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59章:疑从魂梦呼召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9章:疑从魂梦呼召来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59章:疑从魂梦呼召来

  李康第一次见到那个舞女,便恍若遇到天仙,想他在宫里做事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美人他没有见过,却没有想到,今天会遇到这样一个人,带着清冷加妩媚两种极致的美,

  不过...李康在宫里数年,在近几个月,因为宫里的很多老人,因为年岁已高,近些年都已经被放出宫,很多事情便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很长时间他都在忙着处理宫里各种琐事,因此,从顼妍衣进宫出入的那段时日,他并没有见过,只是......若是当时见到了她,李康又会如何评价这美人一词呢?

  李康更加意外太子殿下的反应,上官凌眉头紧锁,聚精会神地望着那个少女,白轩也一直看着,听到动静,也有些意外地看着上官凌......

  就在这时,乐声翻转起伏,哀伤转明朗,逐渐清缓,犹如放晴的阴天,破晓的黎明。

  与此同时,其他的少女步调依旧一致,脚踏的旋律踩出了清脆的声音。

  那少女眼角微弯,旋身一停,双手招展,正对着欧阳勰和上官凌等人。

  上官凌脚步向后一退,眼睛无限放大,心中呐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几乎就要说出口。

  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了一阵风,撩动着在场上覆纱的少女,有几个纱影微动,竟然一下子被吹落,正中间白纱少女的面纱也一直随风起伏,突然,从耳间脱落,白纱坠地,那少女却不慌不忙,一双眼随着那白纱而落向地面,露出一张绝世清丽的容颜......

  倏忽,宴席上的每个人眼前飞过一个黑影,那黑影瞬间飞到那群少女中间,正是欧阳勰,他的一只手正牢牢地抓着白纱少女的手臂,那少女一惊,立刻抬头看他......

  她的脸分明就是顼妍衣。

  上官凌也同时认出了那个人,他心中一惊一痛,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着那个少女的脸出了神。

  上官天丽和蓝起也一同站起身,异口同声大喊,“妍衣!真的是她!”

  天丽见到顼妍衣脸的那一刻,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眼泪瞬间喷薄而出,她立刻要奔跑上前,手却被一下子拉住,她顺着自己的手看去,是穆尔丹拉住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从对面走到自己身边,他在耳边低声道:“先别过去,那人似乎并不是妍衣,只是和她很像罢了。”

  天丽道:“可是......她们真的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之前亲眼看到,欧阳捧回来她的骨灰,几乎真的以为,是妍衣姐姐回来了。”

  那边,欧阳勰看着眼前的少女,声音沙哑,“你......是你吗?你回来了?”

  在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不远处的长廊下,刚刚走来一人,正好听到,她也看到了这一幕,当她看到那个少女的脸,她一脸震惊......一下子怔愣在原地......水芸也就是顼妍衣,她同时用手抚.摸自己的脸,看着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大脑瞬间空白。

  尤其当她看到欧阳勰的表情,他一手握住对方的手臂,她心下一痛,这是不是老天爷给她开的另外一个玩笑......当她变成了丑八怪,成为一个苍老的老人,容颜倾覆,不复韶华,连自己的家也不敢再回去,她忘记了用什么信念支撑着自己,慢慢熬过去,当她终于肯站于人前,当她终于接受这样全新的自己,遇到的第一个人居然就是他,她以为慢慢靠近熟悉的人,回到熟悉的地方,却让她得知,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

  她更加没有勇气站到他们的面前,告诉他,她的身份,她在无人的时候以泪洗面,以此洗刷自己的不甘和懦弱,然后依旧毫无招架的能力。

  如今,老天再次和她开了这样一个玩笑,一个一模一样的人,竟然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这里,她现在站在这里,真正的顼妍衣,却被另外一个与自己相似的人,公然的喧宾夺主,她却无力招架......

  她身子不稳,几欲跌倒,她急忙扶住一旁的廊柱,看着大厅中央站着的两个人,

  欧阳勰见对方没有反应,再次问道:“是你吗?是不是你回来了?妍衣?”

  那少女声音软糯,与顼妍衣的声音竟然也有些相似,只是仍然有些许不同,她的声音更加软绵,不似顼妍衣的冷静矜持......

  “公子,奴家不是妍衣,奴家名叫若水......”

  说完立刻福了福身,笑的明媚动人,她这一笑,自然引得四周人倒吸一口气,

  若水正自在得意,看着四周人的表情,觉得很是受用,果然那个异族人说的没错,这里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咦,那个坐在中间,身着蟒袍的人大概就是地位最高的人了吧,是太子殿下?若水看着的人正是上官凌,她看到此刻,太子殿下果然也和其他人一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这让她瞬间得意非常,不自觉地像上官凌抛了一个媚眼,那上官凌瞬间怔住,呆愣地看着她,

  真是天下男人都是一样的货色呢......

  若水对自己的美貌相当有自信,只是,第一次伺候如此大的官,还一下出现了这么多,这让她心花怒放,那个人给了自己一个金锭,让自己来此献上一舞,说是轻松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关注......果真不假,只是她对接下来的事情有些拿不准......

  这片刻的分神,让她有一些恍惚,嘴角微微勾起,正思忖之时,突然,手臂一痛,身子一轻,就被身边的黑衣人给带走。

  不是已经说了自己的名字嘛,怎么回事。

  “公子,公子......奴家......哎呀,痛......”

  欧阳勰也不听,拉她却不走,于是俯身,将那少女横身抱起,离开了。

  他对面是所有人震惊的表情,有的却面露了然之色,只是他一概不管,那面前还有一个布巾包裹的女人,看不清水芸的表情,只是在欧阳勰靠近的时候,她偏过头去......

  欧阳勰抱着另外一个女人,与顼妍衣擦身而过,而他怀里的女人,与顼妍衣一模一样......

  这个晚宴上,一直没有说话的白轩,看到此情此景,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听说过欧阳勰有心仪之人,本来回北溟以后就要成亲,却不想前不久,那个人香消玉殒,让他肝肠寸断,所以这些天,他的一蹶不振,他们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如同今天,以为不会出现,却没想到,那个跳舞的美人,竟然......

  白轩想到这里,眼神也露出迷惘,陷入自己的回忆,似乎也有些熟悉,只是又不尽相同......

  那个白纱少女不止让上官凌和欧阳勰震惊,连同他也心怀起伏,他刚才说的仿佛还言犹在耳,如今真是应了那个李康的话,“......据说,这位美人儿,不但倾国倾城,沉鱼落雁,跳舞更是美不胜收,简直是让人看到如痴如醉,听说,很多人想要看还千金难求呢......”

  看样子,的确名副其实,而且一并夺了这北溟两个如此出色的才俊青睐目光......甚至让那欧阳勰为之痴狂......

  这府里上下,对欧阳勰的举动很是诧异,可是当他们看到他怀里人的相貌,便觉得并不算什么,白轩想,原来让欧阳勰心之所系的女子就是这个模样,一直听说,却无缘见到,如今却是以这个形式,果然是美的,只是,到底并不是那个人吧,那舞女毕竟是舞女,她用自己最熟练的技巧,知道怎样俘获男人的心,每一个动作都如同舞者的语言,绝尘而去的清尘脱俗,在一曲终了之后,也失去了灵魂......她从一开口,便听出来,眼前的女子,心中浮躁,开满浮华......

  而欧阳勰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只是眼前失而复得地这张容颜,音容笑貌,鲜活美好,如此真实,让他欲罢不能,他控制不住自己,将她抱回来,

  房间一室的安静,和黑暗,让若水心生恐惧,她慌忙扑腾,无助地呢.喃,“公子,公子,奴家好怕,您是要干什么?奴家只是一个舞女呀......”

  若水被放在凳子上,欧阳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神情严肃,眼神哀伤,“不许说话!”他突然命令道。

  若水立刻住了声,她本来因为害怕眼里流下了眼泪,被对方一吓,便身子紧绷,一动不动地看着欧阳勰。

  欧阳勰抬手靠近她的脸,却被若水瞬间躲过,眼里竟然充满了恐惧......

  欧阳勰心中一痛,不容对方后退,再次伸手,落在她的脸上,若水吓得紧闭双眼,却感到一阵温柔的抚.摸,欧阳勰的手轻轻婆娑她的脸颊,温柔地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声音沙哑,却满含深情,

  “不许哭......我再也不许你哭,无论是因为什么......”

  若水突然睁开眼睛,没有说话,看着欧阳勰认真地看着自己,深情款款,若水恍惚听着这句话,明知道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却还是有些感动,历经风尘多年,很少有一个男人如此认真地对自己说,不许哭,再也不许自己哭,无论因为什么......害怕自己受委屈,而满满的怜惜,他是真心的......不是贪图自己的美色,仅仅是对自己说着这样关心的话,第一次......

  若水第一次重新打量和审视起眼前的男人,其实在跳舞的时候,那道灼热的目光,就是出自于他,只是他周身太过森冷,这个男人心冷面冷,让人害怕,她没来由地想要闪躲,却避无可避,最后落入他的陷阱......

  若水斗胆,忽然站起身,她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便更大胆起来,手里拿着丝帕,踮起脚尖,双手微微勾住对方的脖子,扬起头,一脸的娇媚,声音甜美,“公子,奴家害怕嘛,你刚刚真的吓到人家了嘛......”

  欧阳勰身子不动,眉头却同时微蹙,他一眼还是认出了她不是她,虽然长得很像,却到底不同,她骨子里的媚是妍衣不曾有过的,她让人着迷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