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56章:悲欢善恶其心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6章:悲欢善恶其心苦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56章:悲欢善恶其心苦

  “真是没用的东西,烦死了烦死了……”

  水芸的身子瞬间僵在原地,她的手上都是好像老茧一样的东西,看起来狰狞恐怖,天丽一脸嫌恶,心中怒火瞬间爆发,还伸手推了一下水芸……

  水芸摔倒在地,抬起头无辜地看着她,却没想到,天丽却向前走了几步,心中烦闷,向空中使劲砸了几下,竟然委屈地哭了起来…….

  “哼,都欺负我……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是这样……真是讨厌死了……”

  天丽嘴里嘟哝着什么,之后也听不清,但是看样子很是气愤,站在那里生着闷气,她低着头,随手捡起树枝,用力掰断,一节一节地折断……嘴巴里一直不停……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

  眼前突然出现一块手帕,天丽抬起头,看到水芸俯身蹲在她面前,一脸的担心,看着她,急忙小心翼翼地为她擦眼泪……动作温柔……

  天丽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水芸,身上湿了一片,她却不知道疼,第一时间关心自己,天丽低下头,觉得刚才自己有些过分了,一边垂泣,一边故作严肃地说,声音却柔软了很多,“我没事,我没事…….我……刚才是不是很凶?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要是妍衣姐姐在的话,她一定会拉住我,可是她…….”

  越说心里越难过,她搂住水芸,在她怀里大哭起来……

  水芸轻轻抚.摸她的后背,紧紧抱住她,心疼地看着天丽,没想到她一直惦记着自己,一直都是,这让她冰冷无波的心泛起了一丝丝的温暖。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天丽……天丽你怎么了?”是穆尔丹的声音。

  天丽仍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哭的更加大声,水芸心中无奈,回头看了一眼穆尔丹,她温柔地拍着天丽的头,就像之前那样,天丽之前最爱在她怀里撒娇,此时的动作和感觉如出一辙,让两个人同时恍惚,天丽刚觉得有些异样,还没多想,眼前闪现阴影,穆尔丹走到两人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

  天丽哭的累了,终于停下来,偏过头,看到穆尔丹拧眉盯着自己,手里拿着一个纸鸢,她起身,擦干眼泪,不去理他,扶起水芸,转身刚要离开……

  手臂上一沉,她的左手被人拉住,“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哭?”

  天丽刚哭过的眼睛更加晶莹闪亮,一双毛茸茸的眼睛,被眼泪洗刷的更加剔透,她气呼呼地看着他,也不回答……

  水芸被天丽拉着,她口不能言,心中却澄明,微微一笑,轻轻一推,天丽猝不及防地被推到穆尔丹怀里……

  天丽回瞪了一眼水芸,刚想要发作,就被穆尔丹立刻拉走,他嘴角微挑,快步带着天丽,两个人携手离开,水芸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欣慰地笑了笑……

  随即,她的眼神一转,空远中带着一丝怅然,已经被自己拼命扼住的情思,此刻泛起淡淡的涟漪,与此同时,她再次转身,落入一双幽深黑眸里,那么熟悉,那么想让她再次奋不顾身地坠落……

  长廊下的欧阳勰背手而立,一身孤冷,他仿佛在看水芸,其实只是透过她,望向水芸身后的那颗大树……

  心中想到的是那天有一人在树下绝世一舞,步履翩跹,红衣飞扬,那画面唯美又让人想要落泪,当时,她像一个即将展翅飞走的蝴蝶,似乎只要轻轻一动,她就会永离红尘而去……欧阳勰不自觉地回想起当时当刻的念头,如今想来,她的每一个舞步都是强忍着痛而完成,一想到这,欧阳勰的眼神微变,满满的心疼……

  欧阳勰专注地看着那棵大树,那树下曾给他惊世绝艳的繁华,也留给了他心中挚爱最痛苦或许也甘之如饴的最后芳华……

  后悔,痛苦,心疼……却只能化成此刻一声又一声无力的叹息……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挚爱就近在眼前,在他此刻看到的那棵树的这一端,错位的树下站着,满含深情地看着他……可是他却不曾看到。

  两个人相对不相望了,彼此带着相同的心事,深情又虚无……

  欧阳勰待了一会,就转身离开了,再次回到房间,

  “水芸,你去哪里了?哎哟,这可是太子殿下要喝的参汤,怎么给打碎了?你这是怎么搞得?”

  跟在太子身边伺候的李总管李康,见一直不见参汤送过来,便要到厨房去催,走到这里,正好看到地上摔碎一地的参汤……还有站在那边一动不动的水芸,立刻严肃不悦地大喊。

  水芸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哈腰赔礼……却不能说话,那李总管向来趋炎附势,除了对主子惟命是从,他更仗着自己自己自小跟在太子身边的身份,对底下的人一向颐指气使,底下的人更是苦不堪言……

  他嫌恶地看着水芸,捂着鼻子,嗤之以鼻道:“你这样的人,是几世修来的福气,竟然让欧阳公子另眼相看,还把你带进这府里来,你就应该知道感恩,做起事来就该更加小心才是,你瞧瞧你,身子本就不咋利索,还三番四次地犯错误,你刚来的时候,打碎了多少个碗碟了?你说说看?这还刚好几天,就又没有记性了?”

  水芸头低的更低,看不清楚她此刻的表情,只是她唯唯诺诺地的样子,让李康更加受用,他很是得意,便又重重地数落起她,不过到底还是有事情还没做完,他皱了皱眉,看着依旧安静的水芸,沉声道:“这次就先这样了,今儿个晚上殿下要请贵客来府里,你给我好好伺候着,要是再有什么闪失,别说我不容,恐怕主子也不会再留这样笨手笨脚的奴才了......厨房里应该还有参汤,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殿下就喜欢喝这个,你再去盛上一碗,哦对了,这次就让荷花送过去吧,最近殿下心情不是很好......别再出什么乱子了......”说完李康就拂袖而去,他今天晚上还要去安排晚上演出的事情,听人来报,那些人已经入了府,他着急去检查和打理,便没有再刁难.......

  水芸一直低着头,也不去计较对方对自己的态度,还有这么多天的欺凌,心中思量着今晚要来的那个大人物,天照国的太子白轩......

  父亲不久前从越城离开之前,有一次与自己谈心的时候,说起了一段往事,说他年轻的时候,曾与当今圣上一同前往天照,增援当时还是太子的白珏......

  每当父亲提起那段往事,便一脸的意气风发,那时候他们年轻气盛,大好年华,雄心壮志,心怀天下,有兄弟一起携手驰骋沙场,那对于当年经历过的他们而言,是何等的豪情万丈......如今,他们的旧友之子踏上这片土地,与他们的后代把酒言欢,传承当年的豪气......

  水芸想,要是父亲在这里该多好......

  不过,她又想起了父亲的一席话,让她对今晚的晚宴兴致缺缺,父亲说过,白珏风流倜傥,气质儒雅,更是绝世的美男子,那么他的儿子,也一定不会差,年轻时还有书信往来,甚至当年有一次白珏曾带着年少的白轩来到过北溟,那时候自己还很小,当时白珏见到顼妍衣以后还笑说想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之后还说起过好几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再提,

  她当时很小很小,什么都不懂,那个小男孩却很沉默,她当时还把自己心爱的玻璃珠送给了他一个呢.....

  他们老友交好,却很少再见面,之后白珏在给上官齐书信里曾经提到过儿时的白轩,只是时隔多年,不知道,他变成怎样的模样,在她印象里,她曾经见过的一个有着桃花眼的男孩,现在她的确有些好奇,却并不打算去观瞻......她想,最好离得越远越好......

  天渐渐沉下来,水芸便急忙去了厨房,按照李康的吩咐,把参汤让荷花送到上官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