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60章:红宵一顾本无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0章:红宵一顾本无意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60章:红宵一顾本无意

  若水散发出来的魅力,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清雅,她也曾对自己撒娇,却不似此刻这样媚俗.......只是,他没有推开她,一直看着她的脸,贪恋着“她”鲜活的气息......

  “公子,您怎么不说话?”

  若水眼神氤氲,妩媚多情地看着欧阳勰,身子无骨……攀附在他的身上。

  欧阳勰眼里瞬间闪过寒光,透着凉薄,而若水根本没有察觉,依旧魅惑……

  突然,欧阳勰用力抓起她的手臂,将她拽起,若水手上一痛,满脸惊慌地看着他,欧阳勰用力一甩,若水摔倒在地上,

  欧阳勰眼睛一直看着他,他打了个响指,陆冥从外面推门而入,

  欧阳勰冷冷地说道:“去和她的班主说一下,这个人,我要了……把赎金交给他们……”

  陆冥有点吃惊地看着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地上同样一脸震惊表情的女子,

  “是,公子……”说完,陆冥就离开了。

  “公子,奴家……”

  欧阳勰眼锋一扫,森冷的气场,一下子堵住了若水的全部思绪,吓得她不敢再说话。

  “这里就是你以后的房间,以后你不必再服侍其他的男人,以前的地方你也不用再回去了……”

  欧阳勰说完,也不再看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外面的宴会仍然在进行着,只是歌舞已毕,上官凌和白轩正在喝酒,宴席大部分人已经被上官凌遣散了,此刻桌上只有上官凌和白轩两人,彼此讲着近几年的事情,更多的是回想当年初遇在战场上彼此的豪情,上官凌从之前见到若水的震惊里缓过神来,表情一如往常,已经看不出任何波澜,白轩自始至终也没有表现的更明显,只是他记住了那个白纱少女的眼睛,有一点熟悉,只是隔着时光,让他有一些恍惚和莫名……

  两个热血男儿,带着驰骋沙场的年少羁绊,随着烈酒融化成甘醇的佳酿,这种感觉很特别,像与生俱来的奔能一样,只是却是从他国少年的身上才感受到……这些在本国里,除了做应该做的,循规蹈矩地生活……按部就班地操作,都羡慕皇家子弟,却没人体会过皇家子弟的孤独……

  欧阳勰一身孤冷,走到桌前,白轩抬头看了他一眼,干笑了一下,

  “你还知道过来……你小子可真是够可以的……”

  欧阳勰飒然落座,看也没看他,就端起白轩的酒杯,一饮而尽,

  上官凌拿过来一个空杯,为他倒满酒,递给他,问道:“刚才你的确有点失态,不过……那人并不是她……”其实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也有一丝怅然,他刚才也和他一样……

  欧阳勰低声道:“我知道……”

  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上官凌想到刚才惊艳一舞的少女,心头不禁恍惚,

  “妍衣是妍衣,那个人怎么也不会是她,你不要因为她长得和妍衣一样,就......”

  欧阳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没有回答,他的表情比刚才还要凝重,除了见到若水的第一眼,多日无波的眼睛里,泛起涟漪,喝完杯中酒,他自己又倒了一杯,开始喝起来,

  白轩笑道:“原来你的未婚妻那么美……这天下间有此等相貌的不该碌碌无名吧?她居然只是一个舞女?还是要查一下底细才可以,你不是安排人为她赎了身吗?这更应该仔细查一下……”

  这时,陆冥快速走过来,低声道:“回主子,那女子名叫若水,年方十六,十岁以前就来到附近的一个小镇上,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很是清苦,据属下查到的信息,这个若水在十一岁那年突然消失了整整两年,之后再出现,就……”

  陆冥突然停了下来,他低着头,似乎在寻找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的眼光犹疑闪烁,时不时看向欧阳勰,

  上官凌和白轩也觉察异样,同时看向陆冥,欧阳勰低声道:“有什么话,就直说……”

  陆冥又看了一眼欧阳勰,沉声道:“那若水在十一岁那年突然消失,整整两年,再次出现,她已沦落风月之所……”

  陆冥一直在关注欧阳勰的表情,果然,在听到这句话以后,他的脸彻底冷下来,眼神也变得讳莫如深……

  “风月之所?那她这个舞女的身份……可查出来怎么突然来此献舞?”白轩忍不住问道。

  上官凌也眉头紧皱,问出了最关键的所在,“她这个样子一直在这个小镇里?默默无闻?坊间从来没有听说过……看来这个叫若水的人有些不简单啊……

  那样一张脸,却低调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个人,光听这个,再想起刚才她的惊世一舞,竟然带着和顼妍衣一样的清冷,若不是他集中精力,被她的样子深深震惊到,时刻关注对方的细微表情,当舞蹈结束,她身上的风尘味便瞬间流出,她再像顼妍衣,也终究不是她……

  陆冥急忙回道:“这些事属下自然也是怀疑,所以深度调查了一番,只是,除了她从消失以后再次出现,她便一直在小镇上的春暖花乡,而且,她并不是那里的头牌,只是会接一些……负责接一些熟客……其余的,属下还没有查出来……我认为,他消失的那两年应该就是关键…...”

  上官凌和欧阳勰脸色清冷,尤其听到若水接.客的字样,空气都冷却了下来,

  席间的气氛瞬间降了下来,除了白轩饮了一杯酒,他也不再说话,脸色也稍微一冷,而在与这里有很远距离的廊柱后面,顼妍衣就站在那里,她紧紧地盯着欧阳勰……

  她方才已经偷偷跟着陆冥,看到了他和班主交涉,清楚地听到了是欧阳公子吩咐地,要为若水姑娘赎身……

  若水……是今天惊艳全场的那个女人吧?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她……被留在他的身边……

  若水在房间里,收整心情,看着四周的环境,房间里只有她自己,她深呼了一口气,随后躺在床上,身姿曼妙,一身白纱透明,凸显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

  门栓微动,门被轻轻推开,若水半眯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听到声音她也没有动弹……

  门外站着上官天丽,穆尔丹,蓝起和隆多……

  不多时,几个人驻足片刻,便相携离开,走远后,天丽一路表情丝毫没有变化,带着怒气,杏目圆瞪,要不是几个人拦着......蓝起低声道:“天丽,你不要着急,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可是你也不能这样......”

  “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妍衣姐姐,虽然长得一样,可是......可是你们都知道的.......妍衣姐姐她......”说完便化作哭腔,她强自忍住,继续道:“我不知道欧阳究竟是带着什么心思,可是我知道这个女人来这里一定不简单,我......妍衣姐姐才离开多久,那个人怎么能和她比呢......”

  蓝起也难过地说道:“我知道,我们都知道的......今天这个意外的确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只是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你莫要冲动,你看看你,居然想着要去亲自赶人,你堂堂北溟公主,岂可如此胡闹......莫说太子殿下不允许,连我也觉得你不该这样,我想......妍衣她地下有知也一定不会同意你这样的......欧阳和妍衣的感情,所有人都是清楚的,她如今被赎身留下,也不过是因为这张脸,也不会掀起什么风浪,你何苦去做这个恶人......最重要的就是,她和妍衣长得一样,她又能出什么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