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62章:此情昭昭待日兮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2章:此情昭昭待日兮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62章:此情昭昭待日兮

  天丽一路跑着,眼睛已经模糊一片,她没有方向地向前跑,不敢回头,也看不清去路,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出现皇兄严肃且怜惜的脸,认真地看着自己,那眼神充满着失望,当然,也有满满的心疼,她不懂为什么,可是从小到大一直疼爱自己的皇兄,从来对自己都是珍惜呵护备至,对自己从来没有大声过,那天,却对自己露出那样的眼神,一下子就刺痛了她的心……

  她弱弱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得到的只有冷硬坚决的否定……眼神透着森凉的失望,刺痛她,让她几乎无力招架,想到那样的眼神,天丽周身瞬间僵硬,眼睛里早已模糊一片,脚下不知道绊倒了什么,一下子摔倒在地,胳膊上传来火辣辣的疼,低头看去,手臂上擦破了一大块的皮,瞬间渗出了血……

  天丽自暴自弃地瘫坐下来,呜呜地哭了起来,双手捂着脸,泪湿衣衫……

  手上一暖,有人走到自己面前,动作轻柔,握住她的手,她抬头,看到来人是水芸……

  水芸一脸心疼,用手轻轻为她擦眼泪,天丽钻进她的怀里,哭的异常伤心,她什么都没有说,水芸安静地陪着她……

  哭声终于停下来,天丽眼角还沾着泪珠,她抬起头,看着天空,又是一脸的怅然……

  “以前每次我难过的时候有姸衣姐姐,现在她不在了,我都不知道还有谁可以毫无顾忌地陪我说说心里话……”

  地上传来窸窸窣窣地声音,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划动,天丽偏过头,水芸竟然用树枝在地上写起了字……

  “以后……我可以陪你,当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

  字体娟秀,话语温暖……天丽看着水芸的表情,很是认真,

  可惜她不能说话,此刻她觉得人和人之间也是需要缘分吧,她想起第一次见到水芸的时候,一身的坎坷印记,在一个女人的皮肤上,狰狞恐怖,也透着残忍无奈,但是很奇怪,以往对这样的情况,她会害怕,她会闪躲,可是她在那样的水芸身上,居然发现了一种……亲切,而今天,那个叫若水的女人,惊艳全场,她的舞姿竟然自带一种清冷,那么的熟悉亲切……不仅如此,她还拥有一张得天独厚的容颜,和顼姸衣一模一样,但,她讨厌她,讨厌若水……她的一颦一笑哪怕都是姸衣姐姐的影子,可是她的直觉让她无法欺骗自己,她就是不喜欢那个若水……

  天丽看着水芸的眼睛,轻声道:“好啊......那你也可以和我倾诉啊......告诉我你的遭遇,你的心事,你的过去啊......就用刚刚你写下来的方式告诉我......让我也可以倾听你......你知道吗,当你把自己的心事,去告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那种感觉很奇妙,而且也很神奇,当你一点点倾吐出来,也将这些烦恼心事用另一种形式发泄了出来,以前有那样一个人,不是我的亲姐姐,却胜似我的亲姐姐,我们一见如故,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她不像别人那样在我面前卑微屈从,她不卑不亢,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她会喊我的名字,亲切温柔......她会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考虑事情,她很细心,她对我像对她的亲妹妹一样......她那么好,那么好......如果现在她就在我身边,那该有多好......”

  这次,天丽没有再哭,只是愁肠满腹,眼含不甘,看着天上,仿佛在质问它,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到最后,思绪也不知道飞到哪里了......

  水芸布巾缠着整张脸,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睛,里面太过复杂,已经无法倾诉,也无力倾诉,天丽,我就在这里,一直就在这里啊,从来没有离开......我一直都会陪着你......想到这里,她又在地上写起字来,

  “她也一定很想念,她也一定会永远守护着你的......”

  天丽低下头,看着地上的字,她笑了,“谢谢你,水芸,刚才我还不知如何是好,现在已经好多了......你放心,我会快点调节的......”

  水芸写道:“太子殿下一定有他的道理,感情的事情也不能着急,有缘之人,无论如何都会在一起的,只是早晚的问题,殿下也一定会明白的......就交给时间吧......”

  天丽看着地上每一个字,虽然不是被人从口中说出来,每一个笔画无声胜有声,她看了很久,最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水芸亲自将天丽送回房间,又陪着她坐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经历了太多,天丽在水芸的陪伴下,安心地睡着了,水芸安静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离开......

  她回到欧阳勰三个人喝酒的大厅,她远远地看着,生怕被他们发现,看到他们终于散去,三个人被人搀扶着,回到各自的房间,今天白轩远道而来,自然早已为他准备好了客房,由两个小厮亲自搀扶离开......

  沐泽带着已经醉眼昏沉的上官凌离开,他嘴里嘀咕着什么,水芸距离太远听不清,但是她看到欧阳勰在小厮的搀扶下,身子一僵,表情变得深沉......他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回身对沐泽说道:“回去记得给他喝点醒酒汤......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沐泽恭声回道:“是!公子!”

  看着上官凌离开的背影,欧阳勰松开小厮搀扶自己的手,坐回桌前,拿起桌上的酒坛,竟然直接对着坛口开始喝......

  他背对着水芸的方向坐着,旁边的小厮也不敢上前劝酒,只好乖乖地站在一旁,低着头,等待主子的吩咐......

  夜晚的寒风徐徐,小厮打起了寒颤,却不敢表现出来,水芸看着欧阳勰的背影,透着无尽的苍凉和孤独......

  水芸看到欧阳勰,一直在喝酒,不停地喝,他慢慢抬起头,看着天空,竟然发起呆来......

  安静,连风都不忍来打扰,明月高悬,虫鸣安逸,清亮温馨......这样的夜晚......

  水芸蹲坐下来,在廊柱后面,也顺着他的眼神,看向天空,两个人在同一片天空下,想着同一个心事,各安天涯......

  水芸双腿弯曲,她紧紧地抱住自己,在看的见的咫尺之间,迷失心爱之人......

  水芸眼神开始模糊,潮湿一片,后来慢慢一片漆黑,竟然睡着了,她蜷缩成一团,坐在廊柱后面,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猛然惊醒,回头正好看到欧阳勰站起身,脚步虚浮,看来这回彻底的醉了......

  那小厮急忙搀扶他,欧阳勰好像说了什么地方,小厮愣了愣,随即便缠着他离开了,

  水芸急忙站起身,保持很远却能追上的距离,一路跟着,越走心里越冷,明明距离很近,可是与她而言,每一步都是煎熬,因为,欧阳勰去的方向并不是他住的房间,那里是......那里不就是今天那个舞女,也就是若水住的地方吗?

  果然,她想的没有错,她看到他们在若水的房间停下,房间烛光很亮,映照着坐在窗前的倩影,孱弱温柔,月光和烛光的交相辉映下,更加鲜明,欧阳勰摆了摆手,那小厮本来要说话,马上住了声,欧阳勰示意他离开,很快院子就剩下欧阳勰一人,专注地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