啊……我倒觉得很是特别,而且……那也一定是专属于你自己的故事……这样的脸赋予了你的神秘,这几天,你收留了我,让我在最绝望的情绪里,一点点的回归……说起来,你也许还不相信,也是这样的你,才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平静……”

  他坐直身子,脸看向窗外,没有看到此刻身后人正一脸的震惊……

  欧阳……你的这些话,你可知道,这一刻,也倾注了无穷的力量给了我……

  欧阳勰道:“你知道这个瓷罐里装着什么吗?”

  ……

  欧阳勰并没有想到会得到对方的回答,于是继续道:“这里装着我最心爱的女人……她死了……在我知道那天,我跑到这里,然后……就遇到了你……”

  “啪!”碗摔碎的声音,欧阳勰回过头,看到水芸手里的粥散落一地,碗也稀碎…..

  再抬头看去,看到水芸,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欧阳勰,以及他手里始终抱着的那个瓷罐……一脸的不可置信……

  欧阳勰心中有些异样,很快便消失,转过头,竟然微微一笑,“是的,那天我是不是很狼狈……那一刻,是我这辈子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刻了吧,面对来势凶猛的敌人,还有尔虞我诈的世事……我都没有这样过……我当时甚至不敢相信,我想要一直跑下去,想要逃离,她已经离开我的事实……可是……在你这里的这些天,我似乎想通了……我接受了这个残忍的真相……可是我也知道,她一定不希望我继续下去……我要先把我未完成的事情去做完……总要对别人有个交代,对不对……”

  欧阳勰回头,看了一眼水芸,却见对方,眼泪直流,更加用力地点头……

  欧阳勰无声地笑了笑,“所以,你放心,我不是坏人……你一人孤苦无依,不若同我离开这里吧……我想,如果她在,也一定是同意我这样做的……你……”

  手上一沉,对方斑驳的手正握住自己……水芸的眼里,闪着晶莹的泪水,那眼神也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她仿佛在说,我愿意……

  可是,水芸的身子还是很虚弱,再加上中了毒,需要静养一两天,这两天,欧阳勰便去附近打猎,在水里捕鱼,架起火堆,亲自烤起了肉……配上自己做的清粥,给水芸滋补……

  每当水芸吃着自己做的清粥,欧阳勰总是心神恍惚,眼神一恸,曾几何时,她为自己做的,还仿佛在就在昨天……

  这时,欧阳勰就会独自走到外面,紧紧抱着瓷罐,放在怀里,像拥抱着心爱之人……

  风动,水动,欧阳勰眼神突然冷锐地看着不远处,传来人的脚步声,虽然不多,听起来也就两三人的样子,但是功力很深,想来是高手……

  听到那脚步声,杂乱无章,似乎那几人在四处寻找着什么,声音越来越大,他站在院中,看着声音越来越近,树丛微动的前方,随时出手……

  两个人,从斑驳的树影里走出来,身手矫健,欧阳勰随手拿起两片树叶,用力掷了过去……那两片树叶,带着劲风直冲向前方,那两个人反应迅速,立刻飞跃起身……随手接住,落在地上,看到欧阳勰,声音里惊喜万分,“欧阳!是你!终于找到你了……”

  那两人正是上官凌和穆尔丹……

  上官凌走到欧阳勰面前,眼睛看着他怀里的瓷罐,有些恍惚,“原来你在这里……让我们找的好苦……”

  欧阳勰轻笑道:“嗯……原本也打算这两天就回去……”

  身后传来声音,几个人同时回头,欧阳勰看到水芸一脸虚弱地扶着门,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几个人……

  穆尔丹问道:“她是……”

  欧阳勰道:“她叫水芸,是她救了我,这次我决定把她带回去……”

  穆尔丹走到水芸面前,看到她急忙闪躲,眉头微锁,“你这身上的……”

  欧阳勰替对方回答道:“她口不能言,孤身一人,有些可怜……你我便不要再去揭她人伤疤……就让她与我们回去,安度下半生……”

  当天,几人带着水芸离开那里,回到越城,回去以后,欧阳勰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仔细研究起对战栗城的各项方案,上官凌每天来找他,两个人一起……

  顼妍衣时隔多日,再次回到越城,她开着熟悉的周围,浑浊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惆怅……

  她自然是不能睡之前的房间,欧阳勰将她安排在自己房间的附近,在一个角落里,房间朴素安静……

  她站在院中,看着周遭,看见天丽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上官天丽看到一个用布巾遮盖住脸的人,有些害怕,不敢上前,顼妍衣刚想要上前打声招呼,却见到对方的表情,而立刻后退,

  “公主,等我一下……”身后走来另一个人,是岳清灵,她手里拿着一大束花,后面还有两个人,是蓝起和隆多……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花……

  顼妍衣定睛回看天丽的手上,原来也捧着一大束花……

  几个人汇合,看到眼前的人,微微一笑,

  蓝起爽朗一些,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就是兄长说的那个水芸吧?听说欧阳从山里带回来一个人,是他的救命恩人……”

  水芸点点头……

  说完,几个人擦身从水芸身边路过……顼妍衣看着她们每一个熟悉的面孔,心中呐喊,我在这里呀……

  只见她们走到后面一个庭院,正是与落雨阁相似的那处景致,树下,立着一块石碑……并不是墓碑的样式,和娇小袖珍,与那棵树亲密依偎在一处,它看起来也并不荒凉和突兀,石碑上面是欧阳勰亲笔题词: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旁边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并蒂莲花……

  上官天丽几个人还没有走到近前,就开始哭出了声音,

  “妍衣姐姐……天丽想你...”

  蓝起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这样离开我,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没有看到你最后一眼,我始终不愿去相信这个事实,可是,看到欧阳,他的样子,又让我不得不去相信,顼妍衣,你可舍得?”

  岳清灵道:“红莲走了,如今,你也离开我了,我该怎么办?你如何对得起你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