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61章:爱意独白喟叹卿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1章:爱意独白喟叹卿心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61章:爱意独白喟叹卿心

  蓝起一边说,眼泪一边坠落,也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和顼妍衣容貌一模一样的女人,她曼妙的舞姿,不光牵动着欧阳勰他们,还有她,一下子想起了她初来北溟的画面,顼妍衣身上的淡然气质,深深地吸引了她,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可以说,顼妍衣是她在北溟交的第一个朋友,却没想到,出身高贵如她,依旧躲不过命运的捉弄,蓝起忽然想到了自己,她堂堂厥越公主,厥越王最疼爱的女儿,为了追随挚爱,一直流浪他乡,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她也都挺过来了,并且重新收获了挚爱,虽然隆多早已经不是以前的他,满身疮痍,遍体鳞伤,但是,她依旧可以紧紧握住自己的命运,她和他只要还在一起,就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可是,顼妍衣她却......

  蓝起想到这里,表情悲伤,替顼妍衣难过了起来,

  天丽叹了一口气,神色消沉,走到蓝起身边,突然搂住蓝起的胳膊,冲入她的怀里,却不到片刻,一双有力的大手,瞬间拎起她,天丽悲伤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隆多恶狠狠地盯着天丽,将她拎起来,远离蓝起,

  天丽立刻叉着腰,走到隆多面前,“你这个木头,你女人是女人,我也是女人,我抱一下怎么样?哼......”

  隆多不能说话,表情却极其生动,他双手抱胸,头骄傲地昂起,一张脸也似乎在说,你这最近借故靠近我的女人可不止一次两次,这么多次,也该有时有晌了,哼。

  隆多竟然还任性地发出了声音,让蓝起无奈,又只能继续宠着。

  蓝起想要回抱天丽,却被身后的隆多拉住,他还摇了摇头,这架势,大有要争宠的意味,这让蓝起颇为无奈,一旁的穆尔丹笑出了声音,

  “隆多的脾气一向如此,没想到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不过......从小到大,印象里,他的孩子气都只是给了你,以前在这些玩伴面前,他还能去假装一下自己的成熟稳重,如今,沧海桑田,竟然已经毫不掩饰,除了在你面前,他身上背负着他阿爹对父罕的责任和义务,他一直奔波,在厥越,有太多的安定,也有隆多的贡献......即便如此,他那么忙碌的情况下,却还是会抽出时间来陪你......上天弄人,他经历了这场生死劫难以后,虽然变了样貌,却也终于回归了本心,他终于解开了身上的所有枷锁,一心一意地陪在你身边,这一刻,我竟然为你也为他感到开心。”

  蓝起听完,忍不住有些唏嘘,却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宁愿他没有经历这些,他还是那个笑容灿烂的少年模样,虽然身上背负着责任,虽然他不能像这样每时每刻地陪在我身边......可是我知道,那是天神交给他的使命,他曾经说过,他立志要做大英雄,要辅佐我父罕做一番名垂千古的事业,我永远都忘不了当时他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整张脸都发着光,仿佛那一刻,天神在他的身上施了魔法一样......也就是在时候,我对他的爱也更加浓烈了,我向往这样鲜活的隆多,他不该属于平凡,他不敢被儿女情长牵绊住......他更不敢遭受那场灭顶之灾,至亲死在面前,他无能为力,浑身痛苦满脑混沌,竟然在敌人面前苟延残喘无知地待了这么多年......面目全非的已经不是他曾经英俊的脸,还有属于隆多全部的生命......我无法改变,却又眼睁睁地看着他一个人承受着这一次,这对他对我都真的太过残忍。”

  穆尔丹最是懂得这些话的含义,他无法走上前,只是默默地看着蓝起和仍旧一脸神情看着蓝起的隆多,他仍然混沌,却永远超脱了吧,不必去参与尔虞我诈,他满心满眼的只有心爱的女人,只要守住她,就算守住了他完整的心。

  “皇兄,可是隆多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了不是吗?那些身心遭受的灭顶痛苦,岂能是寻常人能承受的了的?我从不敢回忆曾经,可是,命运总是开玩笑给我,让我亲眼见到他遭受的那份痛苦,每每想到那一刻,我真的......”

  天丽收起叉在腰上的手,脸上的表情有些难过,她柔声笑道:“蓝起姐姐,你不要难过......无论如何,他总是在的呀,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他还是爱你的那个人,你爱他的心也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呀,对不对,其实你刚才说那么多,无非就是世事无常......人生总归就是这样,悲欢离合,你们分开那么多年,终于还是相见相守,这就是最大的回馈了......你不要难过......舍得过往,才能拥抱未来......”

  蓝起破涕为笑,点了点天丽的鼻子,轻笑道:“你看看你,劝我的时候,最是明白,如今怎么到了你这里,却又犯糊涂呢......不过啊,你就一直保持这份赤子之心是最好,你也会遇到那样一个人,为你奋不顾身,而你也会为他不顾一切的那个人,或许......你已经遇到了呢......”

  蓝起调皮一笑,眼角扫了扫旁边的穆尔丹。

  穆尔丹淡然含笑,他一直在默默地看着天丽,从她刚才说的那段话,就一直看着,他专注的深情,太过炽热,灼烧到天丽的心上,却故作镇定,也不去看他,又听到蓝起说的话,不自觉地脸红起来。

  蓝起道不再说话,拉着还在发呆的隆多,马上离开了。

  一下子,就剩下穆尔丹和上官天丽两个人。

  穆尔丹毫不掩饰他的感情,他稍微一动,天丽马上紧张起来,急忙喊道:“你不要过来......我......我不......”

  穆尔丹道:“你一直都在抗拒我,为什么?明明你也喜欢我?不是吗?”

  天丽急道:“我哪有?我才没有呢....”

  她本来就不会撒谎,这句话也说的越来越没有底气,只是,即便如此,她的眼睛依旧直直地盯着穆尔丹的脚,生怕他再向前迈过来一步......

  “有时候喜欢也会变得......不是你想天长地久就会如愿的......嗯,我承认,我之前的确对你有好感,可是我发现......我们......可能还是不合适吧......嗯,是这样的......”天丽鼓起勇气,抬起头,坚定不移地看着穆尔丹,却瞬间掉入了他幽深如渊的深眸里,像是有一种魔力,想让自己越陷越深,她眨了眨眼,强装镇定,想让自己看起来冷硬果决一些,穆尔丹刚刚还在笑着的脸,慢慢凝固,他霸道的向前迈了一步,带着魅惑而来,想要迷惑眼前的人儿,似乎发出了一丝警告的意味,你再说一句,再说一句,他就要出手了......

  果然,是奏效的,天丽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声若蚊蝇,委屈巴巴的站在那里,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穆尔丹心中不忍,不再迫近对方,他停下来,侧过身体,转过头来,看向远方的天空,眼神悠远而坚毅,“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动过心,还记得我第一见你吗?你是我第一个除了母亲以外唯一一个抱过的女人......因为逻莎的欺凌,从小到大,那些女人对我的打骂和不公......让我一度厌恶起世间的女人......我抗拒与她们接触,长大后,父罕对我的栽培,让那些女人,开始靠近我,对我谄媚,对我投怀送抱......我都无动于衷,女人对于我而言,就像一件玩偶一样,可有可无......我承认,我一直是游戏人间的态度,有时候我就在想,在别人眼里,或许我和父罕一样,换过很多女人......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让她们靠近过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留下的阴影,但是肯定的是,我遇到的所有女人对我都是有所图的......她们并没有给我真心,我又何必给她们......而且......我并不赞同父罕对待感情的态度,我向往你们北溟所说的那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得到一个人的真心,真的太难太难了......你可知道,这么多年,那些想要靠近我的女人,无所不用其极,从树上故意摔下来,明明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是本能地躲开了......可是,那天,你从树上掉下来,我居然毫不犹豫地上前接住了你,我当时也很好奇,并不是因为你是北溟的公主,所以我才去做,到底因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看到你的表情,动作,还有你的所有任性,都让我忍不住想要去靠近......我也是最近才明白这件事,你对我而言,很特别.....”

  说完这些话,当他说道很特别的时候,他猛然转过头,用一种让全天下女人都无法抗拒的眼神,看着上官天丽,等待着她的回应。

  天丽怔愣地看着他,句句字字,仿佛浓缩成为几个字,那几个字,好像一个优美的音符,十分悦耳,却又有些刺耳,瞬间让她恢复清醒,她使劲摇了摇头,向后退去,眼神惊慌,对心中的感觉感到恐慌,她一直向后退,穆尔丹却不知不觉地向她逼近......

  “别逼我,我说过,我们不合适,我也会试着让自己慢慢忘了你,何况......我本来还没有那么喜欢你,你之前的直觉,也许是对的,可是我终究不想再这样下去,你不要再做任何事了......”天丽说完,快速跑开,带着决绝的气势,还没有跑出多远,她突然停下来,回过头,看着穆尔丹,表情悲壮,“从这一刻,我不想喜欢你了......而我,也不值得你去继续对我好,这些日子,就当是一场梦吧......”

  她想起上官凌的话,“我不会让你嫁给他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