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63章:前尘今生几度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3章:前尘今生几度情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63章:前尘今生几度情

  三处无声,内心却早已喧哗,不知所谓,无疾而终......

  这一刻,不知道是谁的心,兵荒马乱,一片荒芜,充满苦涩,几番挣扎,几番拖沓,一个在一张朝思暮想的脸上,倾注着自己最深情的目光,一个在房间外面,看着他深情的身影,看不见表情,却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专注,曾几何时,这样两双目光,几乎黏在一起,彼此相爱,至此一生,而如今,彼此交错在咫尺间......

  欧阳勰站在那里良久,痴痴地望着,看着那熟悉的曲线阴影,跟烙印在心上的那个身影几乎重合,他的眼神慢慢涣散,发着清醒的光,却混沌不堪,酒意上涌,他的身子向前迈去,他险些跌倒,跌跌撞撞走到房间门前,那窗子里的身影微动,突然站了起来,欧阳勰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从身后慢慢关上了门。

  水芸就是顼妍衣急忙冲到房间前面,眼神悲伤,紧紧盯着房间,烛火似乎比刚刚他进去的时候还要闪亮,闪在眼里,瞬间潮湿一片,眼泪是苦的,爬满她的整张脸......

  顼妍衣像一个雕塑一样,站在那里,等啊等,盼啊盼,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傻瓜,等什么呢?他已经进去了,今晚是不会再出来了......

  接着另一个声音立刻回应,还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他才会情不自禁,你不该抱怨,是你自己懦弱,是你嫌弃现在的你自己,是你刚刚得知他们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你明明可以当场站出来,告诉他们你还活着,可是你没有,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现在老天派来另一个人替你陪伴他,你在这里自艾自怜,又是以什么身份呢?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呢?

  先前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很痛苦?那你就敲门,大声喊出来,告诉他你在这里,你顼妍衣还活着......

  快别自作多情了,你现在还是照照镜子,看看你这个样子,要是他知道,顼妍衣变成了这个丑八怪,他一定比现在还要痛苦吧。

  ......

  啊!

  顼妍衣大喊起来,她紧闭双眼,痛苦的摇着头,一双手紧紧捂着脑袋,可是,下一瞬,她立刻睁开眼睛,一只手放在喉咙上,刚刚下意识的喊声,居然没有发出声音。

  她又试了试,她,她.....说不出话了。

  她不可置信,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再次尝试了几次,依旧如此,她惊恐万分,明明在来到越城之前还可以发出声音,只是有一点沙哑,来到这里以后,她几乎也没有机会说话,却也没有感觉喉咙间出现任何异常,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她表情慌乱,彻底地崩溃,她绝望地看着眼前的房间,赫然出现了欧阳勰和那个若水的身影,出现在窗前,她远远地望着,两个身影,看起来似曾相识,默默对视,虽然看不到里面两个人的表情,但是一个仰首一个俯视,一定是深情款款......

  顼妍衣抱住自己,浑身颤抖,脚步千金重,回首离开,还没走出多远,身后一暗,她的脚瞬间停下......

  她猛然回头,房间变得一片漆黑,刚刚还相互对视的两个人,已经看不见了,顼妍衣一边摇头,泪水彻底决堤,她捂着嘴跑开了......

  第二天一早,欧阳勰的贴身护卫,出现在若水的房外,一时间,整个府里上下都知道了欧阳公子宿在了这里......

  欧阳勰打开房门,从里面走出来,还是昨天的那身衣服,他依旧面无表情,脸上也没有宿醉的憔悴......眼神依旧幽深如墨,欧阳勰走在前面,身后的人一路安静地跟着,有人问他去哪里,他沉思了一下,想到往常这个时候,水芸定会按时送来早饭,便说回房间......他连头也没有回,便离开这里。

  回到房间,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水芸的影子,欧阳勰一手拿着公文,一手拿着茶杯喝茶,他看了看杯子,这已经是第五杯了,他眼睛扫了一眼外面,一直雷打不动的准时出现,今天这是怎么了?

  陆冥身体好了一些以后,便一直留在欧阳勰身边,此刻他眉头紧锁,有些不解地看着欧阳勰,从刚才他带着人去了那里,看到自家公子从另一个女人的房间里从出来,虽然那个女人和顼姑娘长得一模一样,可是......他心里极其不赞同,却没有说一句话,安静地站在欧阳勰身后,有人在他耳边询问了一些事情,他恍然想起,便走近一步,低声道:“公子,您不是说今天要和太子殿下还有白轩殿下商量一下对栗城的一些事情吗?现在时间已经不早,您看......”

  “那就先让他们再等一等吧......”

  欧阳勰又喝下了一杯茶,眼睛依旧不移,看着手里的公文,明明很着急,有人在等自己,而他就气定神闲地坐在这里,也不知道在等着什么......

  突然,房间门被打开,欧阳勰抬头看去,眼里骤然失望,门口站着岳清灵,眼神看起来有些不悦,似乎来者不善,陆冥对她的出现也有些意外,急忙上前,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岳清灵看了陆冥一眼,没说什么,径直走到欧阳勰面前,语气有些不逊,“听说你昨晚宿在了舞女的房里?是不是?”

  欧阳勰哦了一声,依旧低头看公文,岳清灵见他竟然不以为然的样子,冷笑出声,“你可知妍衣她尸骨未寒......”岳清灵一只手指着这个房间的某一处,那里面是欧阳勰的内室,她指着那里,继续道:“她就在这里,是你说要亲自带着她回京都,带她回家,她便游魂无主地留在这里,然后你自己去逍遥快活了......你就不能等一等吗?何苦连这几天都耐不住......”

  “清灵,休得无礼,你在说什么呢,这是你对公子应该说的话吗?快出去,别在这里胡闹!”陆冥急忙上前,强自拉住岳清灵离开,清灵使劲挣脱,紧紧盯着欧阳勰,没有放过他的任何表情,她一脸的沉痛,“就算她和妍衣长得一模一样又如何?她终究不是她......难道作为她最信任最挚爱的你,难道也分不清吗?你负了她,用这个形式,你怎么对得起她......”

  “清灵,你不要再说了......”陆冥大喝道。

  岳清灵道:“我倒要听听你的解释,你说啊,说你只是意乱情迷,说你对不起她,说你......”

  “我为什么要解释?或许......她就是老天爷怜悯,将她带到我面前,成全我这个失去挚爱的可怜人,所以......我会尽快结束这里的事情,也......带着若水一起回京都......”

  岳清灵道:“难不成你还想收了她?你难道要娶了她......”

  还没有等到欧阳勰回答,房间门打开,水芸推门走了进来,她站在门口,看着屋子里的几个人,似乎呆愣了片刻,随后俯身低着头,将手上端着的饭菜拿进来,放到桌上......

  欧阳勰没有回答,看到水芸那一刻,表情微缓,饭菜温度正好,他拿起筷子就开始吃了起来,岳清灵看到他没有回答,立刻向前,还想再说什么,陆冥及时制止,这回再不容对方反抗地将她带出房间......

  欧阳勰像无事一般,吃着可口的饭菜,他时不时看了一眼水芸,嘴角不自觉勾起,随口问了一句,“今天怎么有些晚?”

  水芸今天也和平时不太一样,安静乖顺地站在一边,等待着对方吃完,低着头,不发一语,头被布巾包裹的严严实实,更加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

  欧阳勰夹起自己最爱吃的一道菜,仔细认真地看了一眼旁边也是自己平日里爱吃的一道肉丁菜,里面有很辣的辣椒,他平时最不喜欢吃,她抬起头,看着水芸,低声笑道:“你平时不是会在旁边帮我把辣椒夹走吗?今天是怎么了呢?”

  想到这,他不由得想起,这件事一直都是顼妍衣为自己做,这些平日里再寻常不过的举动,在那个人离开以后,真的时时刻刻地被无限放大,如今,水芸居然成为了那个现在唯一能为他做这件事的人了......

  欧阳勰的表情和语气看起来只是不经意地随口一问,可是在他说完后,还是手里的动作一滞,忍不住抬眼看一眼水芸,水芸无声地走上前,拿起桌上的筷子,开始择菜,动作娴熟,很快做完,她轻轻一推,将那盘菜推到他面前,

  欧阳勰有些无奈,平日里,并不是这样,虽然她不能说话,可是她的眼神,她的周身都散发着一种......被迫......

  欧阳勰其实不怎么饿,可是还是吃了两大碗米饭,空气有一些清冷,无端多了一些东西,牵绊住整个房间,连同他此刻的心情......

  他刚刚放下碗筷,水芸急忙上前收拾整理,头也没有抬,就转身,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就见水芸猛然想了什么似的,只见她立刻转身,向他行了一个礼,随即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那背影让欧阳勰觉得好像在对自己控诉,难道也是为了昨晚的事情,对自己表达不满?

  欧阳勰叹了一口气,他走到里间,赫然看到那个瓷罐,他的双手在上面温柔抚.摸,你不会怪我的对不对?我知道,你不会的......

  他偏过头,将自己的脸贴到瓷罐上面,触及一片冰凉,直抵内心深处。

  穆尔丹寻找出了阿士瓦的下落,这让欧阳勰瞬间眼神狠厉,从妍衣为自己献血,不辞而别的那一刻,他除了满满的心疼和不安之外,便暗自发誓,一定要亲手杀了阿士瓦......

  这个折磨他数月的罪魁祸首,更因为他将他心中挚爱彻底夺走,这个血海深仇,是时候该有个了结了......

  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和上官凌暗自在外搜索,从未间断过,他相信阿士瓦一定就在这周围,纵使他隐藏技术一流,也终会露出马脚.....