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57章:踏梦翩翩疑是故人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7章:踏梦翩翩疑是故人来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57章:踏梦翩翩疑是故人来

  在厨房里,就李婶和荷花对水芸的态度和气一些,他们母女两人向来心软善良,荷花因为年纪小,天真无邪,她也开朗聪慧,因此在其他人面前很吃得开.......

  听说是给太子殿下送参汤,她二话没说就兴高采烈端着参汤跑开了。

  天色越来越晚,水芸又被几个下人合伙刁难,让她替她们打扫庭院,她拖着孱弱的身子费力地做着,那几个人嘴里也没闲着,一直在刁难,

  水芸也不能说话,那几个人更加肆无忌惮,她们几个人坐在一边,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葵花子,竟然开始嗑了起来,水芸好不容易擦干净的地面,瞬间又被弄脏,那几个人嫌恶地看着她,大喊着让她赶快过来擦干净......

  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说道:“人长得臭也就算了,还笨手笨脚,话也不能说,你看看,让你擦个地,擦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擦赶紧,喏......那边,那边还有脏东西,你快去擦了......唾......”说完又吐了一地。

  其他几个人看着那水芸唯唯诺诺,不能言语的模样,便笑作一团,他们几个人年纪有些大,更是爱嚼舌根,话锋一转,开始八卦起了今天来访的贵客......

  “听说那个天照国的太子长得那叫一个英俊不凡呢,一会咱们几个可要过去一睹真容,我呀,现在就迫不及待了呢......”

  “你瞧瞧你那点出息,再英俊还能比得过咱们北溟的太子殿下和欧阳公子?在我看来,这天下男儿,就没人有他两人好的呢......之前,有一次,殿下......还对我笑呢,那叫一个温柔,那笑容我这辈子可都不会忘记的......”

  “哟哟哟,你们再想又如何,你们也不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也就犯犯花痴吧,啥时候还能轮得到咱们去?”

  ......

  几个人一直坐在那悠哉谈笑,水芸一个人擦好了廊下大片地面,此时已经浑身湿透,她拂袖,在额头上擦了擦,端着污水走下廊阶,那木桶很沉,水芸又筋疲力尽,那几个人里的其中一人,正因为刚才的某个话题,弄的心中不悦,便要找人出气,正好看到水芸费力地走过来,其中一人,伸出腿,水芸又没有看到,一下被绊倒在地上,手里的脏水桶一翻,里面的水洒了一地,水芸连人带桶摔在地上......

  罪魁祸首站起来,看着水芸一身的狼狈,一脸的幸灾乐祸,笑道:“真是笨死了,不知道欧阳公子当时是怎么想的,从哪里给你带回来,这么笨手笨脚的,难不成是带回来吃闲饭的吗,什么都做不好,哎哟,真是没用死了,真想让主子们见见你这个德行......”

  “这大晚上的怎么坐在地上?”一道低沉的声音带着满满的疑惑突然出现。

  那几个人寻声望去,看到有一个身材高大,长相俊美,穿着一身紫色华服走到近前,她们一脸错愕,虽然陌生,却都知道,此人一定地位显赫,他身后跟着的侍卫,也是一脸的不怒自威,身后那人,低声道:“这是我们天照国太子......”

  那几个人立刻反应过来,急忙站起来向那人跪下叩首,那白轩却并不看她们,一直看着一身泥污的女人,头低的很低,看不清模样,浑身湿透了,佝偻着背,整个人却十分瘦弱,

  白轩便又问了一遍,“这大晚上的怎么坐在地上?”

  水芸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问自己,她猛然抬头,一双浑浊的眼对上一双明亮澄澈的眸,白轩满含好奇地看着她?

  那几个欺负水芸的人,见状,其中一人说道:“回殿下,她叫水芸,是一个哑巴,恐怕您问一晚上她也是回答不了您......”

  一直站在白轩身后的流风怒道:“大胆,我们殿下问你了吗?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话?”

  白轩摆了摆手,示意流风停下,随即,他忽然伸出手,对着水芸,竟是要扶她起来......

  水芸心中苦笑,如此一来,她之后的日子恐怕又要不好过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她并没有伸手,只是慢慢地站起身,同时,偷偷看了看白轩的样子,没想到果然是长相英俊......她对白轩鞠躬行礼,以示自己无事,也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白轩笑了笑,那一笑让在场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真是和煦如微风,如春风拂面一般的舒服......这时,他身后的流风,暗自扶额,真是又来了,殿下总是不知道隐藏他无处安放的魅力啊,无时无刻在对那些异性放电......只不过,今天倒是有一点意外,这殿下,虽然开朗幽默,却很少多管闲事,今天竟然抱打不平了,别人都是英雄救美,可是......今天殿下这救下的似乎也不是什么美人啊......

  想到这里,那流风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那个叫水芸的女人......

  白轩出身皇族,自然是见惯了这底下的一些以大欺小的事情,他早已见怪不怪,深宫里喊冤死去的宫女不在少数,大部分是主子心情不好便殃及奴才,可是实际上,这奴才之间的勾心斗角,见风使舵,更加黑暗......他今天难得来见好友,心情也十分愉悦,更加不会多管闲事,他刚刚路过这里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这几个人在欺负一个女人,本来他已经走到拐弯处,不必绕远从她们面前经过,可是偏偏,他就是多看了一眼,看到那几个人欺人太甚,她们的表情太过鲜活生动,而那个水芸唯唯诺诺,认真做着手里的事情,一句话也不说,任由别人的嘲笑和戏弄......这样的画面他见到的太多太多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恍惚想起了一个人,很多年以前,他曾惊鸿一瞥见过一个女孩,也是被人欺负,可是却勇敢反抗,当时,她眼神坚毅果敢,大胆反抗,虽然时隔多年,他早已忘记那个女孩的模样,可是她的眼睛始终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充满明锐坚强的光芒,当时瞬间照耀在他身上,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感觉,他见惯了身边人的逆来顺受,却是第一次有人为自己而崛起,为生存而咬紧牙关的拼搏,那模样让他觉得新颖又充满朝气......

  那样一双独一无二的眼睛,自此后再也没有遇到过,这么多年,当他在异地,看到有人被欺负,他鬼使神差地站出来,心里想着,到底这世间,那样勇敢的人真的不多......

  晚宴马上开始,上官凌等人如约而至,穆尔丹也在刚好的时间出现,他先行进了大厅,不多时,上官天丽红着一张脸从后面走进来,坐在蓝起身边,蓝起看了一眼穆尔丹,又看了看天丽,狡黠地笑了笑,心中了然......

  蓝起靠在天丽耳边悄声问道:“你这是彻底被我皇兄给俘获了?哈哈哈......这么多年,我还头一次见他对一个女孩如此用心的呢?”

  天丽嘟着嘴,想起傍晚的事情,她的脸上热辣一片,也不去看,便知道那人此刻正在偷笑,本来她还因为和春绣的事情吃味,现在却被他弄的再没了脾气,也不知道该如何发作了......她抬起头,无意间看到穆尔丹正好看向自己,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傍晚,他强行拉着自己去了郊外,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帮谁,晚风徐徐,风不大不小,穆尔丹居然一下子就将纸鸢送到天上,她好不容易挣脱了他的手,自然是转身就要离开,突然被对方从身后抱住,嘴巴正好亲在了她的耳垂后面,天丽瞬间僵住......

  他单手稍微用力,就将自己揽进怀里,让她的脑袋靠在他的肩上,穆尔丹另外一只手居然还安稳地放着纸鸢,

  “这纸鸢是我亲手所做,你不是喜欢蝴蝶吗?特意做给你的,你可喜欢?”

  天丽这才仔细看了看还飞在半空中的那个纸鸢,的确精美,很是用心......

  可是......

  “你其实不必如此......”

  话还没有说完,自己的嘴就被他的两片嘴唇封住,剩下的话再也无法说出口......

  穆尔丹片刻移开,专注地看着天丽,天丽的脸早已经红的好像苹果,

  “你若再说让我不喜的话,我就亲你.....”

  可怜天丽整个傍晚,在郊外最后在风中颤抖,却无法挣脱眼前男人的禁锢。

  而全程她也没有看到,那个之前还在半空中飘荡的蝴蝶纸鸢,此刻随着穆尔丹的手,一点一点地被放逐,它飞地越来越高,两个人站在地上,一个故意惩戒,一个无可奈何......

  天丽此刻坐在席间,心中愤恨,却一想到刚才的画面,便觉得脸如火烧一般,平时张扬的脾气也变得柔软无力,她现在想来,恍然大悟,感觉傍晚在郊外,放的不是纸鸢,是她......真是坏蛋。

  即便如此,天丽仍然在穆尔丹转身没有看她的时候,她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一下,可是,她猛然向前看去,看到上官凌,看到她的兄长之前的叮咛,她心底的彷徨再次加深,愁绪油然而生。

  白轩和上官凌以及代表厥越出席的蓝起和穆尔丹,几人相谈甚欢,尤其白轩和上官凌旧友相见,聊起了许多往事,席间更加热络......

  过了一会,白轩又敬了一杯上官凌,看向四周,问道:“欧阳兄,怎么还不出来?”

  上官凌道:“他知道你来,我想,无论如何,他都会出席的,你放心吧。”

  此间交谈期间,那个演艺班子也已经开锣,现在正是群舞,欢快的音乐流淌在府内每个角落,那些舞者统一着装,表情动作都一模一样,他们步调一致,随着轻松的乐音纷沓而至,一个个喜笑颜开,喜悦之情感染在场每一个人。

  白轩看的起劲,一边鼓掌一边笑道:“不错,不错,你们北溟的这些舞蹈果然是一绝,我记得你小子以前还说过,你们北溟女子善舞,如今看来,所言非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